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谁不让谁翻身
    “真的是十块?”刘兵又确定了一句。他不缺钱花,捡漏图的就是个心情。大多数情况下他这么一问,对方就变得迟疑了。

     以他的身份,还不至于在琉璃厂里占人便宜,所以每次捡到‘大开门’的东西都会给对方提个醒。

     老板呵呵一笑道“您看上了就拿去,只卖十块钱。”

     像这种既没有狮子大开口也没有犹豫的,再不赶紧掏钱买下就太过分了。

     刘兵掏钱买下这个碗,赵林把剩下那几样东西拿到手里“买一送五,这几个送我了。”

     两人出了门,刘兵忍不住对赵林道“这次算我占你一个便宜买了个好东西,等我请你们学校的教授的时候,你也一起过来见一见。”

     “都听您的。”赵林当然应下。正好再去找他办事,就不用找借口了。

     抱着几个破盘子破碗回家,怀火一眼看到就问“又花钱买这破玩意儿,你钱多烧的是吧?”

     “先别说我,你这天天在家闲着吃干饭,真以为自己是退休干部啊?办你的正事去,忙着呢少烦我。”赵林把碗扔下说道。

     怀火也不生气,嘿了一声道“我那小孙子办事的时候找着一包好东西,想不想知道他给藏哪儿了?”

     “师傅,您饿了没,我让皮特给您做吃的去。”赵林马上换上一个笑脸,讨好地说道。

     “明天开始早起,你好歹也是我的大弟子,不学个一招半式的怎么出去和人打招呼?”怀火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说道。

     赵林咬着牙道“师傅说的是,都听您的,明天我就开始练功。”

     “厨房,那泡尿上面的房顶上。”怀火得到赵林的保证,把地方说了出来。

     一想早起的痛苦,赵林就浑身不自在,怎么看怎么觉着怀火面目可憎。一拿到答案就溜了出去,拉着小涛去工厂里看热闹。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厂子里出了打群架的事情,只要没死人一般都是内部解决。可惜老周在赵金安那里呆的时间长了点儿,出来的时候两边已经打了有一会儿了。

     警察呜呀呜呀地过来的时候,两帮人个个身上带伤,想把事情压下去也不可能了。老周气得直跳脚,当着警察的面给了狗二一巴掌“你个小兔崽子,拿我的话不当回事是吧,老子揍死你!”

     证人一抓一大把,矛头直指狗二。煤核儿身上的伤最吓人,头上被开的口子一直流血都没停过,他又故意到处乱抹,把脑袋上衣服上抹的到处都是血。

     警察一来就把煤核儿送医护室去了,他们也怕出人命。群殴的多了,根本处理不过来,只要不死人就不算是事儿。

     虽然是煤核儿先闹的事,但狗二的性质明显更恶劣,而且煤核儿伤在头上还流了这么多血,就放在医护室没有带走。

     领头的抓着了,其他人就交给了厂保卫科内部处理。只可怜狗二刚风光了没有半个小时就被带上了铁手镯,被按到车里头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周青着脸正训这群人呢,大伟三个人又冒了出来,亮出他朋友的记者证表示要采访工厂爆炸案的事情。

     这事儿被赵金安接了过去,想把三个记者带到办公室去谈。不过老孙没有答应,他要做的是新闻调查,只听厂领导的一面之词可不是一个好记者该做的事情。

     这家伙入戏不是一般的深,拿个本子和笔就走到厂职工中间开始一个个的询问,比大伟那俩人尽职尽责多了。

     赵金安领着两个不干活的人去了办公室,他们厂子的事情已经压了下来,没听说上面要来记者采访。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让这俩记者再写篇稿子登到报纸上,他郑钢就彻底翻不了身了。

     老周把打架的人都带回了保卫科挨个抽一遍,独独忘了被送到医护室的煤核儿。他在那里草草包扎了一下又跑了回来,当着大伙的面和老孙大谈特谈郑钢英雄救人的事情,还把事故发生前的疑点当众说了出来。

     老孙听完,又问了几个知情人士,把开工时间和签字时间这个疑点宣传地人尽皆知。

     这事儿郑钢没有说,大家到了今天才知道。被老孙和煤核儿这么一说,众人的情绪也都发生了变化。

     郑钢平时霸道是霸道了一些,但是为人做事都能让人心服,这次爆炸事件里面的错误太过低级,的确不像他干出来的事儿。

     而且刚发生爆炸就冲进去救人,的确也符合大家对英雄的定义。

     小涛和赵林赶到的时候,正好碰到黄成也匆匆赶来,看着那本日记赵林笑了“这事儿成了。”

     让小涛把煤核儿叫出来,赵林把东西都给他“东XC在他厨房水槽上面的顶上,日记里是证据。先让厂子里的职工都看到,然后再让你们厂长出来收拾烂摊子。”

     “厂长去开会了,现在就赵金安一个管事的。”煤核儿说道。

     “打电话把他叫回来,就说有记者在,场面控制不住了。”赵林道。

     记者的杀伤力是很大的,行业内部的批评和全国人民的批评可是两码事。内部批评还可以讲一讲人情,被所有人都知道了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他这个厂长的位置要还想多坐两天,管他什么会,就是爬也得先爬回来把记者的嘴堵上再说。

     “我去警察那边看看这个狗二。要是再拿个人证,你师傅就没事了。”赵林把黄成和小涛留下观察情况,自己叫了个三轮就奔警局去了。

     赵金安还以为小偷把东西都偷走了,心疼之余也有一丝庆幸,不然按老周刚才的表现,小偷没翻出来的东西非得被他翻出来不可。

     今天厂子里像是中了邪似的,警察、记者轮着番地来,这要是赶上他丢东西的事情,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两位记者同志,安全生产一直是我们厂的第一指示。可是这个郑钢,只顾自己出风头不顾大家的安危,闹出这么大一件事,我这个当领导的也是有责任啊。”赵金安开口就给郑钢定了性,直叫他九死也不能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