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四章大学生论自由
    赵林当着刘学习的面,把他的文章给翟芳华详细地说了一遍。中医西医原本就不对付,互相看不上眼的居多,果然刘学习去杂志社做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自己女朋友。

     等到赵林说完,翟芳华已经笑得不行了,强忍着没有彻底破坏自己淑女的形象,对刘学习道“原来你还有这本事啊。那天去听针灸讲座的时候,你还给我说经络穴位都是瞎扯呢,怎么自己偷偷研究上了?”

     “我那是带着批判的目的去研究,为的就是彻底揭露这种伪科学。”刘学习睁着眼瞎编道。

     他的立场是一定要和女朋友保持一致的,在爱情面前,真理和道义就不那么重要了,不让女朋友误会才是重中之重。

     “对了,你们读过易筋经么?”赵林怕再说下去刘学习就辞职不干了,把话题转到他的下一篇稿子上面,打算说两个点子出来,就当是补偿了。

     刘学习已经被赵林搞的草木皆兵,顿时紧张起来道“我没读过,那种旧社会的糟粕沉渣早该被扔到旧纸堆里了,谁会无聊到看那种东西。”

     “我在我们老师那里见过,还是他丈夫去蜀中旅游的时候在一个道观里抄来的。”翟芳华替赵林打脸道“我不明白,那不是佛家的东西么,为什么道观里会有?”

     赵林看了刘学习一眼,让你心术不正,活该。

     “易筋经是佛家的入门修身功,为日后明心见性奠定基础的用的。自从佛教入中华以来,就一直被咱们改来改去,早就不是原产地的样子了。佛道相融,佛儒相融更是常态,互藏经典,私下印证一点也不奇怪。”赵林解释道。

     “那为什么寺庙里反而没有这些典籍呢?”翟芳华问道。

     赵林道“不是寺庙里没有,而是相比道家来说,他们更小心眼儿,好东西宁愿藏起来放坏了也不拿出来展示。这样不仅能保持神秘感,还能抬高自家的身价。”

     俩人就着佛家经典也能聊到一块儿去,把刘学习听得是目瞪口呆。他和翟芳华的聊天范围从来没有这么宽广过,除了专业上的事情就是学校里的事情,最多聊一聊诗歌和国外的生活。

     谁能想到女孩子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其实不分男女都有好奇心,总是会对不了解的东西感兴趣。赵林开口和她说佛经和道藏的事情,新鲜感还是非常强的。

     “不管是班固的汉书,还是葛洪的抱朴子都比佛家的大藏经要早得多。而且只是抱朴子内篇就有六百七十卷之多,还有道符五百卷。南北朝的陆修静编的三洞经书目录记载,道家经书、方药、符图等,共计一千二百二十八卷。如果说这些东西对佛家经典没有一点儿的影响,我是不信的。”赵林不信宗教,但是对道家还是很有好感的。

     先有道家,后有道教,这是两码事。

     一个是中华文化基石、国民思想的中心,一个为了满足封建社会底层民众幻想和统治阶级政治要求的怪东西。

     不过道教的产生也让道家学说有了一个具体的载体,掺些沙子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学习已经看了好长时间佛经了,不顾自己刚才的否定,强行插入道“佛家经典也不少,我看道家典籍也没有他们多。”

     “佛家经典也是从传到咱们这里之后才变得多起来的,所以中心思想还是一样的,终归跳脱不出道家的影响。”赵林总结道。

     他自己胡说八道一通,只顾自己痛快也不管对不对。反正是他的杂志,按着他的想法进行宣传就对了,谁要不服气就跳出来再办一本杂志来搞骂战,越吵越红火,他还巴不得呢。

     崔芳华道“你这种思想有点偏激啊,客观的说,外来文化对咱们影响也是挺大的。”

     这话把刘学习乐坏了,还是会独立思考的女朋友好,不然换个头脑简单的女孩子非得被赵林忽悠瘸了不可。

     “流星撞地球罢了,说影响大是对他们文化被同化的一种安慰,谁还会当真啊。”赵林不以为然道。

     一切学问最终归于哲学,道家思想影响了中华数千年,不是那些蛮夷想忽悠就能忽悠得了的,中间数次差点被灭族灭种都没有断绝就是最好的明证。

     米国一直在搞颜色革命和文化输出,搞得全世界的国家都神魂颠倒。这里虽然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是咱底盘稳,谁也撂不倒。

     “没想到你这么僵化,京大的学生不都挺开放的么?”崔芳华遗憾道。她还想和赵林聊聊关于自由解放的话题,不过见识了赵林的夜郎自大之后,顿时没有了兴趣。

     那种话题才是大学圈里最时尚的,道家思想佛家经典听个新鲜也就算了,就像赵林说的,流星撞地球,谁还真拿它们当回事啊。

     赵林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说道“开放和自由不过是一种假象,不管是什么学说都有它自己存在目的。在认清它的目的之前,还是不要轻信的好。”

     原则问题不能退步,再说赵林原本也没打算撩她。长的好看的多了,总不能见一个就上一个吧,还是要好好教育教育她,别在一条黑路上走到底的好。

     会读书能识字不代表明事理,接受的信息多不代表看得明白。尤其是在一个群体当中,仅仅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同,人的智商就会下降得非常快,快到让人不感相信。

     “我不同意你说的。”崔芳华仿佛受到了污辱一样说道,连和赵林走在一起都觉着浑身不自在。

     就好像一个来自巴黎的时尚阔太太遇见了一个挑大粪的乡巴佬一样,唯恐身上沾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气味。

     刘学习对赵林说的话还是比较赞同,但是对这种形势更满意,也站到自己女朋友那一边帮腔道“我也不同意!”

     “那咱们还是说正事吧。”赵林教育失败,只好把话题拉回到开头。治病救人也得人家配合才行,强扭的瓜不甜,牛不喝水不能强按头,随她去吧。

     只可怜了刘学习,以后少不得要受她的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