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坐等
    赵林这一天干了很多事,憋在图书馆的秦耀宗也没闲着。

     赵林说的那种计划书他是没写出来,但是关于忽悠大学教授帮他们厂子干活儿的“产学研一体”思路,终于还是搞明白了。

     见到这个国营大厂的后勤科长之后,崔洪忠更加坚定了自己对赵林的身份的猜测,热情的帮忙联系上了呆在学校没出门的一位大神级别的教授——吴紫阳。

     吴紫阳年轻的时候在世界各国游学,拿了不知道多少个学校的毕业证书。后来响应国家号召归来,直接参与了工学院的创建和多项国防项目的建设。

     动乱的时候也没受到迫害,直接被部队接走保护了起来,一直到前几年才露面出来重新教书,崔洪忠有幸成为了他回到工学院的第一批学生,所以非常有面子的把他请了出来。

     秦耀宗做东,赵林和崔洪忠做陪,四个人在一起边吃边聊,一直聊到半夜。

     收获最大的当属秦耀宗,有吴紫阳这尊大神保底,他非常相信自己厂子能把赵林所说的那种搅拌机给做出来。

     但是到了后面,赵林和吴紫阳聊的那些大型工程器械,他就不敢夸口了。上马一个难度不大的搅拌机项目都不知道在厂里要讨论多久,这些神话般的东西还是算了吧。

     吃完饭,吴紫阳大笔一挥就免了他俩人住学校招待所的费用。不过几毛钱的事,也算不上假公济私。

     赵林眼光是有,但在技术上实在水平有限,而且国企里面的那些事儿也太难搅和,只能默念心经压下在香江开个公司转身回来做工程器械这个念头。

     三十多年不断高速增长的市场啊,放弃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还着实心疼的要命。

     第二天,秦耀宗带着吴紫阳的承诺回去,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在厂务会上把这件事情给落实下来。

     崔洪忠被点了将,抓到实验室去画图纸,只剩下赵林一个人在那里面壁念心经。

     还好见到杰克的时候,让赵林心情愉快了不少。这个香江小市民难得抓到一个赚钱的机会,行动起来还真是卖力气。

     不但带回来了一个外包装样品,还带来一个律师。虽然这个律师的外套都快穿的磨开线了,但是证件执照一应俱全,做个法律代言人还是没问题的。

     还好是在学校招待所,不然还真不好找打印机。简单的做好合同,然后赵林杰克两人签字,一共花了一到半小时。落魂律师也是律师,就这样两百块美金就到手了,怪不得这个职业被那么多人骂成吸血鬼。

     “你的名字还真有个性啊。”赵林签完字之后调侃道。

     杰克中文名叫陆大有,也不知道他爸妈是不是金老先生的书迷。

     “别叫我猴子就行。”陆大有对金老先生的作品看来也不陌生,无奈道“合同签完了,该去见杨师傅了吧。”

     赵林点点头道“没问题。只是他的脾气有些怪,说服他不但需要勇气还要一点点运气才行。”

     “像我这种没本事的人才会没脾气。”陆大有不以为意道“只要他的水平够高,我叫他爷爷都行。”

     陆大有不信有人会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赚。一旦成功撇开赵林这个中间人,不管是他还是那个臭脾气的杨师傅,在收入上都会往上翻不知道几番。

     见到杨玉明之后,果然不出赵林所料。

     介绍完两人见面,赵林就出了屋子在外面等他们俩人谈判。结果不管陆大有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杨玉明也没有答应绕开赵林直接和他合作。

     赵林给的条件不过是三毛一枚,而陆大有最终给的价格是五美元。

     杨玉明想的很简单。

     赵林这边每个月两千元的利润背后是他的风险为零,而陆大有那边一个月几万美金的利润怎么想也不靠谱。而且把赵林引来的人虽然没有露面,但是就这样否定他的存在,明显是不理智的。那个香江仔虽然说的天花乱坠,但毕竟是个完全陌生的人。

     重出江湖的第一步走岔了,以后的路就难走了。

     谈到最后,三人之间依然照旧各自结算利润。杨玉明死守赵林答应下来的两千元,陆大有回香江把前期销售得来的资金全部投入赌场。

     陆大有也许是太相信合同的法律效力,忘了那东西对身在大陆的赵林完全没有约束力;也许是太相信美元的诱惑能够打动脑回路古怪的杨玉明。

     总之在不赚一分钱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辞了工作,全身心的投入到赵林的生意里。等到奥运会的比赛结束,不管杨玉明答应不答应,赵林都没有理由参与进来。大把的美元砸下去,就不信这个姓杨的死人头不开花。

     其实如果没有其他变数,独掌市场的他最终肯定会是这场生意里的主角。别说中间人赵林,就是杨玉明也不是不能甩掉的,毕竟只是技术含量不高的仿制品而已,想找个会做的人出来难度并不大。

     赵林要不要坑他一把只在一念之间。同样的,他要坑赵林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

     “不要在本地赌场的档口下注,全部投到正规的欧洲赌场里面去。香江街面上有多不乱不用我提醒你吧。”赵林送走陆大有的时候又叮嘱了一句道。

     “那可就麻烦很多,而且那边的税金也高。”陆大有皱了皱眉头道。

     赵林才不管他麻烦不麻烦,这场球赛爆的冷门这么大,他可不放心把这么高赔率得来的资金放到香江那些小气的帮会手里,坚持道“两百多倍的赔率,小心点好。”

     陆大有忍着没有问他是不是真的有内幕消息,勉强答应下来道“好吧,就照你说的办。”

     回学校泡在图书馆看书,去实验室看看崔洪忠做实验,在校园里溜达着看看有没有暑假不回家的女大学生,赵林剩下的时间就全留给了那家饭店的大师傅。

     “客来”这个俗气的名字和坑外地人的黑历史也挡不住赵林的热情。

     美国挑头抵制这届奥运会,正值蜜月期的中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要紧跟其后,老大哥的霸道可是让中国吃过不少苦头的。

     没有媒体报道,赵林在这边是一点消息也得不到。

     工学院,公学院。别说暑假学生走了一大半,就算是平时也见不到几个女生。

     赵林两边受挫,只能化焦虑为食欲。三顿正餐不能少,上午茶、下午茶和宵夜也一起上,把客来饭店的经理乐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好像记忆里那个堵他大门骂街的人不是赵林一样。

     金钱的魔力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