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6章中医
    科学为什么被奉上神坛,就是有数据支持,从数据上举几个例子来看看中西医应该能说明一些情况。

     九八年米国因药源性反应住院抢救者有二百一十六万人,死亡了十万六千人。九七年在国内二百一十万人因西药药物反应住院,死亡十九万人。

     死亡人数是十余种传染病死亡人数总和的十二倍。

     而自建国以来四十余年加一起,因中药毒副反应的报道仅仅五千例,大部分还都是因为药材被认错,比方说把商陆当人参等等。

     所以说西药的严格质量标准也不见得可靠,他们所谓的科学也不见得就像他们宣传的那么的科学。

     张萍在乡下当老师的时候,像古代先贤一样由文而医,扒着古医书四处拜访从事中医的前辈,在那个缺乏西药的年代,为周围的村民解决了不知道多少痛苦。

     不过到了同人堂之后,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了回学生。这里的大师傅都是有正经传承的,水平比她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赵林看着怀火身上扎的银针就想笑,不过施针的大夫表情很严肃,让他生生把笑又给咽了回去。

     抓了药回家,张萍去熬药,赵林陪着怀火在那儿说话“你不是有好些古方么,怎么不自己弄点儿药吃?”

     怀火被银针刺激的缓和了好多,歪在床上也不咳嗽那么厉害了“医者不自医,你懂个屁。”

     这老家伙心情不太好,跟他没什么好聊的。

     等到张萍把药熬好,让赵林也喝了半碗说是防止传染。赵林想了一下还是捏着鼻子灌了下去,再苦也认了,总比咳嗽个半死要强吧。

     至于疗效如何,赵林还是很期待的。

     就在国人习惯了抗生素治病的时候,岛国却把中医给捡了起来,还把各种中药制剂卖遍了全世界。

     普通感冒之类的病,在岛国都找不到医生给你开抗生素,往往都是拿一包葛根汤给你喝一喝就好了。

     因为这些古方都被岛国人给抢注了专利,所以国际中药买卖其实和大陆这边没什么关系。

     像针灸这种被国内当成巫术的东西,在米国四十四个州都有正规执照。而他们那里的针灸学院毕业的学生还能拿到学士和硕士学位证书。在他们那里每年有一百万以上的患者接受针灸治疗。

     欧洲人百分六十都是用传统药品治病,而且欧洲不过七亿多人,却占全世界草药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四十四还要多。

     在这里从事中医药的人员有十万多,在职的占了百分之六十,中医药诊疗机构有一万多所,从事中医教学的机构三百多所,每年向世界各国输送五千多名中医药人员。

     这些数字和对中医的重视与国内形成的反差让人震惊。

     而且本来只是平民医疗的中医,在他们那里都变成了贵族专享,中医治病比西医要贵十倍不止。

     赵林在国外的时候,治病为了省钱也都是随便灌两口抗生素了事。

     现在有了条件,还是在发祥地。趁这个机会,怎么也得试试看,如果效果好的话,以后坚决再也不用抗生素祸害自己了。

     忙活完怀火这档子事,欧阳磊终于打完牌过来了“你说我把奖金再提高一点儿,以后玩儿这个人会不会变的更多?”

     赵林正拿热水洗手洗脸烫毛巾,他对生病这种事看的比较重,生怕自己也被传染上了“这个问题不是说过了吗,不能再提高奖金了,不然非得被查封了不可。”

     这玩意儿被当成竞技运动还要好长一段时间,欧阳磊现在搞的就够哄动了,再往上加码还不一定会是什么结果呢。

     现在这个敏感期,在国内的时候还是都低调一些比较安全。

     欧阳磊轻车熟路的给自己泡了一杯茶,赵林也没有提醒他那壶水是他烫毛巾用的,根本没烧开。

     “什么事?哪儿又要出问题了?”欧阳磊嘬着茶叶水问道。

     赵林把手里的活儿干完,举着被烫得红成一片的双手进屋坐下“南美那块够的着不?”

     欧阳磊道“资本不分国界,哪儿都够得着。你有什么任务尽管布置。”

     “那边有个国家的外资要撤,马上他们的经济就要崩,但是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你调点儿资金过去看看情况,要是能摸到他们的脉门那就干他一票。”赵林道。

     终于两只手不那么疼了,他拿出一个暖瓶把欧阳磊泡的茶倒掉,然后给自己重新泡了一杯。

     这小子最近玩疯了,就怕他的手会变生,以钱生钱这种游戏,赚的永远比不上亏的快。赵林对一些事情只是有点儿基本印象,不能保证把每个节点都记得那么清楚。

     万一这小子失了手,那么前面的努力就全得打了水漂儿。放在他那里的资金虽然不太多,但是这种损失也是很让人心疼的。

     “没问题,你就瞧好吧。”欧阳磊喝的很欢快,一点儿也不知道坏心眼的赵林正在算他什么时候会拉肚子。

     赵林看着他把一杯没烧开的水喝光,这才乐呵呵地倒了一杯能喝的茶给他“那边本来是个抄底的好机会,但是我手里没人往那里派,要不你去试试管两天实业?”

     欧阳磊把头摇的比风扇还快“免了,我操不起那心。还是打一枪就跑更适合我。”

     这就没办法了,赵林再一次感觉到夹带浅带来的困扰。

     先把对方的经济打垮,然后收割实业股权以期长久营利,资本收割从来都是两相结合的,像赵林这样东打一枪西放一炮的,虽然能赚不少钱,但是没有实体做后盾的话,什么时候也做不成大鳄。

     因为一旦被人盯上只要失败一次就没办法翻身了。

     “那你赶紧去办吧,那边搞完回来去岛国和理查德汇合。”赵林无奈道。

     欧阳磊咦了一声“岛国也会出问题?”

     他不像赵林只凭记忆过活,在资本市场上岛国的力量有多大,他再清楚不过了。现在赵林居然让他先捞一票再去岛国,那就说明这个地方的机会比南美那边还要大。

     以他对岛国的了解,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