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1章出风头
    在狩猎的第五天,上午十一点又四十九分钟,赵林所在的那辆车上又开枪了。

     不过这次,开枪的不是其他人而是赵林,还是拔枪就射的那种。

     这一枪即是为了杀生,也是为了救人。

     狮子嘴张开的那一瞬间,无知的人终将受到惩罚,但是罪不致死。

     拿胳膊去试狮子嘴的咬合力是一种很傻的行为,往野地里逃窜或者拿刀和它肉搏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导猎在出事的第一时间就跳上了一辆空车逃跑,因为狮子是他引来的,如果不逃,他的下场肯定比这头狮子更惨。

     赵林迎着风,抽出一直没有动过的猎枪,一脚踏在车门上,稍稍瞄了一下就扣动了板机。

     子弹呼啸着从枪管里飞出,成功阻止了狮子上下牙齿的第二次接触。

     跟车的保镖怕伤到主子,勇敢的拿刀冲上去肉搏这种行为,在赵林看来就是愚蠢。

     一头四百多斤重的成年雄狮,远远不是两个体重只有两百斤的成年男人所能对付的了的。

     开始的好几枪也有打中,被激怒的狮王像一阵旋风一样朝车子扑过来。那几个把车子当掩体的枪手,一瞬间就从狩猎者变成了被狩猎者。

     自从导猎说出今天有狮子出现这句话,赵林就没让自己这辆车上的人再下去过。

     文竹似乎也明白了赵林说的好戏是什么,直到赵林起身开枪,才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个用这种方式宣布主权的男人。

     开了第一枪之后,赵林歪了下头又开了第二枪。

     太久不摸这东西,手感有些对不上,第一枪只打中了狮子的身体,远远没有达到阻止它行凶的地步。

     第二枪、第三枪,第四枪才把子弹送到它的头皮里面。

     这时候狮子才颓然倒下,嘴里流着的不知道是它自己还是那个倒霉蛋的血。

     受到惊吓的尖叫声、受伤的哀嚎声重新唱喊天地。

     赵林把枪里的子弹打空,然后重新换了一把枪拿在手里对车里的人说道“开过去看看。”

     威猛的野兽倒在地上也只是一堆肉而已,从死亡边缘被救回来的人,叫着喊着对它又踢又踩,发泄着自己的恐惧。

     载着赵林的车开到这边的时候,就连受伤倒地的那个家伙也挤出一个笑脸对赵林说了声“谢谢。”

     一直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赵林,突然变成了英雄。

     如果没有受伤的人,这头四百斤重的雄狮,足够两车人回去吹嘘一年的。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还是算了吧。

     导猎员被留在现场看着狮子的尸体,其他人开着车往回送伤员。

     一只胳膊垂在身边,里面的骨头都已经粉碎,只剩下一层皮还连着。血水咕咕的往外冒,什么止血粉、止血带都不管用。

     两个保镖黑着脸,拿皮带把伤员的胳膊扎死,总算是把喷泉变成了小溪流,应该能撑到他回附近城市的医院。

     只是伤到了小臂。如果能碰到医术高明的大夫,不耽误他以后再来这边找狮子寻仇,当然前提是他的胆子没有被吓破。

     其中一个保镖挨了狮子一爪子,半片衣服都被撕开,上面也是一片血肉模糊。

     不过那个没有受伤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倒是宁愿胳膊被咬碎的是自己,这样他的后半生还有的过。

     现在他毫发无伤的样子,是对他的职业最大的讽刺。

     比奇的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了,出了这种事,就算这件事和他没有一点儿关系,只要对方瞅着他什么地方不顺眼,随口一句话他的人生算是全毁了。

     早知道就老老实实呆在实验室当他的老大了,偏偏鬼迷心窍的跑到这边来乱拍马屁,这下子马屁没拍到,拍到马蹄子上了。

     如果不是赵林开枪及时,把那个倒霉蛋的命给保了下来,他也不用跟着回来了,直接藏身在非洲的大草原上,说不定还会活的更久一些。

     “不用担心,我会站在你这边。”赵林一句话就让比奇感激涕零,因为他现在太需要别人的帮助了。

     有了赵林的保证,比奇总算是从颤抖中停了下来,重新燃起了对未来的希望。

     巴布鲁一直觉得赵林软绵绵的,这次果断开枪倒是让他对赵林的印象大为改观。勇者的形象更能征服人心,这话倒是一点儿也不开玩笑。

     在这群人里,赵林只在卢卡斯和大家介绍他的时候露了一面,然后就没再出过头,这一次直接把风头都抢了过来。

     一人打死一头成年雄狮,还救下来一车人,这种行为可比他的身份有说服力多了。

     回到营地,送医的送医,幸运儿继续留在这里等其他人回来。

     “你没必要这样做的,这群人没一个简单的,他们家长过来之后肯定会大肆追究的。”文竹有些担心的跟在赵林身边说道。

     赵林道“我说过。你只要好好做你的事就行,不用担心其他的。现在我的工作做完了,剩下就看你的了。”

     文竹的心情很是复杂,她一向是独自面对来自这个世界的所有恶意,从来没想着会有受人保护的一天,还是以这么惨烈的方式。

     尽管她一再调高对赵林的评价,但是这一次还是小看了赵林,这种表现和她所了解的那个人一点儿也不一样。

     那种没有脚的鸟,只能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她就像那只没有脚的鸟,不愿意安稳、更不愿意被人征服。

     她像无脚的鸟儿,可她更是一个女人。

     这让她有些恐惧,又有些期待。

     巴布鲁凑了过来对赵林说道“应该死不了,要是再往上咬一点儿就好了。”

     “盯住狩猎场的老板,别让他跑掉了,这事还得他来背黑锅。”赵林随口吩咐了一句,也没有要瞒着文竹的意思。

     巴布鲁羡慕的看了一眼文竹,然后低声对赵林说道“她很漂亮。”

     赵林瞪了他一眼让他赶紧滚蛋,然后对文竹道“今天的事情太刺激了,你要不要回屋休息一下?”

     天还早,赵林是真的想让她回屋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