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情圣皮特
    赵林家的家俱让怀老很喜欢,不过一屋子赝品太讨厌,附庸风雅也不舍得多花点钱,让他对赵林的财力很是怀疑。

     大院儿里常住着乐队的人不怕有人守空门,小院儿只有赵林常住,陈南雁时不时的在学校看书不回来,没人守着还真不行。

     东南西北全是屋子,别说一个孤寡老人,就是来一群也住的下,只要他们别天天在院里跳舞就成。

     “这是怀老先生,杂志社的特约作者。以后就住咱家了。”赵林帮怀老头安了个好听的名头,给陈南雁介绍道。

     “欢迎欢迎。”陈南雁客气了一句。

     “以后回家吃饭,别泡食堂了。怀老自己带了厨子,咱们也沾沾光。”赵林还是不敢说实话,只能把这笔帐算到怀火头上。

     陈南雁不好意思道“哪能让您破费,这样不太好吧。”

     怀老头呵呵一乐道“没事儿,你相公办的事我喜欢,花这点钱不算什么。”

     老爷子换上新衣裳,还挺有样,装富家翁再合适不过,至少陈南雁是没看出来这货是个乞丐头子。

     “你看看这几本书,感觉怎么样。”赵林从书架上抽出两本书递给怀火道。这是他在书店的时候顺手买来的,没想到有人比他脑子还管用,这个时候就已经出武术书了。

     怀火接过书翻了翻,扔到一边道“骗人的。”

     赵林捡起书来,翻了翻道“江南人写的京城戳脚翻子,是不怎么可信。定价还敢定这么高,你说怎么就有人买呢?”

     “十一块钱一本,出书的这人是穷疯了啊。”怀火叹道“不过倒是个会有做买卖的,他要是定两毛钱一本,肯定没人信。”

     陈南雁接过书翻了翻,好奇道“还有气功呢,这书看着挺不错啊。”

     “你要想学我教你,这上面瞎说八道的还是不要信为好。”怀火悠悠道,一幅世外高人模样。

     “内功你也会?”赵林道。打着内功幌子骗人的他见多了,见到谁拿内功说事儿都不信。

     怀火道“我要说是奇人所授,你肯定不信。不过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赵林奇道。这事儿空口无凭的,哪来证据之说。

     “你去大书店翻一翻应该还能找着,五十年代出过书,不过会这门功法的人却不多了。”怀火慢悠悠道。

     “那好办,我再跑一趟就行。”赵林道。

     “开饭!”怀火按赵林要求带来的厨子吼了一声,嗓门把窗玻璃都震的发抖,一点也不像是厨子,反而像练过狮子吼的大和尚。

     三人在桌子前坐定,厨子开始上菜。

     豆腐、豆芽、大白菜、胡萝卜……

     赵林等了半天,一点肉沫也没见着,顿时不满道“你逗我玩呢。我可不吃这个!一个月一百五十块的工资,就做这东西给我吃!”

     怀火拿筷子夹了块豆腐道“你别不知足,先尝尝再说。”

     说罢把豆腐块丢嘴里一抿,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陈南雁不像赵林这么挑剔,拿起筷子也吃了一口,顿时就瞪大了眼睛道“这是萝卜?”

     怀火大笑道“不错,没吃过吧。”

     萝卜都吃过,但是做出这等味道的萝卜还真是第一次。陈南雁第一口饭下肚,动作就控制不住了,筷子舞的都起了风,把赵林看的呆了。

     三个人只有四盘菜,每盘菜还不盛满。陈南雁和怀火两人争着抢着一会就扒了个干净,剩下几个空盘子给赵林看。

     “好饱!”陈南雁很没形象的摸着肚子,一脸满足道。

     赵林拿着馒头干啃了两口道“这就没了?”

     “你不是不吃么?”怀火笑咪咪道。

     “那也不能让我干啃馒头啊,你俩饿死鬼投胎吧,连根毛也不给我留!”赵林不满道“再给我做一份尝尝,要是好吃我就不让他退钱了。”

     “自己跟他说去。”怀火不怀好意道“皮特这人不但厨艺好,脾气也是顶瓜瓜。”

     还是好奇心救了赵林一命“PETER?黄皮黑眼的,怎么起了个外国名字?”

     “姓皮,名特。”怀火鄙夷地看着赵林道“真丢京大的脸,没文化。”

     怪不得怀火要找这么个厨子,这俩人的姓都太奇葩了吧。

     “你不最爱红烧肉么?怎么找了个做素食的厨子来啊?”赵林丢下馒头道。干啃馒头噎着了,连吞两口口水才顺下去。

     馒头在桌上滚了两圈,差点掉地上。陈南雁瞪了赵林一眼,自觉地把桌子收拾干净,看样子是不打算让赵林把肚子填饱了。

     “你定的价太高,只能把我这点儿小爱好压下了。”怀火吧唧着嘴,一边回味一边道“这还是你运气好,皮特才到京城还没落下脚就被我找来了,不然咱们爷俩想吃他做的菜,得下辈子喽。”

     “他哪冒出来的啊?”赵林还饿着肚子,连才啃了两口的馒头都不见了,饥火上升,怎么都压不住。

     怀火乐呵呵地看着赵林道“潭柘寺听过吧?他叔是那里做饭的大和尚,要不是我拦着,这会儿头发都剃干净了,你运气真是太好了。”

     明紫禁城都是仿潭柘寺建的,赵林怎么会不知道,大喜道“真的?那可得留住了,他这手艺是家传的吧?”

     “那倒不是。”怀火道“他叔又不是他爸,哪来的家传。”

     “那他这手艺哪学的?”赵林道。

     “厨子当然是饭店出来的,你傻啊。”怀火大笑道,他太喜欢逗赵林玩了“他媳妇跟人跑了,非要来京城找他叔出家,我好说歹说才算劝住,不过能留几天也不知道。人我给你带来了,能不能留下看你的本事了。”

     “一百五十块啊,这都留不住?”赵林不信道。这老头难得这么阳光,被骂两句也值了,看在他给找这么好个厨子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

     怀火晃着脑袋道“问世间情为何物。你媳妇是一百五买来的?”

     虽然没有尝到他菜做的如何,但能让陈南雁在外人面前不顾形象,真本事肯定是有的。不就是媳妇没了吗?再找一个就是了,多大人了还玩出家这一套,当自己是情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