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买马
    “马匹多产自北方,离我们最近的是陇西郡,”钱大宝走南闯北数十年,知道不少事情,既然刘远问起,便统统说了出来:“陇西最大的马场当属金城马场,不过现在被陇西太守马雷所掌控,上好的马匹都被他留作军用,我们最多只能买到下等的马匹。”

     只能买到下等的马匹,刘远很是不爽,但是还是说道:“只要是马就行了,先解决运输货物的问题,并不需要上等的军马。”

     钱大宝之前还担心刘远看不上下等马匹,如今听了刘远的话,便把购买马匹的门路和价钱说了出来。刘远听完之后一刻也不耽搁,立即开始研究去往陇西的路线。

     陇西在蜀郡的北方,两郡之间被群山阻隔,只在几处峡谷中有几条羊肠小道可以通过。除此之外,绕道东北方向穿过阴平郡也可以到达,还有就是绕道西北方向穿过蛮兵的领地松潘。

     这三条路,有两条路都在高鹏的势力范围内,路上应该会很安全,只有西北方向途径松潘的路线,最为危险。刘远思前想后,最终决定走西北路线,惊呆了众人。

     为何舍弃安全的路线,反而去冒险,是因为刘远知道自己现在算是高鹏的人,湔氐一战损失惨重的高鹏刚刚恢复了五千人的兵力,而刘远却有三千五百人,如果不算上需要守城的几千县兵,这一数字已经快要赶上高鹏能调动的全部兵力了。

     再加上自己只是高鹏势力集团中的新人,高鹏对刘远的信任自然比不上卫龙等人,所以刘远还是想要低调一些,免得高鹏起疑。如果购买马匹经过蜀郡和阴平郡,高鹏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得到消息。到时候刘远拥有大批兵力,再加上马匹,高鹏很可能会感到威胁,只怕这马匹半路上就没有了。

     刘远现在还指望高鹏罩着,安心发展呢,可不愿与他产生嫌隙。

     反观西北这条路,刘远和姜氏一族算是结下仇了,如果被姜义山他们知道了,杀人越货那是铁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也是刘远最担心的事情。

     不过刘远把煤矿上那几十个蛮兵俘虏都单独的询问了一遍,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姜氏一族的本部在松潘地区的中心地带,四周分散着数十个大小不一的部落,如果绕着周边部落前行,一般是不会遇到姜义山的人马。

     对于此事,刘远也问过钱大宝,得出了差不多的结论。在前几年钱大宝去过松潘做生意,对于商人,那些部落的没有什么戒备心。基于这几点考虑,刘远最终定下了,就走西北区的这条路。

     商议完成以后,接下来就是安排人手,刘远把商队中以前负责松潘区域的几个老熟人找了出来,又让最为沉着冷静的郑向龙挑选一个营的士兵,装扮成商队伙计的样子,如此一百余人,在郑向龙的带领下出发了。

     刘远一直把郑向龙送到北部关卡,才与队伍分开,按照规划的路线,郑向龙将往西北方,沿着广柔与松潘的边境行走,然后在拐向北方,去往陇西。刘远看着渐渐远去的队伍,还是有些担心,不过这一路上只能看他们自己的了。

     为了购买马匹,刚攒了两个月的家底又空了,按照钱大宝所说,一匹驽马就要三十两银子,刘远东拼西凑,最终拿出了三千两。

     看到库房里连一个铜钱都没有剩下,刘远想哭的心思都有了,忙活了两年,依旧还是这么穷啊!现在养了三千五百名士兵,压力山大,如果不能快速的赚到钱,往小处说可能大家都要饿肚子,往大处说,整个永兴集团可能就会分崩离析。

     好在现在天气已经转暖,商队也都行动起来,刘远让所有的车船都加紧运输货物,得再下月月初之前,把工人这个月的工钱给赚出来。接着,刘远又让人把库存的新式纸张都拿了出来,准备推向市场,不卖纸的话,刘远就得借钱度日了!

     就在刘远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高鹏又让人送来了消息,袁福的大军已经南下,在皇城东方百里外驻扎,并发布讨贼令,号召天下各州郡共同攻打赵誉。

     此时躲在皇城中的赵誉已经被吓破了胆子,调动皇城禁卫军,在各处城门摆下了阵势,严阵以待。

     就在天下即将大乱的时候,郑向龙顺利的通过了松潘地区,来到了陇西,又找了以前与钱大宝有旧的商人推荐,这才见到了陇西太守马雷。

     作为三分肃州之一的势力,马雷也在招兵买马,眼下正缺少钱财,郑向龙的生意就送上门来了。

     马雷再三询问郑向龙购买马匹的用处,确定是商业用途后,便爽快的答应下来,愿意出售一百匹马,不过只卖驽马,上等可做军马的是万万不会售卖的。

     郑向龙知道刘远的意思,不用管上等马还是下等马,只要是健康的能拉车的马就行。再加上永兴城急需扩大商队,早一天带着马匹回去,永兴城就能早赚不少钱,所以在马雷点头之后,郑向龙便拿了马雷的令书匆匆去往金城马场。

     金城马场的管事已经知道了自家太守卖马的消息,一见到郑晓龙手中的令书和白花花的银子,立马笑得合不拢嘴,比郑向龙还要心急,快速的办理了买卖手续。

     此时天色已晚,郑向龙把买来的一百匹马单独放在一个围栏之中,等着天亮便赶回去。连续奔波了很多天的永兴集团的人,便早早地就睡下了。

     半夜时分,正睡得迷迷糊糊的郑向龙,忽然被一阵喊杀声惊醒,连忙穿衣去找马场管事。马场管事正在手忙脚乱的组织人手,头也不回地说道:“武威郡的人又来抢马了!”

     抢马?郑向龙一听,顿时大惊失色,自己刚买的一百匹马要是被抢了,就大事不妙了,便连忙带着整营的士兵和那几个真正的商人,火速赶往马场,去保住自家的马匹。

     马场管事见状也没说什么,虽然认为他们只是毫无战斗力的商人,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力气,便任由郑向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