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两件事
    一连在太阳底下躺了两天,文竹终于回来了,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不知死活的男装少女“这位是雷氏集团少当家,以后咱们的业务都要和她交接。”

     赵林的骨头都快被太阳晒化了,哼哼着说道“一边去,谈生意找陆大有。别挡着我晒太阳。”

     雷婷看着赵林作死的样子,哼了一声招呼也不打的就要拉着文竹离开。这两天,文竹向她诉说了自己对事业型男人的迷恋,还把赵林夸得是天花乱坠。结果雷婷回家就把这块儿业务要到手中,憋着一股劲要把赵林给比下去,连自己的性别都恍惚了。

     那天雷婷喝多了酒,对赵林没什么印象,这次来就想好好会一会这个伤了文竹心的男人,结果看到的却是这么一滩烂泥,可把她气得够呛。这要是在香江,按她的脾气非得狠揍赵林一顿不可。

     “来给我捏捏,今天可把我累坏了。”赵林招呼文竹道,好像一点儿也没看到雷婷的脸色。

     文竹从雷婷身边离开,回到赵林身后开始给他捏肩“干嘛这么累,有事让其他人去做不就行了。”

     “那边街上新开的一家饭馆,请的厨子太厉害了,一上午吃了三顿饭,差点儿没把我给撑死。”赵林眯着眼说道。文竹的手法很专业,一试就知道是专门学过的,也不知道她的那个死鬼师傅是干哪一行的,凡是伺候男人的东西都这么的精通。

     文竹呵呵低笑起来,一改和雷婷在一起的悲凄神色,把情种深种的痴情少女形象表现得是淋漓尽致。

     雷婷牙都快咬碎了,拦住边上几个跃跃欲试的手下冲赵林道“你信不信我让你这单生意做不成?”

     赵林摇摇头道“信。”

     雷婷被他闹得没了脾气,又摇头又说信,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啊“今后你的东西一样也别想在香江卖出去!”

     “厂子有你家股份,我也是给你爸打工的。”赵林继续闭着眼说道。

     眉毛一挑,雷婷笑了起来“那样最好了,我告诉你,你被解雇了!”

     “谢谢。”赵林还是不睁眼。

     看来雷霆对权利握得很紧嘛,自己的女儿都信不过。这边的生意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跑来和男人争风吃醋,真是胸大无脑。

     “跟我走,以后给我当秘书。”雷婷得胜之后,公然挖起了赵林的墙角,意气风发地对文竹说道。

     文竹低头不语,看似心中不忍,其实在憋着笑不敢抬头“我现在还不能走。”

     “什么叫还不能走,你不会真打算离开我吧?”赵林想看看文竹安排的这是哪一出,就顺着往下演了起来。

     “她是看你可怜,你个废物这都不懂。”雷婷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赵林说道。

     赵林背对雷婷,和文竹对了对口型“你干嘛呢?”

     “好玩。”

     “别玩了行不行?”

     “不行!”

     “算我求求你。”

     “答应我三个条件就放过你。”

     “一个。”

     “两个!”

     “成交!”

     拿到赵林的两个条件,文竹收起笑脸起身向雷婷走去,开口对赵林说道“你不要生气,我一会儿就回来。”

     雷婷在男人手里抢了个女人,得意地冲赵林乐了一个“以后你就乖乖地呆在这里晒太阳吧,别让我在香江再看到你。”

     赵林对文竹的把戏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就喜欢做这种蛊惑人心的事情,看起来很高明,其实格局太小,根本做不成大事。反正对赵林的事情也有点帮助,随她折腾去吧。

     只是可惜这种晒太阳的日子要结束了,这边的事情已经理得差不多,也该回京城了。

     “怎么把她哄走的?”赵林看到文竹回来,就随口问了一句。

     文竹坐到赵林身边道“我求她不要把你坑得太惨,好歹把厂子的股份给你留一些,省得你流落街头。”

     “这还差不多,要是这个棒槌跑来帮着咱们,以雷霆的精明肯定知道是你搞的鬼。”赵林也算是夸了她一句。

     只要雷婷做事一直是针对赵林的,雷霆就不会把这边的人手换掉。有一个棒槌做对手,肯定比一个精明的对手更好处理一些,更何况文竹还把她死死地握在了手里。

     文竹皱了一下鼻子道“就知道瞒不过你,不过下次能不能让我多开心一会儿?”

     “艺术品的事还得你去忙活,别把心思都用在这种小事上面。”赵林对文竹的印象一直都是妙龄少女,不知不觉中就用上了教训小孩子的语气。

     “你还欠我两件事。”这种语气让文竹精神恍惚了一下,刚才那两句太像她师傅教训她时说的话了。

     赵林挪了一下屁股道“有么?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要不我把雷婷再叫回来?”文竹一点也不怕他耍赖,一句话就赢回了主动。

     “快说什么事。”赵林翻了下白眼,重新躺下道。

     文竹这两天演戏演多了,有点出不了戏,抓着赵林的胳膊摇晃道“先给我讲一讲你未婚妻好不好?”

     “女的,活的。”赵林被她摇的想死,这娘们思想跳跃太大,跟着她的思路走非得累死不可。

     “这算第一件事,你要是不答应我就让你去街上跳脱衣舞。”文竹坚持不放手,还威胁起赵林来。

     赵林想了一下,反正也没什么好瞒的,这么就处理掉一件事挺划算“和我一样大,和我一个地方的人,和我一个城市读书,和我住一间屋子里。”

     “再讲详细点嘛。”文竹吃错了药一样让赵林继续往下讲。

     赵林看了看她,精神挺正常的,摸不清楚她想干什么,只好换个方向说道“比你年轻,比你聪明,比你普通话讲的好,比你听话。”

     文竹听了一点不生气,反而开心道“也就是说她没有我漂亮了?”

     “这算第二件事么?”赵林不开心起来,因为这是事实。

     文竹笑得更加开心,她出道以来还没有在男人身上受过挫折,但是赵林这个小男人居然让她屡屡受挫。

     现在要跟赵林长期共事下去,当然要先把他拿下才行,第一步就是试探他和她之间的感情。

     其实文竹的这种心理就和刘三顺没挨打之前一样,总想着在哪跌倒就在哪爬起来。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往往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