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给你唱曲儿
    烧鸡、白酒、大腰子。

     皮特不做晚饭,也不吃晚饭,说这是长寿的秘诀。赵林回来路上故意买了一堆肉食,就不信他不嘴馋。

     到家一看,叶尚志是走了,可怀火这老流氓不知从哪勾来个老太太。两人坐在赵林辛苦弄来的葡萄架下,不知道聊什么聊的热火朝天的,一向鼻子比狗灵的怀火都没闻道赵林手里的大腰子味儿。

     “大林子快来,叫赵阿姨。”怀火一幅长辈模样的把赵林喊来道。

     赵林不情不愿地走过来礼貌了一句。

     “就是给他介绍啊,看着小伙子长的挺精神,怎么连个媳妇都守不住啊?”赵阿姨看着慈眉善目的,开口就把赵林吓了一跳。

     怀火老脸无光道“不是这个侄子,我说的那个买菜去了,还没回来。”

     “我说呢,这么俊的小伙子怎么会缺女人,我要是小四十岁肯定不放过他。”赵阿姨的风格还真彪悍,配给怀老头肯定特别有意思。

     赵林道“阿姨别笑话我了,我大爷请您来是?”

     “你二哥那事儿。”赵阿姨道“你们不用担心,街面上谁也没有我人头熟,就冲你家这大院子,我也肯定帮他找一合适的。”

     看来房子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的脸面啊。不过怀老头儿这瞎话编的不错,仨人儿一块住还没一个礼拜,这么快就成一家子了。

     “您辛苦。事情成了之后一定给您包一大红包。”赵林把烧鸡递过去道“这个您先拿着,以后少不得麻烦您。”

     “妹子走好,明天我再去找你。”怀火把赵阿姨送出家门八里地,这才恋恋不舍地回来。

     赵林一边捋着大腰子一边笑着说道“看来你也得补补了,咱俩一人两串够不够?”

     怀火老神定定地接过大腰子咬了一口道“这骚气真够劲儿。”

     “你可绷住了,我可不想去所里捞你。”赵林道“要不要我教你两招?”

     怀火两口把腰子吃完,擦擦嘴道“我在花丛戏水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再跟我较劲把南雁那丫头给你劝掰了信不信。”

     “你不给皮特介绍对象么,怎么自己谈上了?”赵林不敢接这话,谁知道这老家伙肚子里的坏水都往哪流,还是把话岔开的好。

     怀火从赵林手里把大腰子都抢了去道“两不耽误,我碰到过那么多女人都没动过心,往你这屋里一住,嘿嘿怪了。”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多少话,藏进了满头白发。”赵林哼哼两句歌词,大腰子都被老家伙吃了,这么大年纪也不怕流鼻血流死。

     怀火把四个大腰子都干掉,精瘦的小老头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饭量。吃完之后啧啧地剔牙缝道“听说你还有个大院子,里面住着几个卖唱的是吧?”

     “人家那叫乐队。”赵林不乐意了,怎么说他也是乐队创始人之一。

     怀火终于把卡牙缝里的那点儿骚筋剔了出来,满足地对赵林说道“叫来给我唱个曲儿,少不了他们的赏钱。”

     “行,你等着。”赵林丢了烧鸡,赔了大腰子,只剩下一瓶二锅头也不能当饭吃。请了个厨子不但支使不动,还得赔他个媳妇。这股火儿不撒出来晚上非失眠不可。

     赵林跑到大院儿,把乐队召唤齐整,带着家伙就回来了。

     “您老可坐好了。”赵林对稳坐如山,等着听曲儿的怀火说了一句。

     “开始吧。”怀火乐坏了,在赵林这里才叫过日子,以前威风八面有个屁用,还不是住窝棚吃干菜,有钱也不敢花。

     赵林阴险一笑,鼓手“咚咚咚”的就敲了起来,林小龙拿了赵林的歌词之后从国外搞来不少磁带来,没找着那首歌的出处,倒是学会了不少新歌。

     一首比一首ROCK。

     刚才听赵林说有个老头子把他们说成是卖唱的,乐队成员全体激愤,演奏起来一个比一个卖力气。

     赵林乐呵呵的出门吃晚饭,留下怀老头一个人绝望地面对这支疯了似的乐队,以及已经疯狂了的音乐。

     一个钟头之后,赵林酒足饭饱的回来。还坐在原地没动的怀老先生已经两眼发直了,赵林趴他耳朵边喊了三声才把他的魂儿叫回来。

     “你想弄死我就直说。”怀老头两眼湿润地说道“何必这么费劲呢。”

     赵林呵呵一乐道“这种外国曲子,出了这个院儿,想听都听不到。而且人家这么卖力气的给你唱曲儿,你给了多少钱?”

     怀火颤微微地站起身道“命都给他们了,还想要钱?”

     “谁也不容易。人长一张嘴,谁不得吃饭啊。”赵林道。

     “你去告诉那帮混小子,以后别让我看着他们。”怀火在地上转了两圈儿才缓过来,气极道“再让我看着他们往这边溜达,腿给他们打折!”

     和怀老头逗闷子是挺欢乐,不过陈南雁在这边住的次数越来越少,还是让赵林很难过。这个年龄的身体,哪天不得冲动个一二十回,这么一直被压抑着非得憋坏了不可。

     赵林又不像陈南雁一样,随时都能把心神沉浸到学术当中去,欲念天天比荒草长的还快,割完一茬又一茬。

     精力无处发泄,赵林点上灯把怀火拉到书房,准备熬夜办点正事。

     赵林学了个半吊子的简笔画来做武术动作的图解正合适。

     怀火被赵林折腾的不轻,说什么也不愿再熬夜干活,把皮特拉来替他受过,自己跑去睡觉去了。

     “能把我名字印上不能?”皮特听了赵林的要求后问道。

     赵林盯着他左看右看,半天才说道“你该不会练的是刀法吧。”

     皮特不乐意道“看不起厨子是吧?我练的可是五虎断魂刀,祖上传下来的。”

     “那你爹有没有说传男不传女,传子不传婿啊?”赵林道。

     “没说。”皮特中气十足道“他自己到处收徒弟都收不到,巴不得把这担子传我手上呢,他有我这个儿子是解脱了,我还发愁收徒弟呢。”

     谁说咱们的武术家固步自封来着?瞧瞧人家皮家父子,多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