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七章都是人精
    找着黄成,赵林让他去处理那个业务员的事情。这边已经尘埃落定,他也没有什么余地了,只剩下自首一条路。只要他把日记怎么跑到煤核儿手里这一件事编好,至少进去了之后还能过的舒服点儿。

     能跟北四民混到一块儿去,这种人应该不会犯浑到四下乱咬。摆明了坑他又能怎么样,一个外地人要是敢犯横,保证让他死得很难看。

     而且行贿自首有特别待遇,像他这种造成重大损失的也判不了多少年,最多进去改造两年就出来了。

     就在赵林忙活的这两天,文竹发现了一个新的玩具,那就是和卡门李做上了忘年交的东方。

     就像以前说的,东方他才华横溢,身高样貌,人品学识都是上上之选。不过可惜他的审美观在女人这一块上太与众不同,就算赵林这种眼界的人听了也觉着不可思议。

     他喜欢那种发了福的大骨架女人,越胖越好。

     文竹不是他的菜。

     在赵林身上失败的打击还没有恢复,文竹就在东方身上受到了第二次打击。从卡门李知道了东方的审美观之后,把文竹气得是浑身发抖,这次比在赵林身上栽的还要彻底,她总不能为了一个东方就把自己吃成肥婆吧。

     有东方帮忙分散注意力,赵林算是过了两天安稳日子。只不过孔淑贤住了两天之后,居然开始往这边搬衣柜了。

     这个现象可不妙。家里住一个警察还不一定有怀火管用,关键她还是个女的。

     “别玩我了行不行,你这是干嘛啊。”赵林看到孔淑贤往院子里搬大衣柜都快要哭了。文竹马上就要走,她又赖在这儿了,这算怎么一回事啊。

     孔淑贤道“你瞎嚷嚷什么,我又不是不付你房租。”

     “总得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吧,你不有家么?”赵林挠着头道。

     孔淑贤也有点不好意思“我爸老是逼我相亲,我出来躲两天。”

     不等赵林说话,她又接着说道“就住两星期,我付你一个月的房租怎么样。”

     “要不我给你安排到皮特家去?离我这不到五十米远,还不要房租。”赵林继续挠头。就知道她来和文竹一起住的目的不单纯,果然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想住这里,就你那点儿工资够付房租的么。

     孔淑贤翻了个白眼道“人家小两口在家,我怎么好意思过去住。”

     “我擦,你也知道啊。我也是拖家带口的,你给条活路走行不行。”赵林哀号道。

     孔淑贤继续挪着衣柜道“我住怀老那边的院子里,碍着你什么事了,给你房租是看得起你,再在这儿跟我嚷嚷,信不信铐起来你?”

     “警察也得讲理啊,这可是我家!”赵林头皮都快挠破了,以前没发现这个女人会耍流氓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呢。

     难道被逼婚真有那么恐怖,能把一个人活生生地逼成另一种性格?

     “接着!”孔淑贤说完把柜子往赵林那边一推,差点把赵林砸死,只能伸手接住。人没赶走,反而变成了免费地搬运工,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别走错屋了,我和文竹住西边第二间。”孔淑贤一幅监工模样,真该让她换上皮衣皮裤和马靴,手里再塞根小皮鞭。

     赵林含着泪把活儿干完,发誓要把前后院的过道装个铁门上去,前面谁爱住谁住去,老子不管了。

     “文竹他们的票买好了,明天走。”孔淑贤总算是告诉了赵林一个好消息。

     赵林道“谢谢啊,要不你也买票跟他们去吧,就当旅游了,费用我全包。”

     “你能帮我请下假来我就去,不然就少废话。”孔淑贤道。

     怀火听着响出来,对孔淑贤的入住表示欢迎。他一个老贼头子,看到身边住个警察,也不知道有什么好高兴的。

     比赵林还不高兴地就只有小涛了。他从小被孔淑贤揍到大,仅管是到了发情的年龄,看到孔淑贤也没有一丝兴奋感。

     原来家里没人管他,现在算是长住在赵林这里,虽然赵林和怀火时不时地说他两句,但是一个月也赶不上几句。

     如果孔淑贤在这边住下,他就完蛋了。按着以前的尿性,孔淑贤非得天天逼着他读书写字做数学题不可。

     这简直就是噩梦啊。

     赵林和小涛两个难兄难弟坐在一起,看着孔淑贤在那里重新布置房间,两人都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你猜她会住几天?”赵林道。

     “你说呢,大衣柜都搬过来了。”小涛回道。

     赵林伸手也给他倒了一杯酒道“喝死算逑。”

     “她在这吃过东西没?”小涛和赵林碰了一下,一口闷了一两多。

     “吃过,怎么了?”赵林也跟着干了一大半。

     小涛哀怨地看着厨房方向,感叹道“东西太好吃也是罪啊。”

     “要不我换个厨子算了。”赵林一边往嘴里填着下酒菜一边说道,皮特炸的花生米又酥又香,就算不喝酒干吃都能吃进半斤多,拿来下酒更是合适不过。

     “不用换,要不你搬走,我们几个在这凑合着过怎么样。”小涛又喝了一口酒道。相比读书学习的痛苦,还是皮特做的饭更有吸引力。

     赵林道“滚犊子。”

     喝了一会,赵林又问道“你的生意怎么样了,天天见你在家看小说,那家店不会让你开倒闭了吧?”

     “怎么会,利润都被我拿去开分店了,东南西北一边一家,借你的钱马上这能都还给你。”小涛得意道。

     赵林意外道“没想到啊,你还有这本事?”

     “这不都是跟你学的么,找几个会干活的帮忙,自己就能在家躺着数钱了。”小涛说的很骄傲。

     “哪来那么多会干活的,你这生意名声最重要,小心出了内贼把自己也搭进去。”赵林不放心地说道。这可是溜门开锁的生意,要真混进来一个心怀不轨的,半天就能拿着钥匙把京城偷一遍。

     小涛道“我在黑白两道都备了案,请的都是有家底的人,有父母亲戚、老婆孩子做担保,我就不信他们会不开眼到这种地步。”

     一直把他当成孩子看,却忘了他是跟着怀火混到大的,论街面上的这点事儿,他比赵林还要做得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