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8章最后一关
    回到饭桌上,赵林越想越气,这个文竹是越来越过分了,莫非她真以为自己不敢对她做些什么吗。

     胡乱吃了些东西,赵林看看酒坛子,咬咬牙给自己灌了两杯,然后准备回屋睡觉。

     睡就睡了,谁怕谁啊。

     推开房门,摸到床边上,赵林刚把鞋脱了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男人就是男人,你果然还是来了。是你上来还是我们去其他屋子?放心,她醉的厉害,肯定不会发现的。”

     “我是来送水的。”赵林把手里准备的暖瓶放地上落荒而逃,这娘们儿果然是存心的。

     就在赵林逃跑不久,陈南雁和文竹道歉“都是我不好,你不会怪我吧?”

     看了凯西的信之后,为了考验赵林,她和文竹借着赵林要办婚礼,一起商量了两道关卡,虽然惊险了一点儿,但总算被赵林闯过去了。

     “怎么会怪你呢,多好玩啊。”文竹乐呵呵地说道“你没看到他那样子,要多傻有多傻。”

     沉默了一会儿,陈南雁道“我知道你心里有他,不过我真的不能放手。”

     “下辈子你不要再和我抢就行,这辈子就便宜你了。”文竹悠悠地说道。到了现在,她总算是在陈南雁这边站住了脚,再也不怕被当成怀疑的对象了。

     掌控赵林她是不再想了,但是在别人手下打工的时候,如果被老板娘记恨上了,那么她想要更多东西也就不可能了。

     在欧洲的时候她就发现,赵林不吭不响的又拉了一个大摊子出来,益智公司那边的利益可比她所在的这条线大多了。天天倒腾些旧设备有什么前途,她得想办法跳到那边去才行。

     陈南雁在文竹眼里不过是一只凭本能行事的傻妞儿,只要稍微花点儿心思就成了。也不知道赵林怎么会看上她,难道男人都喜欢好骗的女人?

     “你们刚才不会真的做了两个小时吧,他有这么厉害么?”文竹换了个轻松一些的话题,马上就把陈南雁闹了个大花脸。

     两个女人开启了闺蜜夜聊模式,赵林一个人却只能在外面喝闷酒,脑子里的满清十大酷刑全用在文竹身上了。

     虽然只是临时起意办的婚礼,但是在这个晚上睡客房也太憋屈了。强撑着到了晚上一点多,赵林蹑手蹑脚地趴门口一听,屋里两人居然在说话,不敢再以身犯险,只能认命地去书房将就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陈南雁给赵林送了碗粥到书房“你怎么睡这里了,冻感冒了怎么办?”

     赵林抱着碗哧溜着碗里的热气道“你还好意思问,没事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文竹马上又要出国,一会儿你陪她上街逛逛。”陈南雁大度的吩咐道。

     赵林听了直晃脑袋“我还糊涂着呢。你先给我说说昨天结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折腾我?”

     “谁让你到处沾花惹草,活该!”陈南雁把凯西的照片和信甩到他身上,转身就走。

     赵林在后面喊道“私拆别人的信这种事你也干,对我也太不信任了吧!”

     陈南雁停下来怒视着他道“the days feel like years when i’m alone the bed where you lie is made up on your side。你英文挺好啊,我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深情过?”

     “这都是你不在的时候我写的,那时候我心都碎了,当然会很深情。”赵林打起了感情牌,除了他写的这几个字之外,其他倒是一点儿不假。

     陈南雁尴尬了一下,这话好像有道理,不过她还是嘴硬道“那照片是怎么回事?上面还有唇印,我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

     赵林翻了翻照片道“我怎么没看到?”

     “当然是被我擦了,难道还留着给你看啊?”陈南雁理直气壮的说道。

     “哎,都怪我太有才华了。”赵林笑嘻嘻地说道。危机解除,他心情愉快多了。

     “德行。”陈南雁骂了一句,然后说道“能起来就出来一起吃,别在这儿窝着了。”

     赵林把外套披上了,端着碗跟她一起来到饭桌上,看到孔淑贤和王冲居然还在“你俩怎么回事,昨天太累,没劲儿回家了?”

     “我们在我屋里睡觉,要你管啊?”孔淑贤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赵林拿着筷子指着她对王冲说道“好好看看你这媳妇。还人民卫士呢,她这是强占老百姓的东西,还有人管没人管了?”

     王冲道“你这儿比集体宿舍住着舒服多了,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不搬了。”

     赵林眼前一黑,这买卖太亏了,一个没送出去反倒多招了一个回来,这叫什么事啊。

     “你不是说胡同的院子都是咱家的么,空着也是空着,送她俩一套得了。”陈南雁在昨天宣布了主权之后心情很爽,小手一挥一套四合院儿就没了。

     这败家娘们儿心也太大了,赵林赶紧拦着她说道“君子不食嗟来之食。送的话,他们肯定不能要,就当是租给他们的好了,租金就按一年十块钱算,永远不涨价。”

     一桌子人都笑了起来,孔淑贤哼了一声道“你这破院子谁稀罕,还得自己收拾,我看还不如住宿舍呢。”

     陈南雁大方起来没完了,掐了赵林一把道“有一间快装修好了,过两天你们搬过来直接就能住,不用再收拾。”

     小涛都快吓死了,让他和孔淑贤夫妻俩住一个院儿里,非得天天被收拾不可“我帮你们盯着,一弄好就去通知你们。”

     赵林斜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盯个屁。吃完饭该回哪儿就回哪儿,刑期还没结束呢。”

     “不要这样吧,以后我肯定好好的听话,别再让我回那里了。”小涛求饶道,不过他聪明的把求饶对象换成了陈南雁。

     “在家照顾怀老,别瞎跑了。”陈南雁行使自己主母的权力开口答应了下来。

     小涛差点儿跳了起来“太好了!”

     赵林就不爽了,扔下筷子道“我说话还有人听没有,你这过分了啊。”

     陈南雁给他夹了块咸菜放碗里,温柔地说道“乖,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的事以后我说了算。”

     男人成家之后的悲哀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