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晚餐
    赵林把车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打开盒子对陈南雁道“戴上试试。”

     陈南雁被这一盒子金子闪得直眼晕,拿起一样在头上比了比道“这个不便宜吧?”

     “不比那个玉娃娃贵。漂亮吧?”赵林帮着她把全套装备都戴齐,眼神都变了。果然女人不能缺了首饰,这一套戴上之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陈南雁梗着脖子任由赵林摆布,眼睛也直往后视镜里瞄“好沉啊,你快点儿。”

     “真像个新娘子,我都等不急要和你洞房了。”赵林邪笑着说道。

     “想的美,你的八抬大轿呢?”陈南雁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也是美得不行。女人和西方的龙一样,都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金子的光芒胜过一切。

     赵林道“我在车后面挂两辆自行车就八个轮子了,要不我现在就去弄?”

     有了这套东西做催化剂,气氛才算是走到了正道上。要不是嫌弃这辆车被刘大庆污染过,赵林说不定就要来个就地正法了。

     回到家里看着崭新的屋子,赵林满意地对小涛说道“干的不错,以后这活就交给你了。”

     小涛累得直哆嗦,张嘴骂道“滚蛋,再让我干这活儿就和你急。”

     “我给你发工资。”赵林掏出一毛钱道。

     “你自己买糖豆吃吧。”小涛没力气和赵林瞎白话,他好不容易积累的对赵林的好感,全都被这次的打扫给耗尽了。

     赵林在后面追着他道“别走啊,我再加一毛干不干?”

     小涛头也不回,脚步加快逃回前院,再在这边多呆一秒都会被气死,报恩这种事还是让别人去干吧,他是不愿意伺候了。

     清净下来之后,赵林横着把陈南雁抱回卧室,一直折腾到皮特把晚饭做好才出来。什么烛光晚餐,什么小提琴,什么温馨浪漫都是假的,实打实的肉体搏击才是真的,晚饭就当是中场休息了。

     “我找了个国营饭店的大师傅,他下班之后都会来教徒弟,还不要报酬。”魏丽丽坐到桌子上拉着皮特不让他动筷子,先把工作给汇报了。

     赵林瞅了瞅门口,拉小提琴的还没来,先听听工作汇报也行“买点米面油茶什么的送人家里去,他不要是他的事,咱们还是得有所表示。”

     “行,明天我就去办。”魏丽丽很干炼地答道。

     “快尝尝我的手艺,都是在南边学的新花样。”皮特着急献殷勤,一点眼力价都没有。

     魏丽丽瞪了他一眼,她是真羡慕皮特这样没心没肺还不被人开除。小两口那么多天不见,两个外人在这就不嫌多余么。不快点走已经够讨厌了,还想着一起吃一顿,这心眼也太实诚了。

     赵林拿起筷子,回来的时候真是多余给皮特说一起吃饭,这家伙好赖话都听不懂“先吃,工作的事不忙说。”

     魏丽丽坚持不拿筷子,一直把工作汇报完才放开拉着皮特胳膊的手道“什么时候有时间你去店里看看,到时候再一起吃饭。今天我们俩还得去那边收拾一下,你们小两口自己吃吧。”

     “我做的多,他俩吃不完。”皮特还是不明就里,被魏丽丽拉着离开了餐桌都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一起吃吧。”陈南雁看着一桌子菜也很发愁。她虽然很能吃,但是这一桌子菜的量实在是太足了,她一点信心也没有。

     赵林起身去找蜡烛,有个知情知趣的手下就是好,能省不少口舌和尴尬。

     把两个人送出门,赵林把车钥匙扔给皮特“明天让小涛给你配一把。”

     送走皮特两口子,大伟正好把人送来,还自做主张地送来一筐干花瓣,艺术家的嗅觉就是灵敏。

     蜡烛点上,花瓣撒满,悠扬的小提琴、中低音的情诗朗诵,一下子就把气氛给营造得浪漫起来。

     下半场的开场铺垫做的这么好,把上半场的干拔衬托的无比苍白。陈南雁笑颜如花,深情地看着赵林说道“你到底藏了多少私房钱?”

     “都是朋友,来帮个小忙要什么钱。”赵林端着红酒,正酝酿情话呢,气氛一下子被陈南雁给粉碎得不成样了。以前也没见雁子问过钱的事啊,今天这是怎么了,送礼物还送出毛病来了。

     “是吗?这酒也是送的?”陈南雁继续审问道。

     赵林转了转手里的酒杯放到桌子上面,完蛋了,陈南雁的守财技能发动了,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大伟的,不信你问他。”

     好好的烛光晚餐吃成了审讯大会,这叫什么事儿。

     大伟打着领结,黑西装白衬衣穿着,还在那深情朗诵呢,一点也不知道战火已经漫延到自己身上了。

     “别特么读了,一块来吃吧。”赵林朝大伟吼了一嗓子,今天就不该玩这种小资情调,还不如带着她去参加杂志社的活动呢。说不定那种劳动人民大欢聚的场面更能让她接受。

     大伟看了赵林一眼,为了帮他涨面子,装作不认识道“先生,请问对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么?”

     “这就是你说的朋友来帮忙?”陈南雁隔空点着赵林的脑袋说道。

     “我们的服务是京城最贵的,姑娘你好福气找这么个疼爱你的男朋友。”大伟还在那装高贵,把赵林都快气冒烟了。

     “呵呵。”陈南雁冷笑一声,低头不再说话。

     赵林认命地摆摆手,把酒瓶子递给大伟道“倒酒。”

     “下次请您一定试试我们的西餐,来自苏联的顶级牛排保证让您满意。”大伟接过酒瓶子,从诗人化身服务员,给自己把戏份加得足足地。

     桌子上摆满刀叉很安全么,要是吃西餐第一个拿叉子叉爆他的眼睛,赵林瞪了他一眼道“滚。”

     把场子清干净,赵林谄着脸道“娘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乱花钱了。”

     “真的?”陈南雁放下筷子,这桌东西是吃不完了,浪费得让她直心疼。

     “真真儿的。”赵林变了个大笑脸出来保证道。

     陈南雁想了想,指着桌上的东西道“你把剩下的吃完,不许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