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常瑞来访
    寒风萧瑟,路上的行人都裹紧了衣服,行色匆匆。而刺史府的书房中却是另一番景色,雅致的房间中点燃着一只煤炉,使整个房间温暖如春。

     这只煤炉是刺史府安排在蜀郡的探子带回来的,不仅能烧水煮饭,还可以取暖,比起炭火盆来,又少了很多的烟雾,看得段山啧啧称奇。

     兵曹从事关锋勇又说起来探子打听到的事情:“大人,探子还带来了一个消息,就是有一个叫刘远的人,被朝廷任命为破虏校尉……”接着又仔细说起刘远的事情。

     段山听罢略一沉吟,说道:“高鹏以前只有卫龙这一个领兵大将,如今又多了个刘远,只怕他心思不简单呐。”

     把椅子挪动离煤炉更近一些后,段山又接着说道:“其一,如今各州郡都在准备诛杀贼相赵誉的事情,只有他高鹏毫不在意;其二,根据近来得到的消息,高鹏一直在笼络人才,举荐刘远为校尉这件事就是很好的例证;其三,最近几年,高鹏似乎有意把对抗蛮兵的战事扩大,看起来,像是在练兵啊!”

     “咝”关锋勇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道:“大人,你是说?””

     “本官怀疑高鹏……有意谋反!不过此事还需再探,你再往蜀郡多派些人手,一有消息,立马来报!还有那个刘远,也可以安排人接触一下。”

     “是!”关锋勇知晓此事重大,便要起身离去,马上安排,却又被段山喊住了。

     “这个煤炉是个好东西,可是这煤球有点少啊,你让人再多搞点煤球过来。”

     青水河上的冰雪已经融化,只有河岸背阴处还残留一些下雪的痕迹。平静的河面忽然泛起波澜,河中有一只船队逆流而上,直奔永兴城去。在船队中间一艘最大的船上,犍为郡太守常瑞正懒洋洋地躺在皮毛铺就的床榻之上,听着下属的汇报。

     常瑞是脑筋有些不正常,可是他并不是傻子,所以去找刘远之前,还是安排人打探一番对方的消息。在听到对蛮兵一战之后,常瑞“噗”的一声,吐出嘴里的枣仁,笑道:“这小子还挺阴的,破虏校尉这个名头也不错。”

     常瑞并没有像其他官员一样,派人去通知地方前来迎接,随行的人也都习惯了自家老爷的行事作风,所以没有人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就在船队穿过山谷,进入永兴城的地界的时候,被数百兵士拦了下来。

     其实早在船队还没到达山谷的时候,山顶哨所的巡守士兵就发现了这一队陌生的船只,黑牛得到消息之后,就带着第一军团的士兵扑了过来,把常瑞堵在了半路上。

     在犍为郡一向都是横着走的常瑞第一次被人堵了,直接让船队靠岸,又架起一块宽大的木板,上了岸。黑牛本来想把这伙人全部抓起来再说,刚围拢上去,常瑞就大喊大叫起来:“本官乃是犍为郡太守,你们谁是管事的?刘远在哪里,本官找他有要事相商。”

     黑牛一听,顿时觉得奇怪,一郡之守怎么可能来到这种偏僻的地方,而且又是外郡的太守,心里已经把常瑞当成了骗子,打算把常瑞揍一顿在说,却被一个营长拉住了。黑牛听完营长的话后,也觉得他可能找刘远真的有重要事情,便把整队的人全部看管起来,同时安排人快马回内城汇报,黑牛想着要是大哥不认识此人,那牛爷可就不客气了。

     刘远得到消息后,也觉得奇怪,这家伙又发什么疯,怎么跑到自己这里了?便上马前去一探究竟。

     光秃秃的河岸边上,黑牛的的人严阵以待,把常瑞包围在中间。刘远穿过人群进去一看,又傻眼了,只见一张大床被搬到了岸边,床上铺满了各种皮毛,常瑞正躺在其中吃着枣子,看到刘远来了,立马蹿起来,向刘远走来。

     刘远一看,果然是常瑞,正纳闷他怎么来了,刚伸出手臂准备见礼客套一番,常瑞却纵身飞来,跟刘远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刘远有些愣住了,古人也玩这套?

     常瑞松开臂膀后,笑嘻嘻的说道:“你小子牛逼啊,几天不见就混上了个破虏校尉!”

     刘远一听,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常瑞也太开放了吧,哪里像个太守的样子,就连李大阳都不敢有这番做派,幸好自己先前与他打过交道,知道常瑞行事异于常人,不然肯定认为他也是穿越过来的。

     没有任何寒暄,常瑞又接着说道:“刘大人,本官今天来也没啥事,就是来向你讨点粉条吃吃。”

     这么大的阵仗就为了来要粉条?刘远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不够用了,不过看到常瑞的随从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当下也强装镇定,带着常瑞去往内城区。

     办公室内,常瑞随意的坐下来,宛如一个好奇宝宝一般,看看这里瞅瞅那里,边看边问道:“本官看你这个墙壁不同寻常啊,还有外面的道路……”

     刘远一听,这些东西可不能外传啊,连忙打断常瑞,说道:“我这里还有不少粉条,常大人要多少请随意。”

     常瑞哈哈一笑,道:“刘大人这么大方,本官也不能驳了你的面子,本官所乘的舟船装满就好了,刘大人不为难吧?”

     你要是带艘航空母舰来,那我不是破产了?刘远在心里一阵鄙视,不过还好自己看过常瑞的船队,最多装个几千斤,便当下安排工人开仓取粉条,往船上装起来。自己在人家地盘做生意,总得给点好处不是?再说了,几千斤的粉条也就几十两银子,这点钱还是花的起的。

     在安排工人装粉条的时候,刘远偷偷拉过石柱子,叮嘱一番,不一会,石柱子就带着一箱玉石过来了。打开盖子,箱子中摆放了足有一百斤的玉石,在太阳的映照下,发出耀眼的光芒,看得常瑞直流口水。

     刘远轻咳一声说道:“这是我在湔氐攻打蛮兵所获,本来想过几日给常大人送去,常大人今日既然来了,就有劳一并带回去。”

     常瑞顿时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连忙接过箱子,让随从放到自己的床上,好生保管。拿了粉条和玉石之后,常瑞看刘远越来越顺眼了,没等刘远开口,就说道:“刘大人的煤炉煤球,还有香皂什么的,都是好东西……”

     刘远一听,这厮还要不要脸了?还不知足?还没想好怎么拒绝,又听到常瑞说起来:“这些好东西目前只在武阳城售卖,犍为郡的其他各县的百姓想买也买不到,不知刘大人是否有意到各县去……”

     刘远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家伙一惊一乍的,吓死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