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八章混饭吃
    在体育交流协会,各地拳种的资料还算齐备,包括招式、所在地以及真传弟子名单都有。而怀火留给赵林的那一批书,在功法上更全面一些,但是论资料的完备性,那就拍马也赶不上了。

     国家力量的强大可见一斑。

     但是在旅程的开始,怀火并没有带着他们四下里找茬,而是把这次外出变成了一趟美食之旅。

     在县里的招待所住下,怀火专门去厨房要了一样美食回来。

     “你逗我的吧,坐几十个小时火车就为了这个?”赵林看着碗里的面糊糊有点吃不下。看着大概能猜出来它是什么东西做的,但是卖相实在太难看,一点也引不起食欲。

     怀火却一下子叫了两碗,拿筷子直往嘴里扒拉,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多少年没吃过这个了,你们也尝尝,天底下再没有比这个好的了。”

     连点油星都没有,也不知道他怎么吃出好吃这个词来的。

     四二六和四三八两人倒是不挑食,跟着怀火一起把这东西往胃里面倒,就跟味蕾都死光了一样。

     赵林放下筷子拿了块烤红薯,他有点后悔带队来办这事儿了。

     这还是在县城里,要是下到乡里村里,指不定还要饿多少次肚子呢。赵林老家虽然不富裕,但是温饱问题还是能够解决的。

     这鬼地方的县城一共就两条街,连一家像样的饭馆都没有,就这几碗面疙瘩还是招待所的厨子在领导的吩咐下给做的。

     幸亏没用王冲的那破介绍信,不然连吃饭都吃不上。

     “这是什么地方,有高人么?”吃完饭,赵林问道。

     怀火把两碗面疙瘩吃完,满意地摸着滚圆的肚子道“就算有,几十年过去也老的不成样子了,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先睡一觉,明天再说吧。”

     赵林啃完红薯从包里拿了两盒烟溜达着来到招待所的办公室,一个招待所硬安了一个科室主任和三个科员,也不知道干什么用。干活的一线员工除了一个厨子之外还有两个整理房间的,也幸亏这边没什么人来,不然得把人累死。

     “赵编辑,请进请进。”办公室里一个值班的小科员见到赵林过来,热情地招呼道。

     赵林进了屋把一包烟丢给他,然后拆开手里那一包递给他一根道“还是值夜班,很辛苦吧。”

     “不辛苦,都是为人民服务嘛。”小科员接过烟不露痕迹地把那包完整地烟扫进身体前面的桌兜里。

     好像是天赋一样,不论地们高低,只要进了政府部门的都会这一手。赵林给他点上火,拉把椅子坐下跟他唠了起来。

     随便讲了一些武功方面的事情,小科员就被赵林给唬住了。等到赵林说出协助总局举办武林大会这个消息的时候,小科员激动的脸色通红,拍着桌子说一定要去参加这次盛会。

     也不知道他的工资够不够路费的。

     “低调,低调。举办时间还没有定,领导还在开会研究。我看咱们这么聊得来才给你说的,千万要保密啊。”赵林道。

     小科员脸上现出我懂的神色“领导永远在开会,干活的都是咱们。你这趟下来是?”

     “先考察一下各地的情况,汇总一下资料,回去还要交给领导做参考。”赵林编瞎话从来都不打草稿,暗示自己来是带着政治任务的。

     “那你可比我辛苦,从京城到这边要坐两天火车吧?”小科员道。

     赵林叹了口气道“哎,我也没有办法,这才是第一个地方,后面要去的地方还多着呢。”

     “我们这里好像没听说有练武功的人,为什么把这里做第一站,是不是搞错了?”小科员不解道。

     “这事儿不能说,不然会犯错误的。”说完赵林左右看了看,其实他也不知道怀火是怎么打算的,不过还是故作神秘地往下道“除非我喝多了说酒话。”

     小科员低头看了看那包烟,又确实想知道这个秘密,就点了点头对赵林道“你等我一下,我去仓库取点好东西来,咱们边喝边说。”

     为了弄点吃的容易么。

     赵林在他出门之后,自己给自己泡了杯茶。连泡茶这种活儿都懒得干,却能随便从仓库里拿东西,这家伙不用想就知道是裙带关系进来的。

     好好哄哄他,说不定还有其他惊喜。

     看了一下他的工作牌,王学周。赵林来的时候忙着和科长说话,还不知道他名字呢。

     “酱牛肉,这可是招待贵客才拿出来的。”王学周怀里揣着一包东西回来,兴奋地跟赵林表功道“赵编辑来了,咱们怎么着也得好好喝一杯。”

     花生米、二锅头一起摆上,有滋有味儿地碰了两杯,俩人马上就从编辑同志变成了兄弟。

     “王哥,你们这怎么排的班,怎么能让你值夜班呢,其他人都哪儿去了?”赵林先为他打抱不平道。

     王学周滋了一口酒道“别提了,倒不是谁让我值夜班,面是我家这两天不太平,来这边躲躲清静。”

     “什么事说出来给弟弟我听听,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的。”赵林假仗义道。天下事,唯家事难断,这话也就说来听听,谁当真谁是傻子。

     王学周把酒满上,和赵林又走了一个才说道“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岳父最近升官了,把我爸气的天天在家摔酒瓶子,然后我妈就搬我家去住,一来跟我媳妇掐上了,把我愁的哟。”

     “升官是好事,你爸怎么会生气呢?”赵林有点理不清楚这出戏的脉络来。

     王学周嘿了一声道“他俩原先都是副的。”

     这么说就明白了,只是他爹这心胸不怎么样啊。赵林同情地给他把烟点上,举杯道“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喝!”

     转眼大半瓶酒下肚,赵林自己没喝多少,都灌到王学周嘴里了。不过牛肉吃着不错,刚才拿红薯哄饱的肚皮算是都填满了。

     吃饱喝足,赵林拍着他的肩膀道“实在躲不开你就到京城找我去,咱们爬长城上喝一顿,保证让你什么都看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