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章南下故人相逢
    新手司机不是毛病多,而是胆子太大。皮特被赵林训了一通,终于学会看着路说话“不能吧,不就是比自行车多俩轮子么,怎么可能要几十万?”

     说的也是,不过多两个轮子就敢多要这么多钱,做汽车的心真黑。赵林道“这还是走水路用小船运过来的,要不是让大庆开了两天根本上不了路。”

     皮特缩缩脖子不再提买车的事情,他已经预支了未来几十年的工资,想买起轿车的话非得再多活个五百年才行。

     长路漫漫,赵林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着天,一个白天就这么过去了。虽然没出什么状况,但是夜路还是不敢让他开的。老司机还会翻车,更何况这么一个纯新手。

     临天黑的时候,赵林俩人找了个民宿借住。本来还想收两块钱的房东,在皮特去厨房做了顿晚饭之后,连钱都没要,还抱来一床新被子给他们换上。

     “我厉害吧?”皮特抱着被子躺床上求夸奖。

     赵林打了个呵欠道“回去给你加工资。”

     皮特翻了个身坐起来道“当真?”

     他的工资已经远超一大票人了,但是能干的魏丽丽现在给他的压力很大,只是他还有点羞耻心没好意思跟赵林说这事儿。

     赵林没搭理他,蒙头大睡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上路,皮特的热情就降了不少,任谁连着开上千公里的路也会吐。临到广圳的时候赵林从皮特手里接过方向盘,就在他以为解脱了的时候,赵林又把他送到了那家客来饭店。

     赵林去年的时候在这里吃得很是过瘾,但是皮特就没这个命了,因为赵林让他去应聘小工,好方便在后厨偷师。

     “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学?”皮特十分不满意,他自己大师傅当惯了,要不是遇见赵林,谁的面子都不用给,现在让他去后厨当小工,非得天天被人骂不可。

     赵林问道“厨子一般几年能出师?”

     “三年?”皮特不确定道“碰见笨的五年七年的都有。”

     他是从小跟师傅的,师哥师弟见过不少,能三年出师的就算是上品资质了。因为学艺期间工资是没有的,全凭师傅高兴的时候发点补贴,碰见人品差的师傅不但不拿钱,逢年过节还要送礼。

     这时候的厨师学校还没普及,一切技术全凭师徒口手相传,各种菜谱的书倒是能买到,但是想按着书本学做饭,那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我也就在这边呆十天半个月的,你要是愿意呆三年再回去的话,我就把你留这边怎么样?”赵林说道。

     皮特把头晃成拨浪鼓道“我还是去后厨呆几天算了,南方菜我也了解一些,去看看他们的配料就成。”

     赵林把他赶下车道“身上的钱都拿出来,就说来的路上钱包被人偷了,想打点零工挣个路费钱回家。”

     “你回去的时候可别把我忘了啊,我不认路。”皮特扒着车窗不放手道。

     “知道了,办完事就来接你。”赵林把他手掰开道。

     “一定来接我啊!”皮特在车后面追了两步,高声喊道。

     赵林早开着车走了,关上窗户根本就没听到他的哀嚎。

     开车在城里兜了几圈,赵林发现变化还不算太大,后世那种变态的基建速度还没有开发出来,城里的建筑和半年前差不了多少。

     一路开到杨玉明家,赵林在车里坐了十几分钟才推门下车。

     这半年时间,杨玉明和陆大有合作,把仿古工艺品卖到了全世界,不但赚到了大把银子,身份也变得不同起来。

     过年期间陆大有在香江搞了个展览,把杨玉明推到了前台,大大的在香江同行面前露了次脸。

     把假文物做的这么正大光明也是没谁了,不但把那些专门走这个偏门的同行挤兑的不轻,连正经做古董生意的那些也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因为杨玉明的手艺太好了,就算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东西也不是普通人能鉴定的出来的。

     那次的展览过后,前来投靠的、打探消息的、伺机报复的都蜂拥而至,全挤到杨玉明的家里来,当拜师的、求合作的、挑衅的每天都围着他家不走,把杨玉明烦的够呛的同时也充满了自豪感。想他原来不过一捞偏门的,什么时候敢想过这么被人正大光明的追捧了。

     不但这些同行来闹他,因为能赚到外汇,这边的官员没事也来转悠两圈。经常和蔼可亲地询问他生产上有没有什么困难,有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继续赚外汇,要人给人要场地给场地要贷款给贷款。

     只是都被杨玉明给拒绝了,他虽然被赵林放到了闪光灯下,成了个正面人物,但还是不习惯和官家的人打交道,不管来的官员多么诚恳也打动不了他。

     赵林从车上下来抽了两根烟才往院子里走去,和杨玉明不习惯和官方打交道一样,他也不太乐意和杨玉明打交道。

     前尘旧事随风飘,檐下相视笑,炊烟袅,铃儿轻摇。

     让赵林不乐意和杨玉明打交道的人终于还是出现在这个院子里,历史的惯性碾压着一切,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赵林扑了过来。

     “请问你找谁?”娇好的面容、轻柔的声音,相同的问题,让呆滞了的赵林清醒过来,又想昏厥过去。

     赵林艰难地吐出杨师傅三个字就不再说话,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屋门里,他还僵直地立在大门口一动不动。

     这个女人不但一手挑拨地赵林师徒两人反目,还差点拿去他们两个人的性命。如果不是杨玉明入狱之前想通了一些事情,把所有事情揽了下来,赵林也不会有机会从这个圈子里脱离从此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大林什么时候来的,快进屋坐。”杨玉明看到赵林,态度出奇地热情,让身边的女人好奇不己。

     她从香江来到这里之后,还没见过杨大师对谁这么和颜悦色过,两只水汪汪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赵林身上来回打量。

     “师……是有点事找你。”赵林努力挤了个笑脸给杨玉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