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满载而归
    哪怕是币值坚挺的八十年代,兜里的钱也禁不住赵林这样的糟蹋。

     出门一共就带了一千块,一半给了杨玉明,剩下的全扔在饭桌上了。还好可以不时的到崔洪忠那里混两顿学校食堂,不然赵林非得啃干馒头不可。

     陆大有倒是过两三天就露一次面,不过贩来的美金都按着赵林的意思扔在赌场,一毛钱的收益也没有,要是记忆出错或者历史改变,赵林说不得就要步行沿路乞讨着回家了。

     就在他百无聊赖的喝粥的时候,陆大有和那个大热天还穿西装的律师出现了。

     看来事情是成了。

     扣掉税之后还有一百七十多万美金,看来下注的金额小还是有好处的,至少没有引起那些大的赌博集团的注意。

     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所以赵林很满意,一点也没有因为陆大有的后悔而丢掉一点的好心情。

     给两个羡慕到眼睛流血的家伙一人包了个大红包,赵林一颗悬起的心算是真正放下来了。有了钱就好办事,也不用赵林辛苦的去找那些电子表的二道贩子,二十万美金够买两船货了。

     付一点代理费,这个过趟海只为赚两百美金的小律师就可以把事情都搞定,别看他在律师界混的不怎么样,香江市面上的人头倒是挺熟的。

     这边两人打发走之后,赵林让老家来人接货却麻烦很多。打个电话转接不知道多少次,让他无比的渴望人人都有手机的年代。

     还好张全有新饭馆做大本营,赵林想要联系的一批人很快就聚到一起来,二十万美金的走私货,不是一家一户能吃的下来的。十几家一起分,不但每个人都能吃到满嘴流油,回拢资金也要快上很多。

     像山南省这样的地方,走私货卖过去不知道要转上几手,利润被层层扒皮之后落在本地人手里就不剩几个了。现在从赵林这边一手包销,少说也得多赚一倍的钱。

     这些货远远不能满足内地的市场。只要这几家人不是傻子,把销售的渠道做好之后,哪怕仅仅守住山南省一个市场,这条线就能源源不断的为所有人带来数不尽的利润。香江的货物千千万,随便运进来几种都还能在内地畅销十几年,

     这通电话打过之后,赵林彻底放松下来。这趟江南之旅收获还算可以。不但空手套了上百美元,还让更多的人得到实惠。说是不虚此行,一点不过份。

     七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从老家被派来拉货,有他们一路护送着,赵林的归程比来时舒服很多,一点都没有感到车厢里的拥挤。虽然依旧没能混上卧铺,但兜里装着花不完的钞票,心情自然大不相同。

     伴着火车的轰隆声,赵林一觉到省城。不理会他们怎么处理这批货,随便应承一句之后,赵林一个人跑去找秦耀宗。

     怎么说也是他一手牵的线,半个多月没理会,不去看看还真有点不放心。

     “哈哈哈,这次还真得多谢谢你!”秦耀宗见到赵林非常开心,大中午的就拉着他到了酒桌上。

     酱肘子、红烧肉都是硬菜,诚意满满。

     不过胃口被南方大厨养刁的赵林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停下道“项目在厂务会上通过了?”

     秦耀宗倒是肥瘦不忌,一口酒一口肉吃的非常香甜,含糊不清道“怎么可能这么快,项目上马怎么也得等到明年了。”

     “那你还这么高兴?”赵林不解道。

     “立项审批哪个不要时间?厂里开会把给吴教授的科研经费批下来了,这事肯定能成。”再干一口酒的秦耀宗得意道“猜猜这个项目负责人是谁?”

     赵林看他吃的过瘾,也就着酒干掉半碗红烧肉,不满意道“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儿?”

     南方的厂子都忙的恨不得飞起来,一天要干十天的活。这边上马个项目还要拖一年时间,就这速度还想成好事儿?

     秦耀宗却没有这个觉悟,依旧得意洋洋道“我!等项目上马,肯定能提副厂长!”

     赵林无语,从秦耀宗这个小科长就能看出,这些国企领导心里怕是还没有市场规律这个概念,希望他们运气好,能挺过去吧。

     “恭喜,恭喜!”再说其他的也没有意义,科研经费拨出去的意思就是摘到自己篮子里了,就算自己想插一手也不可能,还是混顿酒吃实在点。

     下江南之前,赵林浑浑噩噩不知心在何处,只能算是路过,这一次才算真正到过省城。

     一点也没有南方的那种忙碌喧嚣,堂堂一个省会城市,除了上下班时间硬是让赵林有了出一种偏远乡村的感觉。

     日后繁华的新城还是一片农田,被小轿车堵成渣的交通要道上面只有稀稀拉拉几辆自行车,放眼望去孤零零的几栋大楼也都破破烂烂的,年龄比赵林都大。

     唯一让赵林满意的就是碰到了几个倒票的黄牛,大米白面水果糖不说,还买到一张自行车票和一张电视机票。这下老三老四的礼物算是有了着落,不怕回去之后他俩再缠着自己不放了。

     闷罐车这东西就算坐一百回也习惯不了,晃到县城的时候赵林脸都白了。

     沈岚和赵红阳说不担心是假的,又不能一天一个电话的追着,从赵林一出门两人没事儿就在车站转悠,天天盼着自己的大儿子回家。

     坐车受的折磨自然被两位家长当成出远门的苦难,看到赵林的时候泪都快出来了,让赵林不知道从哪里解释的好。

     还好天天泡在饭馆里,吃了一身肉膘回来,证实了不是水肿之后才让他俩彻底放下心来。

     雇辆板车把东西拉回家,老三老四都快疯了。恨不能长出四只手来帮忙搬东西。硬的能砸核桃的水果糖、市面上难得一见的小桔子、自行车、电视机、电子表、计算器、墨镜、皮带、新衣服、新鞋子、各种小玩具……

     家里的新房已经立了起来,白灰一刷就能住。赵林晚上挤在这个四十平的小房子里,忍不住有些舍不得。如果不是两个小的太亢奋,半夜不睡觉还在那大声嚷嚷的话,赵林说不定还要为此吟诗一首。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录取通知书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