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卖粉条
    点着煤炉的办公室中温暖怡人,炉子上坐着的水壶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石柱子提起水壶,给刘远和钱大宝各倒了一杯热茶后,便退了出去。

     “刘老板……哦不,现在应该叫刘校尉刘大人了!”钱大宝说起话来,浑身的肥肉都在抖动,让刘远很担心那个椅子会不会垮掉。

     “咱又不是外人,就别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了,钱掌柜闹着大雪前来,所为何事?”

     “那好,还是叫你刘老板吧,我这不是听说你立了军功,被朝廷任命为破虏校尉,就赶来祝贺了,其他没什么事,嗯,没事!”

     这商人习气啊,真是啰嗦,刘远笑道:“真没事?真没事那我可走了,这才刚回来,还有很多事等着处理。”说完便作势要走。

     钱大宝连忙把刘远拉住,无奈的说道:“你说你啊,没事咱就不能聊聊天么?我听说你又搞出一种叫粉条的玩意,前段时间我就赶过来了,当时你不在,王翰给我吃了一点,这口感真是没得说,我就想搞点出去售卖,可是王翰那小子死活都不愿意,只说要等你回来定夺。这不,一听说你回来了,我撒腿就往这里跑,别说大雪封路了,就算是下刀子,为了这口美味,我也得来。”

     钱大宝这种无利不起早的性子,刘远很是了解,若说真没什么事,这种天气他肯定在家睡大觉,不可能千辛万苦来到此地。刘远听完之后,笑道:“有事你就早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有事?你说了你有事,我才知道你有什么事啊……”

     钱大宝也不跟刘远瞎扯,二人接下来就商议起售卖粉条的具体事宜。

     如今各个工厂效益越来越好,每天的收入也越来越多,眼下不差钱了,在说今年地瓜大丰收,光是粉条就产出了二十多万斤,所以刘远就不想再跟卖地瓜干一样卖出一个黑心价,便定下来每斤粉条十文钱,这个价格已经赚了一半的利润,同时也能让普通老百姓吃得起。

     商议完后,钱大宝就匆匆赶回城去,安排船队去永兴城运粉条。

     聊完了粉条的事情,刘远才发现已是中午了,一拍脑袋自语道:都饭点了,竟然忘了邀请钱大宝吃饭。不过转念一想,估计留也留不住,看着钱大宝那肥胖的身躯却一闪而过的样子,怕是他心里只有粉条了吧。

     午饭过后,刘远就急急忙忙去找刘新建,去看看他那里的房子建的怎么样了。毕竟昨夜一晚的大雪,眼下天气寒冷,只怕不久就会结冰,刘远担心会影响自己发明水泥凝固程度,不过一见到刘新建的时候,顿时心都放下了了。

     “老板不用担心,”刘新建以前听过刘远的担心,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指着眼前一片片的宅院说道:“其他的建筑都已经完工了,目前只剩下这些宅院,我前几日就担心雨雪结冰,所以让工人们赶工,优先建造房子,所有的宅院已经在下雪之前全部封顶,并且昨晚一下雪的时候就在房顶都铺上了稻草。不过……”

     听了刘新建所说,刘远正高兴,忽然听到“不过”两个字,心一下又提了起来,紧张的问道:“不过什么?”

     刘新建却是不紧不慢的顺道:“不过光顾着造房子,所以院墙都落下了,看这样子,只能来年在建了。”

     此时刘远真想脱口而出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不过刘新建这么做很合刘远的心意,便说道:“无妨,明年就明年,我们造房子首先要保证质地坚固,刘部长做的很好。”

     刘新建微微一笑,也不再说话,带着刘远在工地上四处介绍起来。

     几日之后,雪过天晴,汉嘉县城的街道上,行人又多了起来,家家户户都在置办过年所需的物品,忙的不亦乐乎。县衙内,胡清风正在喝着一碗羊肉粉丝汤,喝着喝着,忽然就泪流满面。本来到此汇报公务的赵文远,有幸被胡清风拉着共享口福,正在大口吃着的时候,忽然看到胡清风哭了,顿时不知所措,问道:“大人,你这是……”

     胡清风自治有些失态,连忙用衣袖擦干了眼泪,解释道:“这粉丝汤太好吃了,本官活了数十载,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实在是太感动了。”听得赵文远鼻子一酸,也差点哭了出来,这也是他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其实除了好吃以外,胡清风还有一个原因没说,就是他知道这粉条是刘远鼓捣出来的,吃起这粉丝汤就想起刘远,那个小混蛋又要人又要钱,害的自己有苦说不出,宝宝心里委屈啊!

     距离汉嘉城一两百里之外的武阳城,太守常瑞也在吃着羊肉粉丝汤,别看他个儿小,大瓷碗的粉丝汤连吃三碗还没停下,可把自己的夫人吓坏了,一把夺过大瓷碗,说道:“饿死鬼托生的吗?再吃下去肚皮就撑裂了!”

     常瑞也知道再吃下去就会出人命了,抱着圆滚滚的肚皮,意犹未尽的问道:“这个叫什么来着?哪来的?”

     夫人想了一下说道:“好像叫什么粉条吧,听下人说是蜀郡一个叫刘远的人弄出来的,他在咱们键为郡做生意,就往府上送了点过来。”

     常瑞皱着眉头想了一想,道:“蜀郡刘远?好像有点印象,这粉条家里还有么?”

     夫人也吃得有些撑了,实在是涨得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坐姿,才开口说道:“还有一点,不过他们说要是想吃,只要知会一声,随时送过来。”

     “不行,我要亲自过去,多要一些回来,这粉条太好吃了。”

     夫人一个白眼翻过去:“你可是一郡之守,哪有跨界去外郡拜会一个小商人的道理?再说了,这天寒地冻的,你就别折腾了。”

     常瑞却不屑道:“大丈夫不拘小节,那些狗屁规矩与我何干?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个卵子?明天我就过去,等我带粉条回来了,你可别吃。”

     夫人抿了一抿嘴唇,又想到这粉条的滋味,便也不再劝阻,由着这个一向不着调的丈夫随心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