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6章吃饭
    用车的话还得找王冲借,黄成弄来的吉普、皮卡他那儿都留了一辆,而且一号港也有几百公里远,最好让他把司机也给出了。

     到了吃饭的时候,王冲带着孔淑贤一起过来了。这小子果然是去接媳妇下班去了,还敢说自己没有心虚?

     赵林冲他乐了一下,然后拉着宁静到自己的屋子里,打开装东西的柜子道“化妆品你挑两套吧,那边太阳厉害的很,小心把你晒成黑炭回来。”

     “你有这么好心?”宁静嘴上怀疑,手上动作却不一点儿不慢,挑的还都是最贵的,真特么的识货。

     看她已经拿了东西,赵林也就不客气的说道“那边生活太艰苦,咱们得想办法多弄点儿物资过去,不然只拿配额的话,肯定过不好。”

     “你有什么主意就说吧,别拐弯抹角的。”宁静爽快的说道。

     赵林道“我已经说动彭科长开了个带酒的条子,到时候咱们的东西就顺着夹带进去。这个钱我出,条子你来改,怎么样?”

     宁静嘿了一声道“你可真会想,找我顶包是吧?”

     “怎么能这么说呢,东西也有你一份儿,就说要还是不要吧?”赵林摊手问道。

     宁静问道“都有什么东西,我还值当冒这个险?”

     赵林对这个一向都很大方“只要你能带上船运过去,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宁静道“我要带个弹簧床垫,进口的那种。还要电视、录相机、风扇、冰箱……”

     “打住打住,这些玩意儿我买得起,你带得过去么?”赵林想甩她一脸巴掌道“说点儿实际的行不行?你要真想要这些东西,过段时间我派艘船专门拉一趟就行。”

     “你口气可真大啊,还派艘船。”宁静哼了一声道“算了,就给我带点儿牛肉干就行了,其他的我也就说说,真到了那边都是平均分配的,要了也不可能让我自己用。”

     赵林把彭科长开的条子递给她,上面写的很简单,一点也不严谨只要在下面加行字就行。

     宁静无所谓的拿笔就在上面写了牛肉干、葡萄干等等一堆东西,要不是纸条够大,非得写到背面去不可。

     赵林看她写的差不多够了,自己也就想在吃食上面好过一些,也就不用再往上添什么了。

     “搞定,下面就要王冲帮忙往那边送了,你等着我把他叫过来。”赵林收起改过的纸条,反正这个锅有人背,字迹对不对的也就不管了,能不能成总得试一试才行。

     宁静把纸条夺过来道“跟他有什么好说的,这事儿交给我了。”

     这可真好,倒是省了赵林的事儿了。

     外面王冲和彭科长还挺能谈的来,那一会儿喝酒的时候就让他俩好好喝一喝,自己的胃还是要保养好。因为到了那边还不知道吃食什么样呢。

     “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宁静把王冲叫到一边,俩人开始说起悄悄话来。

     连采买和送到地方,一共两天时间,这活儿也不好干。要是赵林开口还指不定要费多大劲呢。

     不过宁静的话就管用多了,三句两句就让他接过了纸条,这事儿就算是成了。

     赵林看到他往自己兜里装纸条的动作,就凑了上去道“钱在车里有,需要多少自己取就是了。剩下的我也不要了,你让司机回来的时候给自己买点儿补品什么的。”

     王冲狠狠地瞪了赵林一眼,净给他找麻烦事,有俩糟钱儿不知道怎么花好了是吧?

     到了饭桌上,王冲给自己媳妇介绍了一下宁静,这娘们儿还算老实,热乎乎的叫着嫂子,把孔淑贤逗的还挺开心。

     十斤的小坛子放到桌上,王冲和皮特轮番上阵和彭科长拼起酒来。赵林乖乖地和怀火坐到一起,吃着老人餐看热闹,一点儿也没有参与的意思。

     宁静和孔淑贤也喝着酒谈论王冲小时候的事情,女人就是奇怪,谁也摸不清她们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她刚才还叫嚣着要王冲好看,现在见了面倒好的跟一个人儿似的。

     “你这一去什么时候回来?”怀火问道。

     赵林挑了根豆芽送嘴里嚼了嚼,这味道真不错。皮特的厨艺比开始的时候还要强不少,什么菜到了他的手里都能做出花儿来,真想把他也一块按到物资船上带过去。

     对老头倒了一点儿酒,赵林和他碰了一下道“我是被人算计过去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怀火咂了一口酒,他现在也不用大杯了,三钱的小酒盅都要分几回才喝完。

     这人有了好日子之后,才会关心自身的健康。天天过的朝不保夕的人,才会想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是何朝。

     “年轻的时候是该多转转,看你天天在家呆着,我都难受的慌。”怀火放下杯子说道。

     赵林道“外面有什么好转的,我巴不得跟你一样,没事就看看书,哄哄老婆,晒晒太阳,喝喝小酒儿。”

     怀火道“没点儿年轻人的样子。你到那边之后,帮我搜集一些那边的资料来,几大洲的锻炼方法我都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是非洲的还没有一点儿。”

     “你还想着这个呢?我以为你改修仙了呢。”赵林惊讶道。老头天天抱着道家心法在那儿看来看去,就差拿个炼丹炉出来炼仙丹玩了,没想到他脑子里装的居然还是这件事儿。

     “修什么仙,我就装装样子罢了。”怀火道“我这辈子也没其他本事了,这人不服老不行,趁我还能动弹总得留下点儿什么吧。”

     赵林道“出本防骗指南不也挺好么,人老不以筋骨为能,你何必在这上面花那么多心思呢?”

     怀火又咂了一口酒道“做防骗指南的话,现在有更好的人选。我还是干点儿自己喜欢的事儿比较好。”

     “你说老龚那家伙吧?”赵林说道“我正想问你呢,你把他送哪儿去了?”

     怀火一指前院儿道“关小黑屋里了,什么时候把书写完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够狠。”赵林佩服的给了他一个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