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6章给我上学去
    家里的事情搞定以后,赵林准备领着陈方鹏去给老汪拜年。

     到他店里去的时候,一群小混混正在那围着他叫‘鹏哥’呢,看来张全汇报的时候还是美化了这边的情况。

     “这么没眼力劲呢,去去去,今天大伙给鹏哥拜年,这里不营业。”顶一头卷毛的一个家伙还往外轰赵林呢。

     马蛋,连买东西的人都往外轰,这小子真是羊屎蛋沾鸡毛,能豆上天了。

     赵林呵呵一声,抬脚给他踹趴下了。

     倒地声,呼疼声一响。

     ‘呼啦’一声,屋里的小青年儿们都围了上来。

     后面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哪个王八蛋敢来我这儿闹事?”

     赵林冷笑一声道“你小子真是长能耐了,连我都敢骂。”

     陈方鹏听着声音不对,一溜小跑的过来,挥手把那些要对赵林动手的家伙都赶了出去,赔着笑脸对赵林道“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了,快来喝酒,我这整了几瓶好酒,专门给你留着呢。”

     “把衣服穿整齐了,披着个军大衣装什么流氓。”赵林看着他那样子就生气,一点儿好脸也不给他。

     陈方鹏听话的把大衣穿上,扣子一直扣到脖子那里,这才笑着说道“哥几个喝大酒,有点儿热。我这就让他们回家,我专门陪你喝怎么样?”

     赵林道“收拾点儿东西,跟我去给你干爹拜年,麻利点儿。”

     陈方鹏耷拉着脸道“我东西都送过去了,不去行不行?”

     “恩?”赵林瞪了他一眼,顺手抄起柜台上的镇纸木方。真是几天不见长脾气了,还特么学会顶嘴了。

     陈方鹏一抬手道“别打别打,我这就跟你去。”

     把镇纸扔回原处,赵林没好气道“过完年给我上学去,拿不到毕业证,你这家店别开了。还有,再让我看到你大白天的喝酒,小心腿给你打折。”

     陈方鹏垂头丧气道“我说哥啊,我这都要生孩子的人了,再去上学是不是有点儿……”

     “你也知道要生孩子了?”赵林抬脚就踹,边踹边说“就你这个样子怎么当爹,让你孩子生出来跟你学喝酒是吧?”

     “这两年你什么也别干,去学校把毕业证给我拿回来。我会让张全看着你,再跟那群不成器的家伙来往,医院还是看守所你自己挑一个吧。”

     把毫无生趣的陈方鹏领到老汪家,老汪正端着酒杯喝小酒呢“你们俩来了,正好陪我喝一杯。”

     陈方鹏是乐坏了,上去就给老汪拜年,这算是找着靠山了。

     赵林这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怼道“你这个干爹是怎么当的,大白天就喝酒,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看看把你干儿子都教成什么样了。”

     老汪看着赵林的样子直乐“你这是怎么了,过年还不能喝点酒了,发哪门子疯这是?”

     “你给他找个学校,让他进去上两年学再放出来。”赵林坐在桌子边上看他俩又喝了起来,很无奈地说道“你可得当回事来办,我这在家不几天,这小子要是走偏了路,我看谁给你披麻带孝。”

     老汪不悦道“大过年的,说什么丧气话,我身体好着呢。”

     赵林伸手给了在一旁偷笑的陈方鹏一巴掌,然后对老汪道“马上就要下文件了,严打听说过没有?就这小子的表现,抓他个现行流氓团伙罪说不定就给毙了,到时候你赔一个弟弟给雁子啊?”

     老汪想了想道“这么说的话,是得找地方关他两天。”

     一看这俩人要达成协议,陈方鹏慌了神,抓着老汪的手道“干爹,您别听他瞎说,我怎么就成流氓团伙了?我这多少年没上过学了,再去当学生非得被人笑话不可,千万别把我往学校里送啊。”

     “不上学就去当兵,你选一个吧。”赵林道。

     “不能去当兵,他这有家有室的,就在学校里呆两年算了。”老汪摇头道。

     他们俩商量好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也确实没有陈方鹏说话的份。

     厂办的技术学校,两年毕业。

     学校的校长是老汪的学生,学习上有他看着;学校的治安是厂里的保安队在管,让赵红阳去打个招呼就行;学校外面有张全,保证把街面上的小混混撵的离学校远远的。

     从老汪家里出来,赵林算是放下心来。至于陈方鹏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管他去死。过段时间让他看看那些在大街上游行的家伙,应该就能明白自己的苦心了。

     “把店里的账清一下,张全来收的时候把交接做好。什么时候把毕业证拿给我看,什么时候再把店还给你。”赵林准备把他的财源也给断了,省得他不老实。

     “那是我自己花钱开的店,凭什么交给他啊!”陈方鹏叫起了撞天屈。

     他从张全那里退出来自己开店,就是因为拿分红不自由。这家店可是他这几年的心血,赵林上下嘴皮子一碰就给收走了,他的心都要滴血了。

     赵林道“不交也行,回头我让张全把给你的供货价翻一倍,有本事你就自己去南方倒货回来。”

     陈方鹏一咬牙道“去就去,别以为离了你我就活不成。”

     赵林笑了,这家伙还是那个样子,脾气上来六亲不认“不听话是吧?”

     “不听!”陈方鹏再也受不了了。

     他被那群家伙架到了鹏哥的位子上也时间不短了,手底下指着他吃饭的小兄弟也是一抓一大把,现在赵林要断了他的财路,这事说什么也不能忍。

     “长脾气了,不错。”赵林夸了一声道“县里的生意你要是能抢的过张全,我就再也不管你了。两个月吧,给你两个月时间,要是他没把你的生意挤兑垮你就可以不去上学。”

     陈方鹏之所以在县里面混的风声水起,就是因为货源都在张全手里,有张全罩着,不管他做什么生意都是独一份,一个和他抢的也没有。

     要是他脱离了张全自己能单干出一份成绩来,赵林还真要给他鼓鼓掌。

     “我……”陈方鹏脑子冷静了一下,服软道“我去上学还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