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过年
    煤气管道想要铺到这种小县城还不知道要多久,热水器只能是用电来烧。但是电热水器舍得用的人并不多,相比之下还是热水煤炉更适合推广。

     只是这东西科技含量更小,拿来找丁海峰是不用想了,找赵卫国还更合适一些。其实它就是在普通煤火炉外面包一层水罢了,只要焊接防锈做好就行,找个草棚子就能开工。

     又能烧水又能做饭,比电热水器还好卖。

     “你快别来找我了,丢人丢大发了。”赵卫国看到赵林就想跑,那天在赵林家里喝了酒吹牛皮的事情还是在丁海峰嘴里听来的,当时就臊的他想跳井。没想到赵林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这么的若无其事,而且还敢张口就让他帮忙办事。

     赵林拿出一张图来说道“这个东西看看,卖一百有人买没有?”

     “卖一万我也不看。”赵卫国现在对赚钱有点抵触,见人就说自己要当全国首富之后,神经有点过敏是正常的。

     “你不想当首富了?”赵林抖了抖图纸还想蛊惑他道“这就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赵卫国一手捂脸一手指着大门口道“去,自己玩蛋去。”

     连着两个项目没做成,赵林也有点意兴阑珊,过年呢瞎忙啥,还是歇着吧。

     赵林比较愿意和老汪这个年龄的人聊天,当然年轻貌美的女性也可以。两样都没有,只能闲着望天。

     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禽兽如赵林也不敢随便拉着陈南雁搞事情,这么无所事事的过了几天,终于等来了大年夜。

     过年的时候比较热闹,大炮仗小炮仗响个不停,到处都是喜气洋洋。邻居们互相串门的是一波又一波,客气话说的嘴都麻了。小孩子这家那家的到处跑,一天都不用吃饭,因为不管跑到哪家都能捞点好吃的进嘴里。

     有肉吃的人家就炸些酥肉、鱼干之类的当零食放客厅里,没肉吃的也会炸个藕片、花生米什么的,实在没钱买油的就备点煮花生、烧红薯,很有国外万圣节不给糖就捣蛋的样子。

     一直等到没人出门了,就一家人围在一起包饺子,准备熬年守岁一直到天亮。娱乐项目因人而异,打打牌、说说笑话,喝喝酒、打打孩子,干什么的都有。

     “有个记者去南极采访企鹅,问第一只企鹅每天都干什么,它说‘吃饭、睡觉、打豆豆。’接着问第二只企鹅,那只企鹅还说‘吃饭、睡觉、打豆豆。’记者一连问了九十九只企鹅,全都是一样的答案。当他问到第一百只企鹅的时候,那只小企鹅回答说‘吃饭,睡觉。’记者就惊奇地问它为什么不打豆豆。小企鹅低下头露出满身伤痕说‘我就是豆豆!!!’”赵林讲了个吃饭睡觉打豆豆的笑话,开启了家里的欢乐气氛。

     两个笑话开头,就连一直端着家长架子的赵红阳都乐开了花。

     接着就是万年不变的成语接龙,老少咸宜。赵林摇骰子占了先,一句“花天酒地”被一家人集体嫌弃,只能自罚一杯重来。

     “花前月下”就文雅的多,谁说理想不分高低贵贱的。

     “下里巴人”这是陈南雁。

     “人定胜天”这是赵红阳。

     “天公地道”老三接的也不错。

     “道殣相望”沈岚说的五笔都打不出来。

     “望穿秋水”老四最近和沈岚学的真不错。

     “水秀山明”赵林接着说道。

     “明日黄花”陈南雁拔得头筹,又罚了赵林一杯。

     沈岚和赵红阳赢了还好,可以互相喝一个,其他人赢了,罚谁都不合适。这游戏怎么玩最后都是赵林喝酒最多,不耍赖两圈就得倒下。

     赵林故意越说越晦涩,两个小的接不上来顿时闹将起来,嚷嚷着不玩了。

     然后就是老三老四的童声诗朗诵,小孩子读这个,只能说八十年代诗歌太过深入人心,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普希金这首诗现在就挂在赵红阳的书房,两个小家伙倒是会凑趣,直接背了下来,然后在一片掌声中大大方方的挨个要压岁钱。

     赵红阳和沈岚也一人诵了一首白居易,赵林一看这朗诵变得没完没了,张口就来一首“大潮澎湃浪淘沙,革命征程战无涯。火旗飞舞冲天笑,赤遍琼球是我家。”

     他倒是想把“放开我妈妈”给背出来,不过篇幅太长没背下来,关键还是怕挨打。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变身红卫兵小将的赵林用这些永远充满激情的小诗,把几个人打的落花流水。得意之下连口号也喊了出来“主席教导光芒照,革命战士逞英豪。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诗会就这么被赵林给搅和的进行不下去了,看到赵红阳又抽出了拐杖,赵林连忙自罚一杯,然后提议改为唱歌。

     不过酒劲儿上头的赵林张嘴又是一首革命歌曲“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不是革命就滚他妈的蛋!滚!滚!滚!滚他妈的蛋!”

     这歌要是一群人来大合唱,简直就绝了,绝对能把气氛点爆。可惜没人应和他,反而被一拐杖抽到头上,差点眼泪都出来了。

     还好沈岚把口琴拿了出来,一连吹了两首曲子才把赵林的绕梁余音驱散。

     吃了宵夜,大家情绪终于不再那么高涨,来一下“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雷隐隐,雾蒙蒙,日下对天中。”输了的就讲故事,一样很欢乐。

     赵林捂着陈南雁的耳朵说了一个对子,上联曰“灯初放夜人初会,裙带急急解。”下联曰“气若游丝意若绵,蛮腰切切迎。”把她羞的低头不敢看人,还好沈岚的东周列国故事会讲的很有趣,没人关注他俩的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