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悬
    可惜范东喝趴下的太早,不然把这一幕拍下来,过几十年后靠这几张历史照片就能轻松登上热门搜索第一名。

     赵林在那哭得稀里哗啦谁也劝不住,一会就把陈南雁给哭得心软了下来“不要哭了,我不会骗你的,我保证。”

     女人要是都像她这样健忘就好了,离婚率一定会低得让人不敢相信。

     “他才多大?雁子,他在你前面还谈过一次恋爱?”孔淑贤都看呆住了,凭什么说女人都是骗子啊,女人招你惹你了?

     陈南雁费力地把赵林从地上扶到椅子上,犯愁道“他以前在厂里扛大包呢,厂里人都比他大一圈,不太可能吧。”

     “他不是大学生么,怎么还扛上大包了呢?”孔淑贤诧异道。文竹可能不太清楚扛大包是什么意思,孔淑贤还是明白的,这活儿又累又脏,就算是有厂子里的正式工身份,碰到这个工种的话,想找媳妇也是困难。

     陈南雁一个人有点扛不住直往地上爬的赵林,一会儿就累得一脑门子汗“他得照顾家里的病人吃药,高中都没怎么上,一直在打工赚钱,高考前俩月才回的学校。”

     “天啊。”文竹这才捂着嘴惊叹一声。旁边的孔淑贤也听得直掏耳朵,这事说给谁听也不敢轻易就相信。

     在后厨的魏丽丽听到这边没了动静,带着几个小徒弟来收摊,路上一把拧住偷墙角的皮特“去把车打着,叫小涛过来送人回家。”

     “小声点儿,正看好戏呢。”皮特一只手捂住自己耳朵,一只手就要捂她的嘴。

     “还看,你还看!”魏丽丽扯开他的手,照着他头上就凿了几个包出来“我说的话你都没听进去是吧,他喝成这样指不定会说什么胡话呢,你不去拦着还在这看热闹,等着被收拾呢是吧?”

     皮特被凿得直哎哟,只能跳起来按她说的去办,头上挨两下没事,只可惜以后很难再见到这样的场面了。

     有了魏丽丽来搅场,文竹也不好再问什么,等到地上的醉鬼都被送走了,只能遗憾地看着陈南雁扶着赵林回屋。

     知己知彼方能百点不殆,她对赵林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要想拿下赵林今天本来是个好机会,至少也能多掏出来点情报。可惜这一晚上实在是太闹腾了,连个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

     赵林一进屋就栽在床上睡了过去,刚开始的梦做的那叫一个香艳。两个女主角他都比较熟,虽然一个清晰一个模糊,不过文竹和陈南雁的脸同时出现就有点让人受到惊吓了。

     可怜了陈南雁在边上给他擦汗捂被子,刚想要睡觉,赵林就坐了起来开始唱歌“依稀往梦似曾见,心内波澜现。抛开世事断仇怨,相伴到天边。逐草四方沙漠苍茫,冷风吹天苍苍。哪惧雪霜扑面,藤树相连。射雕引弓塞外奔驰,猛风沙野茫茫。笑傲此生无厌倦,藤树两缠绵。天苍苍野茫茫,应知爱意似是流水。万般变幻,斩不断理还乱,身经百劫也在心间,恩义两难断。恩义两难断,恩义两难断,恩义两难断……”

     一首歌唱八百遍,一直唱到后半夜,把边上巷子里的野猫都勾得直**。赵林一直唱到脑子里一个女人也没有了才重新躺下,脑子刚有一点点清醒,立刻就是伸手一抱把陈南雁拉进了被窝。

     刷过一次的副本,有些坑也未必就能完美闪避。但只要你专心于自己的目标,不坑不抢不多占,就还是个好玩家。

     第二天一早,赵林照例感叹了一下年轻的身体真好,喝那么多酒一点事都没有,宿醉什么的洗把脸就都赶跑了。

     “你鬼鬼祟祟地看什么,我脸上长花了?”赵林看着皮特就来气,这家伙一晚上不露面,还指着他帮忙挡酒呢。

     皮特放下手上的早餐,围着赵林转了两圈才问道“昨天晚上没事?”

     “你还有脸问。”赵林拿着毛巾就抽了上去“还指望你挡酒呢,你跑哪浪去了。”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不是你教的嘛,我还得送这些个人回家呢。”皮特一边躲一边辩解道。

     赵林道“那么多房住不下啊,还用你送。钥匙拿出来,你被开除了。”

     “别啊,我这不刚上任嘛。”皮特捂着口袋就跑。

     “你回来!”赵林拿起一个豆沙包咬了一口,放弃了追他,坐下吃着喊道。

     皮特跑到安全距离道“放心,看在这把车钥匙的份上,昨天的事我谁都不说行了吧。”

     “昨天能有什么事,不就是喝酒吗?”赵林对自己的嘴巴很自信,不可能让皮特抓着什么把柄的。

     “他们都被灌倒了,一个不剩,简直是太厉害了。”皮特嘿嘿一笑道。

     赵林也跟着呵呵一笑道“这还用你说,只要我放开了喝,谁也不是个儿!”

     “我说文竹太厉害了,喝一壶凉白开愣是没人发现,你那时候都喝哭了,躺地上哼哼呢。”皮特又是嘿嘿一笑,打出了个会心一击。

     赵林脸立马黑了“不可能,我怎么不记得?”

     “你好像还说永远不结婚,要做单身贵族什么的。”皮特小心地探头看了看一直没出现的陈南雁,放低了声音说道。

     喝哭了都不记得,这话没准还真说过。赵林心虚地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道“别瞎说,我可是有老婆的人。”

     “你还说女人都是骗子,再也不上女人的当了。啧啧,再也,这词一细琢磨还真有意思。”皮特继续放着冷箭。

     赵林是吃不下去了,这种东西就像大坝上的水闸,开一条小缝那就是灾难。怪不得这次和陈南雁折腾完了她的反应有些不对劲,没拿把剪刀给自己做手术算是不错了。

     “我还说什么没有?”赵林阴着脸问道。

     皮特摇摇头道“以我的经验,看你身上没伤没痛的,应该也就说了这么多,不会有别的了。”

     “是吗?你很有经验?”赵林随口问道。

     皮特赶紧摆手道“没你有经验,你千万别听我的。雁子是大学生,说不定是人家肚量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