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醉酒
    陈南雁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压力。只说学习的话,她从不居于人下。不管是什么科目都是上手就会,一会就精。

     但是进了华青之后,事情就变的不一样了。周围的人好像都是这个样子的,这让陈南雁不能忍。

     一下子遇到这么多高手,让陈南雁杀红了眼。

     你英文好到可以直接读国外的文献?

     没关系,我把词典背下来就行了。

     你高数是家传的?

     那我把阿基米德以来的所有数学文献全读一遍就行了。

     跟我比耐力?

     以前在厂里上班的时候三天三夜不眨眼,照样不耽误回学校做功课。在图书馆这么好的地方看书,关耐力什么事儿了,不就应该天天泡在这里不出去么?

     从入学开始,陈南雁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在学校成了名星一样的存在。

     自从她开始查阅外文文献之后,除了体育老师之外,不管哪个科目的老师见到她都绕道走,唯恐被缠上了。

     赵林来找了她好几次,连出校门吃顿饭的机会都没给,更别说做羞羞的事情了。

     受她的刺激,赵林也把自己关在图书馆不出门,但是越努力越绝望。

     高中的时候,赵林还能凭着先知先觉在数学和英语上领先她一步,但是进了大学之后,陈南雁恐怖的学习能力全都爆发了出来。

     哪怕赵林两世为人,也只在小说或者电视里见到过像她这样的人。

     郁闷了两个月,赵林终于忍不住了。

     今天就要把你带走!

     赵林领着一群奇装异服的人想从大门进去是不可能的。华青的安保还是很负责的,像这种醉酒的小混混敢来闹事,分分钟就给他打瘸了。

     还是刘大庆有经验,走半道上醒了酒,嗷嗷叫着领几个人从华青后墙翻了进去。

     赵林是被影视剧误导了,刘大庆根本是什么都不怕,其他几个人也都喝的醉熏熏走道都有问题,根本不会想着停下。

     更何况是去做这么浪漫的事情,只有勇往直前怎么可能停下。

     进了校园,几个酒晕子在赵林的带领下直奔陈南雁的宿舍。路上的枯枝败叶也在赵林的指挥下全带在身上,唱歌没篝火怎么能行。到时候在下面唱半天,人家都看不到你是谁,那不是扯蛋么。

     就说醉酒的人不知轻重,胆子比脑袋还大。知道赵林的用意之后,刘大庆带头踹倒一棵小树,大吼道“这得捡到什么时候,砍树!”

     这下子华青大学新种的绿植算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只要不带叶子的都给这几个人拔了出来,这还是身上没带家伙,不然非把那几棵两人环抱的大树给砍了不可。

     路过办公楼的时候,赵林看到一辆吉普,顿时大喜。青乎乎的树苗可不好烧,把时间浪费在升火上就太没意思了。

     没软管没关系,找块石头两下就把油箱干开了。衣服脱下来往油窝里面一扔,拿手搅一搅,很棒的火炬就成了。

     一人一根火炬,乐队在女生宿舍楼下一字排开,篝火堆就在前面,保证每个人的脸都能被照亮。只有刘大庆要不停的往来运柴火,很遗憾的不能出这个风头。

     火柴划着,把烟点上,数枝火炬一同被点亮。

     青木搭成的篝火堆被淋上柴油之后,在一瞬间迸发出全部的能量。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

     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呀

     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嗬……”

     敖包相会这首歌不用排练,因为人人都会,歌词也是大胆直接,被赵林扯着嗓子唱出来之后,整个宿舍楼里的人都惊醒了。

     这大半夜的,鸟都不叫了,这么个大嗓门一吼,胆子小点的非得被吓掉床不可。

     一首歌没唱完,楼上宿舍的窗户就都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发什么神经呢,这大半夜的哭坟呢!”

     “滚蛋,不要打搅老娘睡觉!”

     这都是没品味的凶悍大妈,一点也不能体会到赵林的浪漫。对这样无知无趣的人,赵林当然不予理会。

     把声音盖过去!一定要让我心爱的人儿听到我的声音!

     让声音雄壮起来,当然就不能唱爱情歌曲了。楼上一个尖叫的都没有,齐刷刷一片骂声,非得齐唱才行。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

     第二国歌一起,许多不明真象的群众也跟着唱了起来,那些讨厌的声音顿时都被盖了过去。

     赵林这边点着篝火,还有一支还算完整的乐队,这么大阵仗摆出来还不能让这些年轻人都燃起来,就太失败了。

     三两支歌一过,国人爱热闹的本性就被彻底挖了出来。女生宿舍楼门口开始出现三三两两的人影,远处的男生宿舍也闻声而动,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然后就变成了华青学生的大联欢,半个学校的学生都被勾了过来,反应迟了一步的保安只能在人群外咬牙切齿,谁也不敢冲进去扰了这群疯子的雅兴。

     刘大庆乐坏了,当即跳出来组织舞会,这可是他老本行,做起来再也没人比他熟了。交谊舞在其他地方普及率不够,这里却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

     都是年轻人,谁不爱热闹?

     华青也不都是好孩子,要不然刘大庆停了搬柴火之后,篝火也不能越燃越大。估计是他们觉着反正第二天都有人抗雷,不如趁机撒点野,替学校把那些树都修理修理。

     人变的越来越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学生老师,狂欢就像古代军营炸营一样爆发开来,连保安也忘了自己的职责,被学生们拉进圈子跳了起来。

     喝了酒大失水准的乐队成员,被客客气气的请到路边睡大觉,然后本校的学生接手继续,不一会儿,赵林就忘了自己来干嘛来了。

     刘大庆吐了舞伴一身,不但破了他的舞会不败神话,挨了一顿胖揍也不知道是被谁打的。

     看着成双成对,翩翩起舞的学生们,赵林终于抗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自己的事儿没办成,倒成全这帮禽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