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委婉
    爱德华墨菲提出一种心理学效应。主要说的有四条,一、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二、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三、会出错的总会出错;四、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总结起来就是: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少,它总会发生。

     赵林被硬板床硌醒之后,到张全那叼了个包子就往学校跑。到了大学口一看,心都凉透了。

     鲜红的光荣榜上面没有自己的名字!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在学校累死累活的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能圆一下当大学生的梦!

     负面情绪上升的后果很不妙,好不容易下了趟江南把心里那点不爽磨的差不多了,这里冷不丁给了个“大惊喜”。

     古旧的街面上什么东西都是讨人厌的,低矮的平房、尘土飞扬的路面、横贯天空的杂乱的电线、无处不在的蝉鸣、就连欢快的同学也治愈不了赵林心中的伤痛。

     老子是百万富翁!老子预知天下大事!老子……

     老子曰: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想要认命的赵林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平静内心的不满,只好去林建军的小厨房弥补内心的伤痕。

     路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啜泣,听声音就知道这也是一位伤心人。

     赵林心情顿时好多了,收起嘴边的经典国骂,赵林迈步走进树林。

     墨菲这个混蛋果然是玩真的。

     正坐地上哭的居然是陈南雁!

     赵林上一辈子没机会上完高中,对他们这一届的考试结果也没太上心,但是县里出个女状元的事儿还是记得的。现在有机会了解这里的人和事之后,一直确定这个女状元就是陈南雁,她怎么可能落榜?

     那种嫉妒和崇拜伴随了赵林一生,不管到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对有知识的女性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疏远,来源正是如此。

     泪眼朦胧的陈南雁抬头看到赵林,慌忙擦了擦泪站起身来。

     厂里那些女工们讲起“生活小常识”来,就是男人也得退避三舍,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并不会因为她是一个未成年就被舍弃。

     所以做为一个很小就混在工厂的小女生,她对男女之间的事儿了解的不是一般的多,只是还没有一个符合梦中人的人出现过。直到那一天,陈南雁正从失去亲人的痛苦里经过,情感上的缺失还无法得到弥补。

     “看什么看!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啊!”

     赵林那天在电影院说的话一直是她挥之不去的梦魇,还在大厅广众之下拉着她的手疯跑,天空是那么蓝,风声在耳边划过,刺耳的蝉鸣都听不到……

     一见钟情这种事儿谁也说不好。初恋从何结束不知道,但是它的开始往往都是在某一瞬间,一个印象深刻的开始加上想象多过现实的经过,共同造就了初恋的美好。

     至于以后,未来,人生路等等,哪里有空想这个。

     “考的不好?”赵林不知道她为什么看到自己脸就红了,尴尬道。

     陈南雁转身低头,两手不停在脸上划拉,不知道是在擦泪还是整理仪表,声音低低的说道“恩,被中科大刷下来了。”

     赵林听到之后,内心的魔鬼忍不住蹦出来挠他腋下,只能用干咳来掩饰这种变态的满足。

     “你成绩这么好,复读一年还是有机会的。再说你在厂里表现这么好,转个正式工也不难。人生路漫漫,没必要为了这事儿哭。”赵林说着自己都不信的鬼话,好不容易才把那种想要狂笑的心情压下来。

     陈南雁一阵感动,他还真关心我啊……

     “光荣榜上也没我的名字,失望是失望了点,不过毛主席教导我们条条大道通罗马,不上大学就不过了?”赵林看她不说话,继续胡乱说道“不但要过,还要过的比大多数人都好!”

     陈南雁这才转过身来,刚刚哭过的两只眼睛水汪汪的,配上一点羞红,颇有些香江画报上那些清纯玉女的神韵。不过嘴里边说出来的话却让赵林有种被雷劈的感觉。

     “不是的,科大拒了,但是华青还是发了录取通知书的。”

     僵硬,非常僵硬。

     赵林一下子感觉不到自己的双手双脚在哪了。

     巴巴在这哄人,脸皮都被甩飞了吧!

     尴尬的气氛冲出小树林,淹没整个校园,冲向全世界。

     “你成绩这么好,复读一年还是有机会的。”陈南雁无意中再造暴击,对赵林造成一万吨伤害。

     这原话反击不该是一边狂笑一边说才符合设定么?你这么娇羞的低头玩衣角是几个意思?难不成还怕我揍你一顿不成?

     赵林内心天雷滚滚,面皮都涨红了也没能说出一句场面话来,上一辈子受的刺激已经够强烈了,这一辈子用心努力换来原样结果,没人受的了。

     “你不是只想去京城的学校么?再复读一年吧。”陈南雁看赵林也涨红了脸,还以为他猜透了自己的意思,干脆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道“这样咱们就可以一起去京城上学了。”

     赵林眼前顿时出现了老汪那张阴险的老脸“要不你娶一个吧。”

     信息量太大,有点反应不过来。赵林身子一晃,扶着身边的小树靠了上去,愣愣地说道“是么?”

     “嗯!”陈南雁把勇气用尽,不敢再看赵林拔腿跑出小树林。

     那傻样儿!

     不说陈南雁裹着甜蜜的忧伤,小树林里的赵林还靠在树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天空,呆了好长一会儿才从冲击中缓过神来。

     女学霸的阴影看来今生也无法抹去了。

     失魂落魄的摸到小食堂,林建军还是老样子。正瘫在躺椅上摇着大蒲扇,边上的小茶几上还摆着茶水,苍蝇绕着圈的想要停在他油光发亮的大肚皮上。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林建军眯着眼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听出来赵林脚步的。

     “有吃的没,最好是甜的。”赵林巴巴嘴道“我好苦。”

     林建军呵呵一笑道“出趟远门也不知道给我带点礼物,看来老汪的小秘密你是不想知道了。”

     “什么秘密?”赵林有气无力道,今天的打击有点大,他打算把林建军挖走以后,再也不和教育部门的人打交道了。

     林建军摊开手,不说话。

     赵林没好气的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扔了过去说道“快说。”

     “这么个小东西也就值五个字。”林建军一搭手就知道是好东西,但还是神神秘秘地说道“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