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0章清理一下
    习得文武艺,献给帝王家。

     帝王都被打倒了,武艺也被火器取代了,那传承还有什么用?

     只能在名和利上争一争,不然还能怎么办。

     赵林准备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让他们在规则内折腾,有本事的就帮你扬名,还是国际扬名。

     有名就有利,香江那边功夫电影经久不衰,这边用杂志和交流团把他们捧红之后,还可以送去拍拍电影、做做功夫指导嘛,总比让这些人窝在一个小地方慢慢消失掉要强的多。

     武术好歹也是中华传统文化里的一颗明珠,可惜蒙尘太久都不会发光了,帮它充充电也是应当应份的。

     “杂志再搞个附刊出来,专门给那些配合的流派做宣传。跟着咱们步骤走的就大力宣传,不愿意的就让他们后悔去吧。”赵林理清了思路之后对叶尚志交待道“等见着大伟之后,再让他和电影圈的人联系联系,在一些武侠电影里把这些流派的威风拍一拍,这样的话,我看还会不会有人不动心。”

     叶尚志道“这个想法不错,现在武侠电影多火啊,只要出来就场场爆满,想花钱看一次,买票都要排好久的队。这事要是能成,我这边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所以要有人才、人才、人才!不然拍电影的为什么要和咱们合作,他们去武校挑演员不是更好?”赵林强调道。

     京城武校出了不少国际武术明星,也带红了不少民间武术流派,这个路子肯定是对的,只看哪个流派的传人运气好了。

     先靠过来的肯定能吃肉,慢一点儿的就只能喝汤了,最后来的就让他们闻闻香味儿蹲墙角哭去吧。

     这边名利做引导,那边再让散打在后面抽着鞭子,由不得他们不努力。

     两人正说的起劲,地上的梁爽拍拍衣服上的土站起来报怨道“我特么嚎了半天,你们都不理我,也不怕我真有个好歹死在这儿?”

     “你叫的比野鸡还假,谁听不出来啊。”赵林道。

     “你才是野鸡。”梁爽把赵林的茶壶抢来给自己灌了一口道“这什么东西,味道怪怪的。”

     赵林起身给了他一脚,把茶壶抢回来。还好他是昂着头往里灌的,没有用嘴直接嘬,不然这茶壶就没法要了。

     虽然不是特别名贵的东西,但也是赵林用心养起来的,只是为了把茶味儿渗进去就用了上百斤茶叶,这要是被他给糟蹋了,打死他都不够换这功夫钱。

     “我在南边看了一次咱以前那本杂志,上面的内容是你选的么?”赵林给梁爽换了个搪瓷缸子,让他自己去挑茶叶泡着喝,继续问叶尚志道。

     叶尚志道“我时间实在不够用,那上面的内容每一期我也只能审个一半左右,怎么有问题了?”

     赵林想一想那个女生的评价‘苦闷、挣扎、欲望……’就没一点积极向上的东西,这不光是有问题,还是大问题“你多弄点情诗也好嘛,整那些无病呻吟的东西上去干什么,不是找着让人挑刺么。万一再被人扣个什么帽子,再整改可就来不及了。”

     “那群小子最近和一些地下诗社联系的比较多,我也没时间管他们。”叶尚志不好意思道“回头我批评批评他们。”

     “不能光批评,该开除的就要开除,不然刹不住这股子风气。要么你就从那里彻底撤出来,不要和他们沾上什么关系,要么你就下点儿狠心把那些极端分子给剔出去。”赵林语气坚定的说道。

     他在那边立的规矩要是不能被遵守,那么就干脆把关系撇清,思想运动这种事是一定不能沾的,搞小山头主义更是要不得。

     谁爱干这些事也拦不住,但是不能让他们在自家后院儿里玩火。

     叶尚志犹豫道“开除不大好吧?”

     “那你准备怎么做?”赵林问道。

     “给他们调整一下岗位好了,都一起做事那么久了,不用做的这么绝。”叶尚志道。

     “不守规矩的,补贴就不发了。”赵林道,这事一定不能惯着。

     叶尚志道“行,没钱了我看他们还去和那些人一起喝大酒不去了。”

     他做的事情越多,对赵林开始的判断就赵佩服。见的多了,思路就会比较宽广,和那些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就没办法谈到一块儿去。

     就好像看小孩子发脾气一样,不会真的和他们置气,同时也不会把他们当一回事,随便扒拉到一边让他们在一个角落里哭着玩就行了。

     正事说完,剩下的就是准备晚上活动了。

     大伟说晚上会带人来表演节目,保证够热闹,这边只需要把食物酒水准备好就行了。

     “小涛!”怀火不在家,只能找这个小地头蛇了。“酒厂那边你熟不熟?”

     小涛正在那和孔淑贤比划呢,他刚才被赵林揍了一顿不过瘾,又找着孔淑贤练上了。赵林也只是力气体重优势,孔淑贤却是真正练过的,下起手来比赵林黑多了。

     “熟的很!我这就带你去!”小涛好像找着救星了一样,顺着声音就跑了过来,好像后面有熊瞎子在追他一样。

     “你眼睛怎么了?”赵林看着他乌青的眼睛想笑。

     小涛捂住左眼道“酒厂那边看仓库的人欠我钱,你还想不想买好酒了?”

     “行,我不问了。”赵林止住笑,问道“他们那的酒行不行,不然买瓶装的二锅头也可以。”

     “那喝着有什么劲。”小涛来了精神,显摆道“他们仓库里有二十几个酒缸,里面都是老酒,比街面上卖的好喝多了!”

     “哪有什么老酒,他们一年也不冒两回烟,怎么可能存下来老酒?”梁爽不信道。他和那个什么芳分手之后就爱上了喝酒,只是这段时间赵林不在,他也就只能去街上灌点散酒来喝,对酒厂还算熟悉。

     小涛道“都是才从地里扒出来的,酒厂以前的地窖塌过一次,最些日子重建的时候挖出来的,一般人根本不知道。”

     这么一说,这些酒少说也得在地下埋十几年了,赵林两眼冒光道“好东西!找辆卡车来,给他搬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