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八章魂不守舍
    虽然没有领结婚证,但是赵林早就把陈南雁当成自己媳妇了。

     虽然知道这是陈南雁自己的选择,但他还是没办法接受。奉献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太难。看着别人奉献青春、奉献生命、奉献一切,事不关已的夸两句,不疼不痒;真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义无反顾地冲上前去呢。

     陈南雁这样不说一句话,不留一封信就离开,也太绝情了一些。

     一路上阴沉着脸,赵林在大波浪的带领下杀到了那位亲手送走陈南雁的领导家里。

     大波浪进门之后告了个罪就跑了,看赵林那个要吃人的样子,一会儿非得打起来不可。她一路上被赵林看得紧,不然早就跑去喊保安了。虽然她同情赵林,但在学校闹事就不对了。

     “你把陈南雁送哪去了?”赵林一点不客气地问道。

     冯校长刚被大波浪弄得一头雾水,正想这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来他家里干什么呢,被赵林这么一问大概明白了是怎以回事“这同学是陈南雁的什么人啊?”

     赵林扫了他一眼,拉把椅子在屋子正当中坐下道“她是我媳妇,你说我是什么人。”

     “我怎以不知道陈南雁同学结过婚了?”冯校长被赵林搞得很不舒服,一个小屁孩儿也敢质问他。

     赵林道“咱先不说这事,你就告诉我她去哪儿了就行。”

     “这事保密,你还是不要打听了,回去好好上课吧。”冯校长说着就要把赵林赶出去。

     赵林冷笑一声“今天这事说不清楚,我哪儿也不会去。”

     “如果你和她的关系当真如你所说的那么亲密,那么今天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听我的,回去好好想想,你还有大好前途,不要浪费了。”冯校长半是安抚半是威胁道。

     “我只想知道她去了哪里,就算是那个地方我去不了,好歹你也给我个寄信的地址啊。”赵林道。

     冯校长道“其实我不应该评价你们年轻人的感情问题。生活的许许多多事情,往往都是很简单的,但是,因为复杂的意识和心理,把许多很简单的事情变得很麻烦,所以,才会很彷徨很迷茫。你还是回去学习吧。既然她走的时候没有提到你,那这件事情咱们就尊重陈南雁同学的决定好不好?”

     这话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赵林在这里闹也是没用,这件事情终归还是陈南雁做的决定。是她不给赵林解释,是她不给赵林留讯息,也是她故意迷惑赵林让他找不到自己。

     就算赵林要到了她的地址又能怎以样?爱到深处无怨尤,骂她?恨她?强行改变她的想法?让她放弃自己的理想回来跟赵林过小日子?

     原来她说要飞上天去不是开玩笑的,怪不得赵林跟她胡扯建发射基地的时候,她会那么兴奋,不怕浪费时间地在那里跟着赵林胡扯。

     那是她的理想,那才是她想要的人生。

     赵林惨笑一声“她还真是无怨无悔啊,走的真是潇洒。”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两世为人,每次都留不住自己所爱,这样的人生也是够失败的。

     “有缘终有相会日,你也不要太伤心。回去好好学习,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你们还是会见面的。”冯校长道。人心都是肉长的,就算赵林很不礼貌,看到他这样伤心也不再忍心苛责他太多。

     赵林站起身来,抹掉脸上的眼泪道“她的那些方程式我也看到过,大概知道她去了哪里。我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

     冯校长沉默不语,年轻人自尊心强可以理解,刚刚被人甩了,就让他发泄一下也好。至于他说的话,冯校长是一个字也不相信。

     从冯校长家里出来,赵林更加确定陈南雁是去了那个地方。直接去抢人是不可能的,只能从其它地方着手了。

     给黄成发了个电报让他回来,现在只能把北面的事情提前进行了。赵林是没本事自己开发出什么技术来,想和陈南雁联系上,也就只能打老毛子的主意了。

     可惜时间不对头,不然赵林也就不用费太多心思。只要再过几年,北面那个庞大的帝国自己崩溃的时候,挥着钞票过去没有什么买不到的。

     这个时间差太要命。

     回到家的时候,怀火看赵林阴着脸就问道“谁惹着你了,给师傅说说,我帮你出气。”

     “雁子丢了。”赵林没有理会怀火的打趣,直接说道。

     怀火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站起身来说道“这么大个人怎么会丢了,什么时候的事,报警了没,你等着我去找人问问。”

     “别忙活了,你那些人帮不上忙。”赵林把他按回座位,对边上的老太太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是被人拐走了,但不是那种意义上的拐带,不然找怀火帮忙就足够了,他不记名的徒子徒孙遍布京城,打听个什么消息再容易不过。

     “先说说是怎么回事,都不要慌,心慌的话什么事都办不成。”张萍老太太还是明白事理的人,帮忙劝道。

     怀火愤愤不平道“怎么帮不上忙,只要人是在京城丢的,总能打听出来个准信儿。”

     “是上头派人接走的,这事你就先不要管了,把交流团的事情办好就行。”赵林道。他自己脑子里还一团乱麻。

     事情难办无所谓,关键是陈南雁的态度让他伤了心。两口子有什么事情不能摊开了说呢,非得玩失踪,很好玩么?出远门都不提前说一声,真不打算回家了是吧?

     怀火看赵林魂不守舍地样子,有点担心道“有多上头?走走路子能够得着不?”

     “不用动歪脑筋了。”赵林摇头道。这事没办法抄近道,只要陈南雁不说话,他就不可能联系上,找谁也不会给他开这个后门。

     现在赵林的关系圈里,也就刘兵级别最高。虽然他和陈南雁去的地方不是一个圈子,但是现在也只能去找他商量商量了。

     让他全力帮忙可能还不够资格,但是从他那打听点内幕应该还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