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拉菲来一瓶
    到了华青,赵林才想起来自己也是个大学生。

     请假请的时间太长,把这事都忘了,叶尚志那边还拿着给他编的教材呢。也不知道系里唯一的新生跑丢了,老师和领导有没有把梁爽这个不负责的大师兄给掐死。

     等到明年就好了,等梁爽留校之后赵林的假条就合法了,再也不用怕露馅了。

     “丽丽怎么没来?”陈南雁见着赵林第一句话就让赵林伤心了。还好没让皮特给她送饭,不然这句话的伤害还会扩大一千倍,皮特的小命也得丢掉半条。

     赵林委屈地拉着她出了图书馆“这么多天没见我就不想得慌么?”

     “很久了吗?我才算出来两个算式,不会吧。”陈南雁吃惊的样子一点也不掺假,虽然脸蛋比以前圆润了不少,但是气色却差了很多。估计是在图书馆里呆的太久没晒过太阳了。

     赵林一手拎着她的书包,一手拉着她道“今天不算了,回家吃饭去。”

     “你别耽误我的时间啊,我一个算式能帮国家节省好多钱呢。”陈南雁不乐意了,她那两个算式交到老师手里之后立刻就被送到了发射基地,表彰的大红花都送过来好几朵了。

     赵林就是不松手,把她一直接到车上,关上门先亲一口“回去咱们一起算,肯定比你自己算的快。”

     “微积分学完了没,要不要我考考你?”陈南雁擦掉脸上的口水嫌弃道。

     赵林只管把人接回家,这点小打击根本伤不到他“你还是考我其他的本事吧,保证让你满意。”

     “少来。你干嘛去了,这些天都没上课?”陈南雁红着脸转移话题道。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不过自己也是不耐撩拨,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他拉上了车,看来今天晚上是不用再想数学的事情了。

     想想那张大床,陈南雁的思维再也没办法在外太空遨游了。鱼水之欢的诱惑,在这个时候比数字大多了。

     路过老四合院的时候,赵林下车去大伟那里找了几瓶好酒,这家伙和那些落魄艺术家们混在一起之后,品味倒是提升了不少。这些人赚钱的本事没多少,花起钱来还真不含糊,有点钱就都糟蹋在吃喝上了。

     全国人民的榜样,思想解放的先行者,文艺复兴的带头人,这些头衔听着还不错,但是对他们的生活一点帮助也没有。如果不是赵林,这些人还不知道在京城边上的哪个小村子里睡窝棚呢。

     也不知道他们都活成这样了,路子为什么还能这么野,海关扣下来的红酒都能搞来。有这本事去倒腾点钱出来多好,住在赵林这里不付房租还得大伟补贴着吃饭,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别的不说,这脸皮厚度就已经值得人敬佩了,怪不得艺术家的地位要比平常人高一些,脸皮揭下来一层垫在脚底下就能多出半米来。

     “有拉小提琴的没,给我造造气氛来。”赵林拿到红酒问道。院子不能让这群人白住不是,用得着的时候得能拿得出手才行。

     大伟大手一挥道“组个交响乐团都富裕,等下我挑个好的给你送过去。”

     “行吧,今天先这样说,你把这里画画的统计统计,过几天我再来找你办正事。”赵林还急着办事,没和他说两句话就要走。

     大伟追着他不放“给我配个打扫卫生的行不行,指望这些人干活太难了,我总不能因为这个把人赶走吧?”

     “没问题,每天再多熬一锅粥,别饿死人在我家。”赵林说道。指望这些人有理财意识得下辈子了,就算是出去赚到点儿外快也存不了两天就得花干净。

     大伟满意地停下脚,竖起大拇指道“仗义。”

     他手里虽然有钱,但是花起来还得按章程来,赵林不发话多发一个人的工资都不行。让他花自己的钱做这些事,那肯定想也不用想,一起吃吃喝喝还行,打扫卫生这点事他动员了好久都没人响应,几个院子都脏得不像样了,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下来了。

     这里说是文化基地,但是没有相关产业链的支持,只靠赵林那一箱钱是撑不了多久的。所以来这里的京漂们图的就是免费房子住,还有时不时的大锅饭。

     大伟作为一个老牌诗人,号召力还是很强的,不管买几处院子也都被人住的满满的。什么诗人画家音乐人,那叫一个全乎,别说给赵林搞个烛光晚餐,就算是拉出来搞个春节联欢晚会都绰绰有余。

     这些人聚在一起,表面上服从大伟领导,其实个顶个的闹腾,谁也不服谁。拉来啤酒一起喝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安排人干点活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赵林对这些人说不上同情,只是收来的院子总得有个名头,不然只是放出去收租也没什么意思,那点钱还不够跑腿废的鞋钱。

     这里面的人虽然都不干正事,但也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只是没有他们发挥才能的地方罢了。相信等到挑出来的那个画家被炒作出来之后,这些人对名利会看得更重一些,这样才好管理一些。

     有名有利的事情谁都想要,等到他们明白赵林能够给他们搭建这样一个平台的时候,看看还有几个能保持住艺术家的高傲。

     “你干什么去了?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知不知道!”陈南雁在车里等了半天,习惯了图书馆的生活,这一闲下来就浑身不自在。

     赵林晃了晃手里的酒瓶笑道“八二年的拉菲。”

     “你在南边呆了一年?”陈南雁惊恐地看着赵林说道。

     “怎么可能,才几天而已。”赵林不解道。

     陈南雁给了他一拳“那你说八二年,我还以为自己算题算失忆了。”

     “啊哈,开个玩笑。”赵林给了自己一巴掌道,看到拉菲就昏了头,也不知道哪个倒霉蛋偷运来的酒,品味还真不错。

     虽然只是瓶小拉菲,但一样价值不菲,在没有被欧美文化侵蚀过的年代里,有这个闲心的人还真不多见。都说八二年拉菲好,想喝一口尝尝还得再等一年,这叫什么事儿。

     现在红酒、音乐、美食、美人都有了,今天一定会有个美好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