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1章喜糖
    信纸上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话,只是她把赵林给她写的那些歌中的其中几首抄了一遍,然后在后面附了一些自己唱这首歌的体会。

     其他的就是一些日常问候,当然也少不了让他再帮着写歌的请求。

     除去照片和文竹弄在上面的唇印,这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赵林写的这首歌词直接就让陈南雁炸了,连后半部分都差一点儿没能看完。

     “I CAN BE TOUGH,I CAN BE STRONG.BUT WITH YOU,IT’S NOT LIKE THAT AI ALL……”

     估计文竹早就把信给拆开来看过了,不然也不能这么自信的来和赵林谈条件。结果还没把核弹头拿出来,赵林就先把她给刺激到了,所以不管赵林答没答应她的条件,这个锅他是背定了。

     陈南雁看完信,艰难地抬起头勉强说道“原来是歌词,写的挺好。”

     “是啊,我也没想到他还有这等才华。”文竹感概道。

     这一句倒没有掺杂什么水分,能一手推出一个受到所有西方世界欢迎的女歌手,赵林这随手而做的小事,也太瞩目了一些。

     如果被那些凯西的歌迷知道了,非得把他从京城挖出来送到医学研究机构,解剖来看看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赵林给她写了十七首歌,都附了简谱,加一起也就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前面十首是送她走的礼物,后面七首都是后来闲得无聊给她寄过去的。

     还好聂光华比较鸡贼。他这个经纪人当的挺称职,怕凯西和赵林联系会坏了前途,所以把他俩的信件给截断了,要歌的信也都是他发给赵林的。

     还好赵林对凯西没什么想法,不然知道真相之后非得吐了不可。

     直到凯西在慈善晚宴上见到文竹,才算是第一次听到赵林的消息,也就没再让聂光华动手,直接把信给了文竹让她捎过来。

     要不是行程排的太满,当时她就想和文竹一起回到京城来,看看这个让他充满了好奇的男人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凯西在这边上过学知道这里的日子有多难过,本来还想让文竹帮忙给赵林带些稿费回来,没想到却被文竹给拒绝了。

     两人一聊天才知道,原来赵林比她满世界脚不沾地的忙活赚的还要多。这让凯西对赵林的兴趣更大了,逼着聂光华给她改行程,只是不知道聂光华使了什么手段,最后还是没有和文竹一起回来。

     说到才华,陈南雁又想起来赵林给他作的那些诗句来,赵林吟诗的时候每次都能让她热血沸腾,想必凯西看到这些歌词也是同样的感觉吧。

     这么一想,怒火就更旺了,要不是文竹在这儿,她恨不能现在就去找赵林算帐。

     文竹终于完成胜利大逃亡,从陈南雁的对立面站到了她的同位面一张张的翻着这些照片对她说道“这些照片拍的真好,要不咱们也去拍几张来怎么样?”

     陈南雁看到这些照片就头痛,哼了一声道“拍来干什么,露成这样也不怕被人家笑话。”

     她和凯西的友谊小船算是彻底被怼翻,船底上还有一个大洞,想扶都扶不起来了。

     想想那时候的场景,好像凯西对赵林真的有那么一点儿意思,可惜她自己对这些问题不太在意,终日沉迷在数字的海洋里,都没有多花过一点儿心思在这上面。

     她和纺织厂的大妈们一起工作过好几年的时间,见多了泼妇骂街,当时还不以为意,觉得她们太小题大作。

     两个人互相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不在一起,何必弄的大家都难堪呢。

     就算是刚开始和赵林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没有把爱情看得比科学更重要。因为赵林再浪漫也营造不出如同小说里的那种感觉,而科学的逻辑却是完美无缺的。

     以爱情的不完美来和科学的完美来比较,还是科学更胜一筹,更何况科学还占着爱国主义情怀在里面,这让它的份量比个人得失更加重要。

     但是经历过一次分离这后,她才发现真实的自己,从那种对科学和信仰的狂热中清醒了过来,重新体验了一把爱情的美好。

     以及美好的背面。

     文竹用手把唇印擦花,然后全部放到陈南雁手里问道“这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这些又不是给我的。”陈南雁把信纸重新叠好想放回到信封里去,不过信封已经被撕破了,放回去的意义也不大。干脆把它给压到那些照片里面,好伪装成自己没有看过的样子。

     “看看他有什么反应也好,说不定这只是凯西的一个玩笑。”文竹重审了一遍这个观点,坚定的把自己放到了一个无辜的位置上面。

     两个人同仇敌忾地谴责了一番历史上那些著名的花心人物,谁也没提赵林的这茬事,要不是文竹的国学功底不错,还真有点儿理解不了文竹的意思。

     借古讽今,有学问的人吃起醋来也这么委婉,可把文竹这个捧哏的累够呛。

     陈世美这个被误解的好男人也就算了,什么李渔、袁枚的如果陈南雁不把他们的代表作说出来,文竹都想不起来是谁。

     文竹对这两位干过的事情还不太了解,要是让赵林知道自己被比作袁枚非得气炸了不可。

     刚接到王冲和孔淑贤两口子的赵林,不知道自己屋里的那两个女人在谈论什么事情,还有心情和王冲开玩笑“你们这办事也太快了点儿,就不知道矜持一点儿,那么着急办事啊?”

     王冲和孔淑贤倒是绝配,两口子都不是扭捏之人,同声说道“就是这么急,你管我呢。”

     然后两人相视大笑,热恋的腐臭从车厢里一直弥漫到整条大街上,也不怕薰着别人。

     “我的喜糖呢,不能我不给你们红包就连块糖都吃不上吧?”赵林不满道。

     “你还说我呢,你俩的喜糖什么时候发啊?”孔淑贤反问道。

     赵林想起来扔在书房的结婚证,也得意的撒了一波狗粮“过年的时候领的证。一会儿就给你们发糖,正好这次就当是我们俩的婚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