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5章看那浪花一朵朵
    把王冲和孔淑贤的事情说了一番,怀火满意的点点头“你小子总算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知道你懒,这后面的事就不用管了,交给我来办。”

     这可太好了,赵林巴不得有人接手“我出一坛酒够了吧,还包红包给他们不?”

     “你省省吧,少帮倒忙了。”怀火摆摆手,终于有了精神“你以后少往女方这边站就行,其实的事就别操心了。”

     赵林和怀火一起去把王冲叫出来和孔淑贤见面,这事就算是成了。这两个人也不是什么扭捏之人,捅破了窗户纸之后也就大大方方的坐到一起接受大家的祝福。

     这顿赵林就当回魂酒来喝了,以酒醒酒嘛。不过黄成就不行了,刚喝了两杯就吐的不行,歪歪斜斜的被皮特送了回去。

     小涛没法坐,就趴在桌上吃饭,酒也不能喝,眼巴巴的望着大家举杯,愁的不行。

     要说还有谁对这两人的结合不满意,那就只能是小涛了。从小他就对孔淑贤有心理阴影,现在她又要嫁给王冲这个更狠的角色,小涛这辈子都别想走出这个阴影了。

     “车我开走给你换个车牌,明天还给你。”王冲的良心总算长回来了,还了赵林一个大礼。

     赵林道“是不是那种能在街上横着走的牌照?”

     “王八才横着走,你就不能让我安心一点儿吗?”王冲无奈道。这牌子给出去,他就算是担上干系了,要是赵林天天上街横冲直撞的,他也不好受。

     赵林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道“谢了。”

     对于身边的人,赵林是真心祝福他们幸福。不过像王冲这样娶个动手能力这么强的婆娘,以后会不会幸福就不知道了。

     别人两口子打架,最多挨两鞋底子,他俩要是打起来那非得来一队防暴警察才能拉的开,想想都可怕。

     因为赵林和陈南雁要回老家,所以这顿就算是年夜饭了,加上王冲两口子的事儿,算是双喜临门,给新的一年开了个好头儿。

     第二天一早,王冲就把换了牌照的车开了过来,昨天喝过酒之后还没有留宿,也是挺不容易的。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咱们这方向好像不对吧,靠边一点儿开,慢点,你会不会开车。”陈南雁改了自己的定位之后,成功化身为唠叨的家庭妇女,坐副驾驶上不停怼着开车的赵林。

     赵林这心里是又悲又喜,其实女人事业心强点儿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操太多心,也就不会这么唠叨。

     以前带陈南雁出门,她都会抱本书啃,偶尔在赵林的逗弄下才会活过来一会儿。现在倒好,书是带了但她却一点儿看的心思也没有,眼睛全在赵林身上了。

     咬着牙不说话,赵林还准备给她一个惊喜呢。

     一直开到海边,赵林拉着陈南雁下车,找了块儿最高的石头爬上去“漂亮吗?”

     “真美。”陈南雁这才知道赵林为什么往反方向开,依偎在赵林怀里,看着壮阔的大海喃喃道。

     汹涌的浪花带来无尽冲动,赵林低头咬住陈南雁的耳朵道“老婆,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干点儿坏事吧。”

     “我要听你作诗。”陈南雁把脑袋缩到赵林怀里,躲开他的牙齿道。

     此情此景,当然要把面朝大海背一背了。只可惜大海和诗歌虽然让陈南雁浑身发烫,但还没能让她失去理智。

     赵林只好忍住冲动去把帐篷搭了起来,这片没有开发过的海滩上,除了远处的几艘破烂打渔船,一个鬼影子都没有,真不知道她害什么羞。

     幕天席地回归自然多好。

     在帐篷里奉献了一回,赵林去边上的渔家借了个煤火炉子过来,顺带着把人家的锅也买来准备炖鱼汤喝。

     围着火炉坐下,两人靠在一起听着海风带动浪花的声音和汤锅里鱼汤的咕嘟声,一起数星星数月亮,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海风里的刺骨寒意。

     “想想那时候,我怎么那么傻。”陈南雁回头看了看帐篷,想起来那个夏天。

     赵林一手抱着她一手铲了下锅底防止沾锅“这不怪你,只因为我长的太帅。”

     “臭美。”陈南雁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个爱心出来。

     “快吃吧,吃完有劲儿。”赵林没有疼感的嘿嘿嘿笑着说道。

     拿鱼汤泡烙饼,美的很。

     两人就着锅一会儿就吃了个肚儿圆,然后双双满足地躺在毯子上,此生无憾。

     “等过了年,我带你出海钓鱼。”赵林爬起来指着漆黑一片的大海说道“那里有一座只属于咱们俩的小岛,到时候我做岛主,你就做我压寨夫人。”

     陈南雁一手把头支起来,看着什么也没有的海面道“什么也不想真好,要是能永远这样过下去就好了。”

     “到时候咱们开着船去海底寻宝,挖他一堆金子出来。”赵林悠悠地说道“然后在岛上我给你盖一座金屋子,咱们什么也不管就在那里生孩子玩,生一个远洋舰队出来。”

     “去你的。”陈南雁爬到赵林身上捶了他一下。

     只有满天星斗和无尽大海,红尘滚滚不沾身,这样的日子谁也拒绝不了。陈南雁终于迷失在赵林的无边幻想里面,和他幕天席地了一番。

     吃饭和运动的时候不觉着冷,到了后半夜两人双双被冻醒,缩在帐篷的被窝里抱在一起也没用。

     帐篷外面的煤炉也被海风吹灭,浪漫终究只是暂时的,现实的迫害谁也逃不脱。

     “要不咱们继续运动吧,这么下去非得被冻死掉。”赵林上下牙齿直碰,管都管不住。

     陈南雁使劲往赵林怀里缩了缩“出汗了更冷,要不咱们开车走吧,这里风太大了。”

     赵林被冻的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不甘心的把衣服穿上,摸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风景虽美,可是无福消受也没办法。自从人类进化到把毛褪干净,就注定了要在冬天和这种场合说永别了,不然硬抗下去非得出人命不可。

     下次再到这种地方来,一定要开房车,三室两厅一厨一卫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