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5章生病
    京大旁边的小胡同有很多神奇的东西存在,尤其一些学校不承认的社团都会在这里租间房子当总部。

     欧阳磊上次过来组建桥牌俱乐部的时候,虽然手里有不少钱,但还是按照传统把总部设在了这里。

     赵林给理查德喂了两斤羊肉之后就让他回香江做事去了,不然身边老是有个洋鬼子,麻烦事就太多了。

     既然理查德要当开路先锋,那后续也得跟上,不能只是简单的打一波就走,怎么也得推座塔下来才行。

     欧阳磊也休息的够了,该给他再找些活儿来干了。

     “你怎么来了,快快一起玩两把。”欧阳磊这个会长当的还真尽心,在这边缩了那么久还没有走,天天打桥牌也不嫌腻得慌。

     当年他跟胡同里流着鼻涕的小朋友都能玩,现在天天都有各地来的高手陪伴,当然更是劲头十足了。

     整个俱乐部的花销都是从他这里走的。入会不但不用交会费,只要参加他组织的比赛,所有人都包路费和食宿,赢了还有奖金拿,这种事也就欧阳磊能干的出来。

     赵林床底下的钱都长毛了,但是论花钱的逍遥程度,还是远远比不上他的。

     至少只付出不求回报的事情,赵林还干不出来。

     “有正事做了,玩完这一把去找我。”赵林看他玩的这么乐呵,也不忍心打断他,随便交待了一句转身就走。

     他可没有受虐的倾向,一会再被拉到牌桌上就不好了。

     回到家里本来想休息一下,结果进门就看到怀火吸着鼻涕在躺椅上,晒着太阳直咳嗽。这么长时间也没见过他生病,哪想到他这病来的这么突然,上午还好好的,下午就咳成了鬼。

     “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赵林很是关心的离他十米远,这才开口问道。

     又流鼻涕又咳嗽,一看就是流感病毒造的孽,离的近了肯定会被传染。

     怀火拼命咳了两下,然后啪一口浓痰吐在地上,指着赵林道“你个逆徒离我这么远干什么?还不过来给我捶捶背。”

     赵林再往后退两步,彻底离开那口痰的势力范围,然后才说道“去医院吧,让那里的护士妹妹帮你捶多好,我这沙包一样大的拳头怕把你给捶坏了。”

     “逆徒!”怀火咳的说不出话来,拿手指着赵林骂道。

     赵林绕到屋里,上次去医院做护齿的时候顺来的口罩还有几个,这玩意儿药店都没得卖,不提前备着,想用的时候找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走吧。”把怀火搀起来,赵林才发现这老头儿居然这么轻,拎在手里轻飘飘的像个塑料袋一样。

     “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呢,怎么瘦成这样?”

     怀火咳的老脸通红,憋了半天才黯然说道“老了。”

     这伤感来的比感冒还突然,赵林还清楚的记得就是这个老家伙,出国前还信誓旦旦的要找十六房姨太太回来呢。

     这才没过两年,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把他扔到车上,赵林弹射起步就朝医院开去。到了他这个年纪,生次病就伤次元气,想补都补不过来,还是早看早好。

     怀火一边咳一边喘,好不容易才说出几个字来“我不去医院!”

     “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小孩子脾气,这可由不得你。”赵林头也不回地说道。

     “把我媳妇叫回来,抓副药煎一下就好了。医院都是消毒水味儿,我受不了那个。”怀火在后座上半躺着,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个时候才看出来,他也只是个普通的六十多岁老头儿。

     赵林怀疑道“行吗?到医院打一针好的更快。”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西医都是和魔鬼做交易的,好那么快身体更受不了,还是让我慢慢养着吧。”怀火坚持道。

     赵林倒是忘了他是个比自己还顽固的中华文明支持者,对西方的东西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这种虚幻的骄傲,和赵林经历了新世纪才养出来的自豪感有所不同。他从不放过任何贬低西方文明的机会,颇有些自卑后的自傲那种感觉。

     中华文明被蹂躏的太久,怀火生在那个时代,长在变革当中,对西方的那种抵触情绪就算十个赵林绑起来也比不过他。

     之前从国外吸收柔术的招式,那也是看在武林同宗的面子上才勉强接受的,后来被赵林打击了一下,他不但没有生太久的气,反而心里舒坦了许多。

     只是感叹了一下自己不再年轻,然后心气一泄,身体就有些抗不住。其他人没有看出来,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以后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活蹦乱跳的了。

     这次感冒更是让他身心交瘁,直想把自己关到屋里,以后再也不操心任何事情了。

     赵林不知道他的心思活动,不过还是尊重他的意见“那我先把你放同人堂那里,然后去接张阿姨回来,也省得来回跑着抓药了,你看怎么样?”

     “行吧。”怀火闭目休息,努力不让自己再咳出来。

     只是咳嗽这东西,从来不以个人意志为转变,这一路上只听他在那儿咳咳咳了一路,让赵林心里怪不好受的。

     前一段时间,这老头儿不但要飞来飞去的带队展示中华武术,还要泡在王冲那边研究国外的训练方法,忙的跟孙子似的。

     别说他一上了年纪的老头儿,就是换赵林上也得累够呛。

     到了同人堂,赵林拍了一叠钱在那儿要了个贵宾室,然后开车就往山上跑。这事还不知道该怎么和张萍说呢,两人都这么大年纪了,经不起太多的折腾。

     中药虽好,但是赵林还是心里没底。因为在科学的光环下,西医的光芒把世界各地的医学都给盖住了,哪怕是千古流传的中医也干不过它。

     医学这行最不容易出骗子,因为疗效在那儿放着呢。什么大力丸、包治百病水儿吃一次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保护了中华文明数千年的东西,到了近代却被黑的那么惨。稍微出一点点问题就会被放大无数倍,弄的人心惶惶,想信都不敢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