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9章硬气
    拐了一波学生到山上支教,赵林心情很是不错。和赚钱比起来,果然还是花钱更能令人心情愉快。

     到家的时候,看到门口停的汽车,赵林的心情就更好了。

     “开了几辆回来?”见到正在屋里和怀火喝茶的黄成,赵林直接开口问道。这肯定是吉普车换回来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果然黄成回答道“十九辆,年前最后一炮生意所以多买了一些。”

     “王冲怎么说?他能不能要完?”赵林问道。

     “他朋友来开走了十二辆,我正想问你剩下的怎么办?”黄成甩了甩手里面的钥匙,一大把在那里哗哗作响。

     赵林道“当礼品,谁买了咱们的设备就送辆车。亲自给他们送到家里去,顺便看看他们都缺什么设备,需要什么帮助。咱们也不能全靠别人来销售,还是要有自己的销售网络才行。”

     “行,这活儿就交给一些立功的兄弟。常年在外面呆着,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的,这次回来就有好几个想要辞职不干了。这下子就好了,给他们安排个国内的工作也不枉他他辛苦这么久。”黄成很高兴的说道。

     赵林点点头,之前的计划太仓促好多都没有做到位,现在弥补还来得急“把这个定下来,以后就当制度来执行,就当是海外工作的福利好了。”

     黄成对这个提议没有意见,他被赵林送到老大哥那边的时候还有些忐忑不安,他也不想常年在外面回不来,虽然家里有人照顾,可一直见不着面也是不行的。

     自己的老娘还是自己照顾比较好。

     “你也该娶个媳妇了,这段时间有没有看上国外的妹子?”赵林问道。和正事比起来,还是生活上的事情更合适叙旧,不然弄的像是报告会似的就没意思了。

     黄成摇摇头道“国外的女人一过了年纪就会变得很可怕,不适合结婚,我可不想老了以后和一个大水桶生活在一起。”

     说完看了看屋里没有其他人,把声音低下来道“偶尔尝尝鲜还不错。”

     “小心得病啊你。”赵林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恨的说道。这纯粹是已婚人士对单身狗的怨念,就像单身狗对有伴之人的怨念一样凶残。

     黄成得意道“我有套,不怕。”

     本来还想关心一下他,现在看来真是多余操这个心。黄成现在三十多岁,正是男人的黄金年龄还没有婚姻缠身,包里又不缺钱花,当然不愿意结婚。

     一个人玩起来多自在啊,要是想传宗接代,四十多岁一样有生育能力再过几年也不怕。只要对爱情没有执念,结婚就是一种束缚。

     赵林对他的心理再了解不过,当年他就是这样一晃就过了一辈子,因为不服老,所以越往后越不想结婚,最后孤零零的一个人老死在病床之上。

     那种孤独感,就是有再多旖旎的回忆也冲散不了。

     就让他再得瑟两年,等到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他就知道单身的可怕了。回家之后只有冷水冷饭冷被窝,只有酒精香烟能陪着过夜,那种凄惨可怕不是文字所能形容出来的。

     “尝尝咱们自己的烟。”黄成拆开一个箱子,抽出一条烟递给赵林道。

     包装很简单,除了两种文字的‘特供’这个词之外什么也没有。和赵林当时吩咐的没有什么两样,这个郑钢还真不错,执行力很强。才过去这么点儿时间,就把成品给做出来了。

     赵林点了一根儿,一股辣味直冲嗓子眼儿。他算是不挑剔的人了,不过过滤嘴的烟卷也能凑合着抽几根,但是这个东西的味道实在是受不了。

     “马蛋,这是人抽的吗?”赵林一口之后再也不敢抽第二口,扔地上就踩灭了。

     黄成笑的肚子疼,把拆开的烟扔回箱子里“你还别说,这烟在那边卖的就是好,买的人都说够劲儿。抽过之后再抽其他烟就没味道了。”

     赵林心有余悸道“不愧是北极熊,身体素质就是好,这么冲的烟也敢往嘴里塞。”

     “那些吉普车就是拿烟换的,这东西利润太大了,咱们要不要把厂子再扩大一些,现在的生产能力完全不够市场需要啊。”黄成把烟换成别外一种给赵林点了一根儿,然后说道。

     赵林道“当地政府怎么说?烟叶能供的上么?”

     “他们当然支持了,我给厂子留了一成的利润。大把的外汇往他们怀里送,能不支持么!”黄成乐呵呵地说道“回来的时候我路过那里,一说扩大生产的事情,他们差点没把我灌死,为了保证烟叶供应还拨了专款扶持农民,诚意满满啊。”

     “那就行。”赵林放下心来。这种国家专营的东西本来没想着能有什么规模,不过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只要不往国内销售和那些大牌子抢生意,阻力也没有想像中的大。

     黄成道“不过有烟业联合会的去找过郑钢,说他违规生产要他把外汇都交出来。”

     “郑钢怎么说?”赵林问道。

     “他也是够狠的。”黄成唏嘘道“当着那人的面,郑钢拎把锤子就要把厂子给砸了。说不让生产好办,把厂子砸了他就回家生娃去,想要外汇自己挣去,老子才不伺候。”

     “当时就把那人吓傻了。这个二愣子领着厂里的工人从大门开始砸起,院墙都掀了一半,一直砸到办公室,终于把时间拖到县里面的人过来劝架。”请到这里,黄成兴奋极了,就好像他也参与那场爆乱了一样。

     “那个破厂停工好几年了,里面的工人刚能吃上热乎饭就有人来砸锅,当然不愿意了。这边郑钢领着人要砸厂子,那边一群家属就跑到县政府门口哭去了。闹的一个县城的人都围了过来,把那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吓得都要尿裤子了。”黄成手舞足蹈的说着,恨不得拉着赵林一起去看现场直播。

     看来把郑钢这个家伙派到那里是正确的,不然换个人还真没这种狠劲儿。要是换个软一点儿的性子,一开始没把气势拿出来,那以后肯定就没法过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