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7章灵魂诗人
    轻工业制造这一块蛋糕很大很甜,不咬一口说不过去,家电这一块就是最好的入口。

     所以赵林对丁海峰的期待值是很高的,虽然他的管理水平还差了点儿,但是相信他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肯定能很快的把这一块给提升上去。

     虽然有些可惜了他的科研能力,但是目前也没有其他办法。也许再过段时间,厂子里的一部分工人成长起来,能帮他挑一部分担子。

     把这哥俩哄走,再把杨玉明和杨光送到京城,赵林就再一次独占了这个院子。说起来他在这个院子里生活过的时间比杨玉明还要长,对这里的感情自然不必再说。

     而且隔壁就是工坊,没事的时候去那里转一圈,展现一下大师兄的威严也挺有意思。这里的工人都不算杨玉明的正式弟子,所以不管年长还是年少,见到赵林都得喊一声大师兄。

     技术方面给他们不了什么指导,但是赵林能给他们加餐,啤酒烤肉隔两天就来一次,把这帮人乐的都快忘了杨玉明是哪个了。

     等到了开学的时候,赵林也没有回去,只是打了个电话让杂志社派人过去帮他把名给报了。

     京城那地方物是人非,呆着除了心烦也没什么意思。这边社会风气更开放,上街逛逛还能瞧到不少美女的白胳膊,比京城有意思多了。

     理查德来汇报工作的时候,赵林正光着膀子和一个小学徒下象棋,这小子下棋不按套路来,把赵林急一脑门子汗都不舍得擦一擦。

     “果然是你!”一个声音在理查德背后响了起来。不用看人脸,只听声音就知道它的主人是位青葱少女。

     赵林棋盘上就剩下孤马单炮,对方还俩车呢,眼看就要玩完儿,看到有人过来伸手把棋子给划拉乱了“这盘不算,等会儿重新来。”

     “你耍赖!”小徒弟能不急么,这盘赢了他就有五顿烤肉了,隔段时间吃一次,够他爽一个月了。

     赵林道“谁耍赖,晚上大伙一起吃一顿,算你请客行了吧?”

     小徒弟也看到来的是个白皮,所以赶紧收拾了东西溜回了工坊去干活儿,同时不忘说了句“这还差不多,我去通知大伙,让他们下班了先别回家。”

     等小徒弟走了,赵林把来的两个人让进屋里,随便套了件汗衫在身上,无视理查德对他后面做翻译的妹子道“最近有没有看到什么好的新诗,说出来咱们一起探讨一下。”

     妹子看到赵林眼睛都红了,自己为什么来也给忘了,哽咽着说道“为什么不给我写信,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

     理查德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也不急着说正事了,起身去泡了壶茶来给三人一人倒了一杯,然后坐在旁边开始看戏。

     这边的管制比京城要松散的多,理查德到这边来也只给安排了个大学外语系的学生做翻译,还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帮助这些学生练习口语。

     哪像京城那地方,还专门给配了个政府官员,生怕出了什么差子。

     理查德虽然不需要什么翻译,但是入乡随俗不要也没有办法。还好这次给配的翻译长的挺漂亮,他还琢磨着要不要上手撩一撩呢。

     没想到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老板已经撩过了,虽然有些遗憾,但是能听一听他的八卦也挺不错的。

     这个翻译正巧是让赵林给她写信的楚渔,赵林回京城之后一次打包给她寄了一百多斤诗集,然后就再无音讯,她还以为赵林出了什么事呢。

     这次给理查德做翻译和导游,听说他是要找一个叫赵林的之后,心就开始扑腾起来,止不住的在心底就冒出一句话来‘有缘千里来相会’。

     第一眼看到光膀子的赵林,她还些不敢相信。因为赵林被王冲揍过之后,就在肌肉锻炼上下了番苦功夫,虽然块头没有太过显露,但是胜在顺畅。

     阳光打上汗珠上面的反光,让楚渔一阵眩晕。她的生活环境还挺好,从小到大周围的人都文质彬彬的,哪见过这个场面。

     再和记忆里那个带着她在摩托上潇洒的形象结合起来,一个更加立体的虚构形象就长进了她的心里。

     还好赵林忙着下棋,没空去扣踩在凳子上的脚丫子,不然这场景的冲击力肯定会变弱不少。

     初恋的美好不在于对象是谁,而在于自己的想象力够不够丰富。如果她把自己对赵林的印象写出来,拿给任何一个认识赵林的人看,都不可能认出来这是谁。

     赵林有些尴尬,大学生活那么多乐趣,那么多有意思的人,这丫头也太认死理儿了吧。都半年没理她了,是个什么情况她自己心里就没一点儿数么?

     这要是让她哭出来,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理查德看着这两个人,乐的后槽才都快出来了。他还是第一次见赵林的这一面,觉得这个形象才符合赵林的这个年纪,以前那个腹黑的家伙更像是一个商场上的老油条,而不是一个年轻的少年。

     因为从年龄上说他比赵林大了一倍还要多,这让他有种身为赵林长辈的错觉。

     “晚上请你吃烤肉,向你赔不是好不好。”赵林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她,反正晚上工坊聚餐,多加双筷子也不是事。

     楚渔还没想好要怎么说,理查德反而先开口了“晚上我要送她回学校,她不能在外面过夜的。”

     赵林瞪了他一眼,是吃晚饭又不是吃早餐,谁说要让她在外面过夜了。

     “还得罚你为我作一首诗才行。”楚渔总算没有让眼泪流出来,语气也活泼了起来。

     理查德道“没想到你还是个诗人,能不能让我也聆听一下你的大作?”

     赵林也不藏着掖着了,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润润嗓子道“啊,大海!”

     屋里的两个人还伸着耳朵听呢,赵林声音越来越高亢,情绪饱满地把剩下的几句也给喊了出来“全是水!骏马啊,你四条腿!辣椒啊,它可真辣嘴!美女啊,你真美,除了鼻子还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