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五章那叫切磋
    小涛眼睛一疼,知道文竹手下留情,退后两步道“好快!”

     文竹收手站好,关心道“没伤着你吧?”

     “没事,我抗得住。再来!”小涛转了下眼球,发现没有问题,张嘴就说道。他被一击而败,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再说也没有体验到拳拳到肉的触感,当然不愿意就这么结束。

     怀火同情地看了看赵林,小声道“你可真有本事,这样的女人也敢招惹。”

     “闭嘴看戏!”赵林不爽道。

     刚吃了一次亏的小涛,这次举起双手护住脸,脚步也移动起来。他在怀火那学的除了一套鼓荡内腑的运气口决之外,还有就是这套步法。

     运气口决的用处还不明显,这套步法却是他在外打架立于不败之地的最大法宝。而且随着他在街头混的时间越长,步法就越熟练。名字只是普通的三角步,但是运用之妙,难以言说。

     文竹看到小涛不论进退都是提脚收腕合膝,显然有功夫在身,也就放下心来,有功夫在身就不算是欺负小孩子了。

     其实这套步法不但有卸力之功,还有迎击之效。不过怀火只教了一半,小涛能错能斜,却只练了闪击。在街头斗殴是够用了,但是碰上练家子却只会更惨。

     因为对方看你练过,出手肯定会更重一些。

     文竹手上动作不停,趁着小涛慌乱护眼护喉,脚下碎步一垫,右脚脚尖直接戳在他的腰部软肋上。

     脚背脚尖效果截然不同,学过初中物理的都知道,受力面积越小压强越大。发明这一招的老祖宗从实践中得到这一真理,让挨了一下的小涛再也站立不稳,软倒在地上。

     还没等小涛喊痛,文竹已经蹲到他面前慰问道“疼不疼,我扶你起来吧?”

     “没,没事,没事儿。”小涛挣扎了一下坐起身来。其实刚才那一下痛得他灵魂差点升天,倒在地上的一瞬间意识都模糊了。要不是挨打挨得多,在倒下的一瞬间本能地用手臂撑了一下,脑袋非得瞌在地上不可。要是两个回合就被弄得满脸血,也就没脸再见女神的面了。

     怀火看得直咋舌,喃喃道“真是不得了,谁家放出来的也不知道管管。”

     “看出来是哪门哪派了?”赵林好奇道。

     “还差一点儿,小涛功夫太差,试不出来多少东西。”怀火蠢蠢欲动道。

     赵林按住他,让小涛去也就是玩玩儿,老头子下场就叫欺负人了,谁吃了豹子胆敢对老年人下手啊,到时候往一上一躺非得让人脱层皮不可。

     院子里,小涛又享受了一遍赵林的待遇,鼻青脸肿地坐在地上认怂道“不打了,我认输了。”

     “你还在长身子,等再过两年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文竹过去把他拉了起来,还拿手绢给他擦了擦脸。

     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真是禽兽。赵林在心里骂了一句,起身去给小涛找红花油。陷到文竹的温柔陷井里,小涛他妈再不用担心自己儿子早恋了。不光是早恋,赶得上晚婚晚育就烧他的高香去吧。

     小涛挨了一顿打,精气神不降反升,拿着文竹的手绢嘿嘿傻笑,一身伤疼好像不是他挨的一样。

     “八卦掌脱身换影,咏春,莫家拳也练了个半吊子,你师傅是谁?”怀火不解道。文竹那几下子暗合好几种拳法,就算是怀火也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文竹脸不红气不喘,又恢复邻家女孩儿的模样“她已经去世了,不说也罢。不过您说的这些我真的都没听说过。”

     “还好你没用撩阴腿,晚上一起吃饭吧。”怀火见猎心喜,也加入到文竹这边来。去拿红花油的赵林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孤立起来了。

     文竹欢喜道“谢谢怀师傅,我正好还想向您请教呢。我师傅一共也没教我几招,刚才那几下其实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她的招式确实不多,什么插眼三式、踢档无影脚、碎喉掌、踩脚趾掰手指都很有效。加上长期锻炼,和正确的发力,对付一般人是没问题,如果手里有东西,二般的人也打不过她。

     现在碰到怀火这个看着就是高手的老师傅,她怎么也得多学几招回去才行。她最好的武器是美貌,武力只是最后底牌,除了赵林这一系,知道她身手的人一个也没有。既然是底牌,当然越大越好,能多学两招肯定会更有效。

     怀火道“反正你和赵林也是师兄妹的关系,干脆在我这儿也做个师兄妹好了。你看怎么样?”

     “那要太好了。”文竹笑道“不过他真的学过功夫吗?”

     “都是刚收的,他的资质不行,不过手里钱多,以后咱们这一派不怕没钱用。”怀火黑起赵林来一点情面也不留。

     给赵林找这么个师妹放着,要点脸面的师兄也不会愿意被比下去,不怕他不下功夫练功。怀火想的是好,但是赵林在杨玉明那里,在古玩上面也是全面被文竹全面碾压,也没见他有一点不好意思,更别提下功夫去学习了。

     文竹和怀火两人聊的畅快,不仅是功夫这一件事,说起江湖上的伎俩两人也是很投机。比起民赵林来,让文竹来继承怀火的衣钵才是正确选择。

     从屋里出来的赵林都傻了,小涛被迷了眼也就算了,怀火这老家伙也跟着裹乱,这个家是没法呆下去了。

     “自己擦擦,晚上就住怀老头那里,别让你妈看见。”赵林插不进一老一小两位武林人士的谈话里去,拉着小涛打起了感情牌。

     小涛接过红花油,耳朵还在那两个人身上,拧开瓶盖倒在手上就往身上拍。青紫一片的伤处被他拍的啪啪作响,跟个二傻子似的连疼都不知道了。

     赵林眼看就没法收拾了,眼珠子一转又想到个好主意“你去把你淑贤姐叫来,就说我给她们所里请了个女子防身教练。”

     “好主意,她也老揍我,到时候让她们打一架看看谁厉害!”小涛眼冒精光道。

     赵林给了他一巴掌,这小子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东西,女人打架的主意也能想得出来“打个屁的架,是互相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