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立功
    落日余晖中,一只队伍正缓缓向广柔县城走去。

     在队伍的最前方,刘远和姜小溪各乘一匹马,不同的是,刘远手里拿着缰绳与马鞭,而姜小溪则被反缚着双手,全凭着她那双健美而又有力的大腿,夹着马腹来控制马匹,一看就有很好的骑乘之术。

     “原来你就是蛮族的千金大小姐,失敬!失敬!姜小溪?这名字不错,可惜了,人却是一个火爆的小辣椒!”

     “什么小辣椒?你这个无耻之徒,去年伏击本小姐,今年又来埋伏,有什么好得意的,连自己的名字也不敢说,真不是个男人!”

     “你也没问啊!”刘远很是无语,实在搞不懂这些女孩的想法,说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刘远是也。”

     “刘远?我记住你了,总有一天,我要打得你跪下叫奶奶!”

     “哎呦?你这小丫头片子,还嘴硬,你来打啊?”

     姜小溪使劲挣了几下手腕上的绳索,咬牙怒道:“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

     ……

     “他俩这是干嘛呢?”黑牛看着本应该是敌人的刘远和姜小溪竟然在斗嘴玩,很是不解,遂向旁边的候飞问起来。

     “额……行军打仗不能输,嘴上的仗也不能输,老板这是在给我们永兴集团找回面子呢。”候飞说完,也不知道自己在说啥,嘿嘿干笑两声,不再言语。

     次日一大早,姜义林就带着大批蛮兵,还有一马车的玉石,来到了广柔城外。刘远早就等候在城门外,一看到姜义林来了,就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验明确实是上好的玉石之后,又在姜义林诧异的眼光中让人称了一下,确是一千斤,一斤不多,一斤不少,再加上那几十匹马昨日已牵了回来,刘远便让人把姜小溪带到阵前,放给姜义林后,转身离去。

     姜义林连忙接过姜小溪,仔细查看没有受苦后,见到刘远已经离去,便大声喊到:“还有五百多个族兵呢?”

     “昨日我们谈的是玉石加马匹换你们俩的性命,昨天已经把你放了,今天七小姐也毫发无损的交给了你,交易已经完成。至于那些兵,我可没说要放!”说完,刘远头也不回的进了城。

     看着城门慢慢的关起来,姜义林恨得牙根疼,可是这无耻之徒有城墙依托,自己一时半会也攻打不下,只得无奈带着众人离去。

     刘远昨日回到广柔县城的时候,已派快马连夜赶往湔氐城,向高鹏汇报了军情,共杀敌一百多人,俘虏五百多人!

     本来被蛮兵疯狂的攻势逼得焦头烂额的高鹏,接到刘远的消息之后,顿时大喜过望,今日一大早便安排心腹白仓荣赶到广柔县城,并解下随身佩剑,做为对刘远的奖赏。

     白仓荣看到这柄剑,很是惊讶:“大人,此物贵重,十五年来一直随身携带,此时却要送给一个毛头小子,使不得啊!”

     高鹏却平静的说道:“一来,我们这里战事焦灼没有进展,蚕岭的卫龙也毫无战绩,这刘远默默的取得了首胜,理当奖赏。二来,我已调查清楚,刘远白手起家,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有如此成就,手下聚集一大批人,不简单啊,把他拉拢过来,我们就会如虎添翼!”

     广柔县城内,看到大牢里关押的五百多蛮兵,白仓荣也难得得露出了笑容。

     县衙之内,白仓荣平静的站在大堂之上,看着下方的刘远、黑牛、候飞和广柔县的一众官吏,朗声道:“昨日广柔西部山谷一战,刘远帅众将士斩敌百余人,俘获五百余人,立下大功,太守大人特赐百炼精钢所铸宝剑一柄!”说完便双手捧起宝剑,递与刘远。

     刘远结过宝剑后,心想不给我个官当当,最起码也得给点金银财宝啊,实在不行给个大保健也行啊,怎么就只给了一把大宝剑,高太守也忒是小气。

     宣布完后,白仓荣又把刘远拉到一边,私下说道:“此剑削铁如泥,乃是十五年前高大人征战西域,打败西戎所得,高大人甚是喜爱一直随身佩戴,如今赐予你,高大人对你……很是器重啊!”

     刘远听完直感到受宠若惊,连连道谢,又是一通马屁拍下去,誓死追随高大人,愿为高大人马前卒,踏平蛮族,保蜀郡太平!

     白仓荣听了刘远的豪言壮语,只是笑笑,接着又对刘远勉励一番后,便赶回湔氐县。

     广柔城外,刘远的军营正驻扎在这里,说是与城内的县兵成掎角之势,共同守卫广柔城,其实刘远是怕再出去的话,万一又遇到大队的蛮兵,恐怕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中军大帐之内,刘远正拿着大宝剑显摆着,黑牛和候飞则不屑地说道:“高太守也太小气了,不赏赐个大官做做,怎么也得多给点金银财宝吧?实在不行……”

     刘远一听,这俩人的话怎么跟自己之前的想法一样,顿时恶趣味道:“实在不行就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一把破剑就把大哥打发了,小气,小气啊!”

     刘远一听,便又把白仓荣的话讲了一遍。

     “此话当真?”黑牛不信反问道。

     “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刘远得意的回道。

     “这么说来,高太守对老板还真是器重啊!”候飞有些不敢相信,惊呼起来。

     傍晚时分,湔氐城的守军又打退了蛮兵的一轮进攻,高鹏和白仓荣依然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城外狼藉一片,惨烈异常的战场。

     “刘远那小子怎么样?”

     “依下官看来,确实可堪一用,就是有点油嘴滑舌了些。”

     “年轻人嘛!油嘴滑舌未必不是好事。”高鹏说完顿了一顿,又说道:“今日蛮兵攻城很是奇怪,之前虽说比往年更加凶猛,但是也不像今天这样,完全不要命的打。”

     “哦?他们不是打仗为辅,劫掠为主吗?姜家这几个小子今天哪根筋搭错了?”

     高鹏和白仓荣所不知道的事,姜小溪的几个哥哥得知最疼爱的小妹被刘远抓走索要赎金,简直都恨死刘远了,眼下又不能离开战场,便把气全撒在了湔氐城上,所以不顾代价地疯狂攻城,结果让高鹏这里阵亡了大批的精兵,损失很是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