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破虏校尉
    诺大的粮仓只搭建了简易的棚子,还有一圈简易的木墙,只在战时做遮风挡雨用,等打完仗后还要拆掉。粮仓的门也是木头做的,高有一丈,宽也有一丈,可供两辆车子同时进出。

     蛮兵发现仓内有人后,却并不认识刘远他们,刘远不说是姜义林的手下还好,这一说就漏了馅,因为这蛮兵整日追随在姜义林的左右,他的手下就算不能都叫上名字,那也面熟的很,要看仓内的数百人,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当下就知道有敌人潜入进来了。

     这队蛮兵只有一百来人,不过远处就是大营,只要一招呼就会有千军万马赶来,所以也并不害怕,一边堵住粮仓的门口,把刘远困在里面,一边命人飞报大营。

     刘远傻了一下就回过神来,自己人多也不怕外面的那些人,只是不能拖久了,不然大批蛮兵赶到,自己就只能束手就擒了,当即下令猛攻大门,要逃脱出去。

     只有一丈宽的大门,站不下几个人,刘远人多的优势无从发挥,便下令士兵推起车子撞击本就不是很坚固的墙壁,整个粮仓有百余丈方圆,蛮兵人少无法处处把守,只能眼看着对方把木墙撞破,然后逃离出去。

     刘远知道现在这些粮食带不走了,敌人的援军也随时可能来到,当下心一横,拿起挂在柱子上的火把往粮食上扔过去,一边大喊“粮食着火了,快救火啊”一边逃出粮仓,向来时的小山谷跑去。

     这队蛮兵来不及追击,全部投入到救火当中去,不多会,接到消息的大队蛮兵也赶了过来,分出一部分人马去追击刘远,剩下的人则加入到了救火队中。只是此处并未准备足够的灭火之物,蛮兵只能看着火势越来越大,不一会,整个粮仓都被火海吞没。

     刘远等人跑到山谷后面,那里拴着高鹏的所有军马,本来是打算把粮车推到这里后,全部套上马匹,飞速离去,现在没有偷到一袋粮食,刘远便命众人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一路想南驶了几十里后,发现蛮兵并没有追上来,刘远便让众人稍作休息,登上附近的小山丘向北望去,只见蛮兵粮仓那里火光冲天,滚滚浓烟随风翻动,刘远很是心疼,几十万斤粮食啊,说烧了就烧了。甚至在心里埋怨起那些蛮兵救火不力,自己只是放了一把小火想要拖延蛮兵的追击,谁曾想把整个粮仓全烧了。

     只是眼下不是忧国忧民忧粮食的时候,蛮兵随时可能追过来,当即带着众人,顺着来时的路返回湔氐城。

     湔氐县衙之内,刘远一边说着事情经过,一边感叹粮食的可惜,高鹏听完刘远的话以后,连声叫好,走到刘远的身边说道:“好小子,干的不错,粮食没了就没了,只要蛮兵退了,就是大功一件,大丈夫做事就要不拘小节,这把火放的好!”

     蛮兵大营之中,姜义山听到粮仓被烧毁之后,气得浑身发抖,破口大骂高鹏无耻,他可不认识刘远是谁,把这一切全都怪到高鹏身上。姜义山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今年粮食没抢到多少,反而自家的粮食被烧了,便令全体将士进攻湔氐城,狂风暴雨般向城门杀去。

     面对发了疯的蛮兵,高鹏别无他法,只得用人命去填,城墙上的士兵倒下了,下一队的士兵便补上去,惨烈的战争一直持续到傍晚,等到蛮兵退去的时候,大好的城墙这里缺一块那里塌一片,已经被打成了筛子,而高鹏的五千精兵,也只剩下了一半。

     蛮兵久攻不下,又没有了粮草,姜义山知道再打下去,损失只会更大,便鸣金收兵,带着蛮兵如潮水般退往松潘。

     高鹏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蛮兵拔营离去,终于松了一口气,蛮兵终究还是退了啊!站在旁边的刘远,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烈的战争,心里五味杂陈。

     高鹏其实也很心痛,只是看到刘远脸色蜡黄,便强装洒脱道:“战争就是这样,多经历些就好多了,好男儿顶天立地,为了家国安宁,纵然是生死,又当如何!”

     数日之后,太守府中,高鹏举办酒宴,邀请各级将领庆祝此战,当然刘远等人也在受邀之列。

     酒过三巡之后,高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此战,各位出力甚巨,皆会论功行赏。”接着又看向刘远说道:“此番军功最大者,非刘远莫属!先是在广柔山谷重创敌军,杀敌百余人,俘虏五百余人,后又夜袭敌军粮仓,最终让蛮兵退去,本官已上书朝廷,推举你为破虏校尉!”

     校尉?这可是个大官啊!记得以前看的三国演义的中,自己最崇拜的曹操就曾是西园八校尉之一,刘远很是惊喜,连连道谢。

     只不过现在朝纲混乱,杂号将军多如牛毛,更不要提校尉一职了,但是好在校尉乃是正儿八经的中级军官,能够得到这个官职也是极为不易。

     借着酒兴,高鹏又继续说道:“就凭着这份军功,相信朝廷的任命文书很快就会下来,不过你可不要自满,以后建功立业的机会多的是,本官……很看好你!”

     果不其然,不到几日的时间,朝廷的任命文书就到了新都,刘远忽然就从一个平民百姓,连跳了不知多少级,一跃成为了响当当的破虏校尉。

     刘远又从来使口中得知,校尉秩俸两千石,只比太守矮半头,而县令则秩俸一千石,级别比自己可低多了,当即更加开心,心里得意的想着,胡清风啊胡清风,往日一直受你欺压,现在老子的官比你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一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刘远整好部队,带着几十匹马,还有一车的玉石,与黑牛、候飞等人一起,离开了新都,往永兴集团的方向走去。在这呆了一个月,终于可以回家了!

     途径汉嘉县城的时候,原本要绕城而过,直接走向永兴集团的大队人马停了下来,刘远一声令下,数百兵马就变了方向,直奔汉嘉县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