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0章好好招待
    大象、犀牛、猎豹、野牛和狮子并称‘五大兽’。

     虽然再过三十年还是有机会猎杀它们,但是价格和限制都会让大多数人望而止步。现在这么多人才花了几十万美金,还能打到这些动物,简直是良心价。

     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遇到狮子,虽然打到了大象和水牛,但是所有人包括赵林还是很沮丧。

     这群人的脑子冷静下来之后,也都把金矿的消息传了回去,文竹自然而然的变成了这趟狩猎的主角。

     第四天的时候打到了几只豹子让大家都很兴奋,交给营地里的标本制作师做成标本,总算是有可以拿出去炫耀的东西了。

     几天下来,小庄总算是过了枪瘾,那几只豹子里就有一只是他的功劳,不过赵林没有再出钱给他做标本,而是让他把豹子的尸体让了出去。

     小庄还算是脑袋清醒,这东西就算是给他也没地方处理,还不如拿去交朋友。他的枪法已经为自己赢得了友谊,再大方的送送礼物,对他以后的人生帮忙更大。

     不过小苗自从见了血之后就有些闷闷不乐,再出去打猎的时候也是提不起精神来。

     “看不下去了?”赵林给她拿了块肋条肉问道。现宰现烤的野牛肉,味道也不怎么样,就是吃个新鲜。

     小苗坐在火堆边上抱着脚道“我还以为挺好玩,但是一点儿也不好玩。”

     虽然已经过了冬天,但是这里晚上还是很冷,冷到让人怀疑人生。晚上开篝火晚会都得点七八个火堆在场子里,不然前胸热后背冷还是会让人在屋子外面呆不住。

     赵林看着她吃了几口肉,又倒了杯酒给她道“再过两天就结束了,后面这两天你就拍拍照片、看看风景什么的。这就是现实,你得慢慢学着接受。”

     “以后我再也不参加这样的活动了。”小苗狠狠地咬了一口肉说道。

     她在做饭的时候也是手撕活鸡、刀刃青蛙,但是看着那些动物无助的倒在猎人们的枪下,心理却没办法接受。

     为了生活和为了娱乐,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是挺大的。

     一者为人,一者为兽。

     赵林也没有给她讲什么环境承载力之类的东西,更没有提盗猎预防这种事,只是默默地陪她喝了一杯,然后哄着她回屋睡觉去了。

     把四处散烟的巴布鲁抓回来,赵林给了他一个脑瓜崩道“想钱想疯了吧,兜里还有多少货都拿出来。”

     巴布鲁这两天靠着倒卖这些东西着实赚了不少,少年们对这东西抵抗力都不大,人人都抽的溜熟,因为营地是不会提供这项服务的,所以他们光是奖励给巴布鲁的钱就比这些烟自身的价值还高。

     “这买卖以后不要在营地做知道么?”赵林把他的货都没收了,然后对他下了禁令。

     巴布鲁惋惜地说道“那多可惜啊。”

     “自己抽和拿来卖是两回事,你要是想着赚这个钱,那么以后就不要说认识我。”赵林对这种事是零容忍,板着脸对他说道。

     这玩意儿虽然等级不高,但是能不沾还是不要沾的好,人生的美好有多种表现形式,没必要用它来点缀。

     巴布鲁低头小声道“我知道了。”

     赵林想了一下又还给了他“都送了吧。就算他们不把你当朋友,以后也都是你的客户,就当是联系感情了。”

     “这些东西虽然来钱快,但是永远也比不上正经生意长远。你愿意把它当成生活的调剂我不管,但是你要把它当成赚钱的手段,咱们以后就谁也不认识谁。”

     巴布鲁抬起头,然后掏出这两天赚来的钱对赵林说道“真能比这赚的还多么?”

     “你觉得呢?”赵林反问道。

     “肯定能,我相信你。”巴布鲁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赵林还没有把金矿的事情告诉他,因为他哥哥背后站的是哪国人还没弄清楚,等到和国外的矿业集团达成共识之后,再来和当地势力谈这件事才能保证安全。

     一个狩猎营地、一个香蕉园,这两份工作的收入就足够巴布鲁开销的了,现在还不用往他身上下更多资本。

     “以后这就是你的地盘了,好好招待他们。”赵林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让他们回去之后帮你多宣传宣传,以后美洲的大客户一来就找你,这份儿钱可比香蕉园还要多。”

     趁着巴布鲁到人群里散烟,文竹从那些人堆里钻了出来坐到赵林边上道“你现在怎么这么不合群,躲在这边哄小孩子很好玩么?”

     “他们家里也应该派人过来了,明天再看场好戏就收工,该办正事了。”赵林说道。

     文竹望着篝火道“你还要在这边呆多久,不会我一来你就要走了吧?”

     赵林沉默了一下道“不会走这么快。”

     不远处的人群在欢呼,巴布鲁不出意外的受到了大家的一致欢迎。再不把钱当回事的人,对免费的东西一样很感兴趣。

     “那个小丫头长的虽然单薄了些,但是看着还算顺眼,刚才我还以为你送她回屋就不出来了呢。”文竹笑了一下说道。

     赵林也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说道“那是我学妹,再禽兽也不能下得去手吧。”

     “禽兽也比禽兽不如好,你现在过去还来得及。”文竹接着怂恿道。

     “我过去了你睡哪儿?这边的空房间可不多了。”赵林反击道“总不能让你睡我那里吧,一屋子男人可不太方便。”

     “没事,我还睡我床上给你们当观众。”文竹一点儿也不怕他,甩了一下头发道“帮你加加油、鼓鼓劲,你看怎么样?”

     赵林摇摇头道“怕了你了。”

     文竹呵呵笑了两声又问道“怎么雁子现在还管你这么严,隔着几千里你怕什么呀?”

     “我不是怕。像我这种负责任的好男人你是见的太少了,所以有误解也很正常。”赵林道。

     “男人就是男人,哪里有好坏之分?”文竹道。

     赵林道“怎么你在欧洲受伤害了?”

     文竹道“谁能让我受伤害,我不让他们受伤害就不错了。”

     还是张扬又自信的文竹看着舒服,赵林道“那你以后下手可得轻点儿,因为男人也是很脆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