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我就知道
    把陈南雁那份早餐端进屋,赵林看到陈南雁正在那对着镜子修留海儿。手上的大剪刀咔咔响,让赵林听得直犯怵。

     “快来吃饭吧,要不一会就凉了。”赵林把早餐放到另一个桌子上,眼睛盯着那把剪刀说道。

     陈南雁毫无表情,也没回应,只是把剪刀舞得咔咔响。

     “我向主席他老人家保证,以后再不喝那么多酒了。”赵林主动表忠心道。

     陈南雁一回头,冷笑着说道“喝点酒有什么啊,下次多喝点,我还想多听听你的真心话呢。”

     “我这两天小说看多了,都怪小涛不好,看的都是什么破书。”赵林开始把脏水往外波。

     “是吗?什么书说出来我听听,能让你受这么大的伤,作者文笔一定很好吧。”陈南雁明显不信道。

     “六个梦系列,要不要我去小涛那里给你找一找?”赵林张口就来,琼女士的书最适合现在这种情况了,相信陈南雁找来一看就能明白了。

     等她看完,说不定说的梦话比自己的酒后真言还要夸张。

     陈南雁哼了一声道“不学好。”

     赵林看气氛缓和了下来,过去把她拉了过来“先吃饭,我特意让皮特去南边学的手艺,你不爱吃甜的嘛,都是你喜欢吃的。”

     “为什么说女人都是骗子?”陈南雁在吃饭前又问了一句。她一吃饭就停不下来,非得把东西都吃完才会想其他事情,现在不问清楚,一会吃完说不定就忘了。

     赵林殷勤地掰开一个豆沙包递了过去“这可不是我说的,钱老说的女人原是天生的政治动物。虚虚实实,以退为进,这些政治手腕,女人生下来全有。和这些书一印证,还真吓了我一大跳。”

     看到陈南雁开始往嘴里塞东西,赵林放下心来接着说道“我以后再也不看这些书了,都把我教坏了。”

     “你是不是该回学校了,你平时都不上课的吗?哪来这么多时间看这些情情爱爱的书?”陈南雁嘴里塞着东西,不满道。

     不搞冷战就好办,赵林就喜欢她吃着东西说话的样子“我这不是想着现在的杂志都是偏向男人胃口的嘛,所以就打算办一本专门给女人看的杂志出来,先看看女作家的书找找感觉。没想到这些小说毒性这么大,连我都抗不住。”

     “那你的专业课怎么办,不怕不及格吗?”陈南雁嘴里鼓鼓囊囊地也不怕喷出来,边吃边说道。

     赵林一甩头发,挑了下眉毛道“哥哥我天赋异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课本都是自己编写的,怎么可能不及格。”

     “几点了,我不会迟到吧?”陈南雁说着又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就没见过她胃口不好的时候,食物好坏都一样吃得这么快。皮特好不容易学来的那点手艺算是都糟蹋了。

     赵林看了看时间道“放心,有我送你不会迟到的。”

     好不容易把这事给糊弄过去,赵林送完陈南雁也不再回家受煎熬了,反正有孔淑贤帮忙,不怕买不到票。她们跟车站派出所一个系统的,手里的黄牛票多的是。

     跑到黄成家里,按惯例先去六子那搬东西“你师傅呢?”

     “在家睡觉呢,他昨天喝大了。”六子主动把东西都扛自己肩上,让赵林空着手跟在后面。他上次被赵林吓着了,到现在看到赵林那辆车还有些想吐。

     赵林走一半停了下来道“我不过去了,你把他叫出来算了。要是老太太知道是我灌的酒非跟我急眼不可。”

     “没事,他常喝多。”六子习以为常道。

     赵林坚持不进门,就站在胡同口在那抽烟。黄成干的这个活儿就离不了酒,他比赵林大十几岁,要是一直这么喝下去非得猝死不可。

     最近良心见涨,赵林现在有点不忍心再去听老太太夸他了。虽然黄成跟赵林混了之后,家里生活变好很多,但是一母一子聚少离多也是事实。黄成比赵林大了十几岁,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够难受的。

     “你真不是人啊。酒不好好喝也就算了,大早晨的还在这折腾人。”黄成从家门口就开始骂娘,他还记得自己被文竹撂倒的事儿呢。喝了这么多次酒,还是第一次被个女人放倒,这脸算是丢大发了。

     赵林呵呵一笑道“拿白酒和白开水碰,你还真是人才。”

     这比被女人放倒还要凄惨,连白开水和酒都分不清,以后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能喝?

     就连六子看黄成的眼神都不对了,他才偷着喝了两回酒就知道不能让对方拿白水骗,这个跟头栽的也太大了点儿。

     “看你的店去,大人说话小孩别瞎听。”黄成挥挥手把六子赶一边去。人倒架不倒,在徒弟面前不能没了身份。

     “走吧。”赵林掐了烟上车道。

     黄成还在攒集词汇好来个漂亮的反击,一头雾水道“这大早晨的去哪儿啊?”

     “不是让你找人接手酒厂和烟厂么,我去见见人。”赵林道。

     “你昨天才说的好不好!”黄成想挠死他,这不难为人嘛。

     赵林打着火道“是你说的今天办好,现在不是今天么?”

     “你杀了我吧。”黄成拉开车门怒视赵林道。

     “把事给我办完再死。”赵林伸手扯着他的领子把他拽了进来。

     黄成宿醉还没醒,穿着拖鞋头发毛糟糟地就被赵林拉上了车。小车在破路上这么一晃,黄成的肚子立马就有了反应,把头从窗户上伸了出去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小心吐我车上。”赵林一打方向盘,那滩呕吐物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飞向了另一边,一点儿也没沾到车门上。

     黄成吐完,蜡黄着脸指指赵林道“别折腾我了,不就是把你的大美人带回来了么,至于这么折腾我吗?”

     “是你心怀不轨才对吧,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是我的了?”赵林道。

     黄成邪火直冒,吼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可放胆去追了啊,你可别心疼。”

     “不行。”赵林直接给否了。好不容易用了这么长时间的手下,可不能就这么被人给毁了。

     黄成乐了,瘫坐在那里还笑呢“我就知道。”

     红颜祸水真是一点不假,这要是让文竹在这里再呆得时间长一点,非得搅得鸡犬不宁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