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5章豪放第二关
    身高胖瘦都差不多,连身上香水味儿都一模一样,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认。

     这群搞艺术的真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凑出这么一队出来,他们身边围的大飒蜜还真不少。

     这可是生死关头。按皮特的说法,陈南雁肯定是被文竹给蛊惑了,不然孔淑贤不能拍着桌子骂街。

     这要是再挑错了,以后的日子就别想再过下去了。

     就连半死的怀火都围着毯子出来了,他们的精神生活得有多贫乏啊,为了看个热闹连命都不要了。

     范东在边上咔咔地按着快门,专门等赵林挑错之后的那个尴尬表情出现,好照下来和长城系列放一起,好让他永垂不朽。

     要是能上手在特殊部位抓一抓,赵林肯定能分出来哪一个是。这大红袍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借来的,把人盖的严严实实的,手脚都看不到,现在只靠赵林的两只眼睛来区分还真有一点儿拿不准。

     赵林被逼的没办法,只好先念了几句深情的英文情诗,把听不懂的一个给排除掉了。

     还以为能多排除几个,没想到这群女疯子的功底还挺好,有这本事去单位上班多好,天天在大伟那边泡着多浪费啊。还来这里瞎折腾,这真是要了命了。

     其实这些文学女青年才是这个时代里最勇猛的排头兵,她们只追求爱情和自由,只谈论文学和艺术,其他一切都不放在眼里。

     什么房子车子,容颜美丑都不是事儿。

     要说谁做了首好诗、填出一曲好词,只要不是长成猪八戒那样,就挡不住她们往上送,那种狂热的劲头儿堪比后来那些脑残粉。

     从来不在外面抄诗的赵林一咬牙道“我做首诗出来,你们要是觉得好,那就自己把盖头掀了,不要再为难我,行不行?”

     一个傻大姐听了就点头,直接就被赵林给PASS掉了。剩下五个都在那安静的站着一动不动,准备听听赵林能吟出什么花样来。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首诗被赵林和陈南雁玩过太多次,已经不新鲜了,所以首先就被牺牲掉了。

     两个女文青听完直接掀了盖头,冲到赵林身边一人照他脸上就亲了一口,然后潇洒了跳到人堆里继续观战。

     这下子算是惹了众怒了,一堆单身狗齐整的开始倒数,把赵林的时间直接限定到了十秒钟之内。

     赵林溜到剩下的三个红袍子边上小声说道“我知道是你捣的乱,工资不想了是不是?”

     文竹也掀了盖头退到一边。赵林还想让她搭把手,没想到她跑的太快,钻人堆里就没影儿了。

     闹出这么大乱子,还不帮忙收场,看来她是真不想要工资和分红了。

     “大姐,你混哪儿的啊?我求求你别闹了,十顿涮羊肉行不行?”赵林在最后这两个人面前急了,连贿赂都用上了。

     什么心灵感应都是骗人的,从头到脚都盖的严严实实的,还用香水把气味给遮了,二选一的概率实在不算高啊。

     场子里倒计时一直没有停‘六、五、四……’

     赵林心一横,伸手就把其中一个的盖头给翻掉了,一眼看到不是陈南雁,俯身就把另一个给抱了起来“娘子,咱们赶紧洞房吧!”

     这动作之连贯,台上台下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么明目张胆的耍赖行为。

     怀里的新人一点儿不害羞地伸手抱住赵林的脖子,隔着盖头把嘴凑到赵林耳朵边对他说道“你的诗做的真好,今儿晚上姐姐就睡你屋里了。”

     还想狂笑三声的赵林一下子就僵住了,这些城里的妞真会玩儿,一个真的都不往里面搁,这还怎么玩!

     台下的正义青年终于缓过神来,纷纷谴责赵林的作弊行为,看来知道流程的也不是所有人。

     赵林松手把怀里的人放到地上,可是她还是抱着赵林的脖子不撒手。这特么可是赵林娶媳妇的现场,这妞还真豁的出去。

     还等着主持人走流程好把自己解救出来,没想到那两个二货也不知道这事儿,直接宣布道“新娘荡漾春情动,新郎无心缘相随。宽衣解带送入罗帏,含羞带笑她把灯吹。”

     本来还在起哄赵林作弊的一群人,听到要闹洞房也就不管赵林刚才使手段的事情了,把主持人挤到一边儿去,拥着两个粘到一起的人就往屋里送。

     “姐姐你饶了我吧,我这娶媳妇呢。”赵林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陈南雁得恨成什么样才能同意在自己婚礼上干这事儿啊。万一她再赌气回基地去了,那样的话想找可就不好找回来了。

     一直抱着赵林脖子不撒手的那位,腻声在他耳朵边说道“我不就是你媳妇嘛,一会儿入了洞房你就知道我的好了。”

     这也太豪放了,要是换个场合赵林说不定也就试试她的水有多深了,但是在这里就太不合适了。

     陈南雁还不一定在哪儿憋着准备放大招呢,就算赵林嘴里嗑八个红瓶也扛不住她的一次暴击,更何况现在身上还挂着一个放大伤害的状态拿不下去。

     这些人还没喝酒呢就已经这么嗨了,一会要是再灌二两马尿那还不得把天捅个窟窿出来啊。

     赵林现在真想拨个一一零,让警察叔叔连自己一块抓到拘留室去。将要发生还未发生的坏事才最让人难受,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能把人给逼疯掉。

     一直被人架着送到卧室里,赵林都没找到机会把脖子上的人推开。直到进了屋,她转身把想凑热闹的人都给踹出去。然后关了门,把盖头掀开冲赵林勾了勾手指道“入了洞房我就是你的了,还等什么啊?”

     这么明显的坑傻子也不会往里跳好不好,长的再好看也不行啊。

     赵林跑到桌子另一边扒着桌面道“你不会把我媳妇给害了吧,尸体藏哪儿了,让我见她最后一面行不行?”

     红袍女妖怪一秒破功,靠在墙上笑的出不来气,过了半晌才冲着陈南雁藏起来的方向道“妹妹出来吧,这个小处男我鉴定过了,他这点儿胆子还上不了大洋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