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劫粮
    不知是出于围三缺一的战术考虑,还是担心被广柔和蚕岭的援军所夹击,姜义山带领一万五千大军,围住了湔氐城的三面,只留出靠近广柔和蚕岭的东南方,也正是运粮车队所走的路。也正是因为这条路上没有蛮兵,白仓荣亲自带领的骑兵小队很顺利就出了城,沿着大路向着东南方向搜寻过去。

     一路上异常的安静,不要说有车队的影子了,就连附近的村民都看不见一个,白仓荣心想定然是出了什么变故,便催促队伍加快速度,一路查看过去。

     不到一个时辰,白仓荣来到了一个驿站旁边,正是运粮队昨晚休息的地方。奇怪的是整个驿站静悄悄的,连驿卒都不见一个,白仓荣便分出一半人马再四周警戒,自己则带人偷偷摸了进去。

     一会的功夫,本就不大的驿站被彻彻底底的搜了一遍,还是没有这人影,只有地上还散发着余温的灰烬,表明昨晚有人在这里住过。

     一番搜索没有所得之后,白仓荣已经知晓定是在这驿站之中发生了变故,便带着队伍走下大路,去往附近的村子打探消息。

     来到村子之后,白仓荣终于知道为什么路上连个人影都没有了,整个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房门紧锁,所有人都躲在家里不敢外出。

     费了半天的力气叫开一户人家后,白仓荣从村民口中得知,昨天夜里来了大队的蛮兵,直冲驿站而去,绑了驿站的所有人马车队,又呼啸而去。

     粮草被劫了?白仓荣暗道不好,翻身上马直奔湔氐城去。

     湔氐城县衙的一处书房之中,只有高鹏和白仓荣两人相对而坐,没有人言语,整个书房寂静无声。

     又过了一会,高鹏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长舒一口气说道:“劫了就劫了吧,眼下要紧的是得再运一批粮草过来,没有足够的粮草,只怕军心不稳啊!”

     白仓荣接着说道:“现在余粮只够一天半吃用,如果后天还没有粮食运来,就只能向城中百姓征粮了。”

     高鹏当即拒绝道:“向百姓征粮乃是下下策,不仅影响军心,也会失了民心啊!”略一思索,又接着说道:“既然蛮兵全部都集中在此处,那么广柔和蚕岭有自己的郡兵也就够了,传令下去,让蚕岭和广柔各自分出三万斤军粮,由卫龙和刘远率队押韵到湔氐城,明天天黑之前,必须赶到!”

     之前白仓荣已经打听到,劫粮的蛮兵约有一千人左右,而自家的运粮队才两百人,又在深夜应对不及,才被蛮兵连人带粮一并劫走。而卫龙和刘远加起来有近两千人,又是白天赶路,就不怕蛮兵继续劫粮了。

     傍晚时分,下了一天象棋的刘远有些饿了,刚准备去吃饭,就接到了高鹏的军令,当下也顾不得吃不吃饭了,带着传令兵就进了广柔城,直奔县衙而去。

     传令兵拿出一份文书,又把高鹏的军令说了一遍,广柔的县令和县尉听完以后不敢怠慢,当即带着刘远去了粮库,拿出三万斤新粮装车备好,只等刘远次日一早来取。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清早,刘远就来到城门口,接收了三万斤军粮后,便向西北方向的湔氐城走去。

     走了半天之后,刘远就与卫龙汇合成了一队,本来一路上都在担心有蛮兵出没,现在终于放下心来。先不说如今两人合二为一实力大增,就说这一路上干净的跟什么似的,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说蛮兵了。

     又走了两个时辰,天还透亮,刘远和卫龙就进了湔氐城,安全的把粮草送到。接着就赶去县衙,向高鹏复命去了。

     看到军粮及时送到,高鹏悬着的心也终于踏实了,向着刘远和卫龙说道:“二位一路辛苦,途中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卫龙:“多谢大人关心,一路都很安全,没有遇到蛮兵。”

     刘远:“不幸苦不幸苦!一路安全得很。”

     高鹏听到二人的回答,摇了摇头说道:“现如今蛮兵齐聚湔氐城外,想必是不会再分兵进入广柔和蚕岭了,从即日起,你二人便与本官一起,驻守在这湔氐城,直到蛮兵退去。”

     刘远一听就有些着急了,他本来还打算早点回家,现在永兴集团正在快速发展,自己身在湔氐,对家里很是放心不下,便连忙问道:“大人,蛮兵什么时候才能走?”

     高鹏也希望蛮兵早点退走,只是看这个架势,还真说不准,便回道:“本官也不知,也许半个月,也许一个月,也许两个月……”

     刘远一听,更急了:“两个月那不都过年了吗?”

     高鹏无奈地笑道:“是啊,还有两个月就过年了,不过你放心,那个时候蛮兵肯定都回去过年了,他们对这个节日的重视程度不比我们轻。再说了,到时候天寒地冻的,他们还赖在城外也吃不消啊!”

     刘远可不想在一直在这里守着,直到过年才能回去,说道:“我们现在三路兵马汇合在一起,足足有七千人,不如直接杀出去,赶走蛮兵,省的被他们堵在门口,看着都心烦。”

     高鹏微微一笑,似赞许又似说教道:“年轻人有冲劲是好的,但是你可知道他们有一万五千人,是我们的两倍还多。我们半数于敌人,不据城而守,反要开城作战,只怕是正中敌人下怀。”

     一万五千人?刘远一听头都大了,打又不能打,走又不能走,难道真的要在这里,一直守到过年?不行,我要回家啊,想到这里,刘远便急急思虑起对策来。

     片刻之后,刘远忽然眼睛一亮,看着高鹏说道:“大人,我有一计,可以让蛮兵早早退去。”

     高鹏一听就来了兴趣,我们征战多年,如今都束手无策,你一个胡子都没长齐的小伙子也敢说让蛮兵退去?虽然高鹏不太相信,但是还是让刘远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只是说一说,又没有什么损失,而且他挺看好这个年轻人,决定对刘远要多多鼓励,不能打击刘远的自信心。

     刘远没有去想高鹏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直接说起来:“既然蛮兵劫了我们的粮草,那我们也去劫他的粮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