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此子可用
    刘远拆开腊封的信件,仔细看了又看,又拿给王翰看看,确认确实是太守的使者后,便又走到来使旁边坐下。

     之前听闻太守派人来问罪,刘远吓了一大跳,连忙喊来王翰共同商议对策,看着来人所骑骏马屁股上那烙印,知晓这是郡里的军马;再看看使者,虽然沉默不语,但是身上带着的一股肃杀的气势,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战士;再看看信件,上面鲜红的太守印章也做不得假,如此看来,确实是太守派的人了。

     信上只有寥寥数语,主要就是责问昨日所发生之事,刘远坐下之后便客气的问道:“敢问太守大人派使者来此是?”

     “信上所写即太守大人的意思,”来使惜字如金的说道:“太守大人还在等着你的回复。”

     “我冤枉啊!”刘远立即换了一幅哭丧脸,差点真的流出了眼泪:“小民一向安分守己,从不做违法乱纪之事,奈何胡县令欺压百姓,听信小人之言,对我们喊打喊杀……”刘远一边说着,一边可怜巴巴的擦着没有眼泪的眼角。

     经历无数风浪、见多识广的使者看到刘远的模样,也差点看不下去了,眉间忍不住一挑,打断刘远的哭诉说道:“你把昨日所发生的事情,前因后果,全部如实写下,太守大人还等着复命。”

     刘远立即找来笔墨,挥毫泼墨天马行空自由发挥,写的内容比胡清风所写还要悲惨十倍,除了诉苦以外,又对太守高鹏大吹大擂一番,虽然今天是刘远第一次知道高鹏这个人,也不能丝毫阻止刘远对太守的吹捧。

     吹捧完后就是表忠心,毕竟自己得罪了一县之令,而又无法化解,如此只能巴结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这样才能有一条活路。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刘远才放下笔墨,如此持久的写作能力,使者可是第一次见到。拿到刘远的回复,使者又拒绝了刘远送给他的一个硕大的煤炉,不拒绝也没办法,拎着大煤炉怎么骑马?又拒绝了刘远送出的一大麻袋香皂,当下也不耽搁,纵身上马绝尘而去。

     另一路去往县衙的使者则是正常许多,毕竟胡清风为官数十载,不像刘远没见过世面,连太守使者都不认得。

     依照昨日所商议的,胡清风又添油加醋的对使者说了一遍,没有耽误太久的时间,使者便早早的回去了。

     “你说太守会怎么办?”使者走后,刘远心里没底,问起王翰来。

     “我曾在蜀郡游历不少时日,对这个高太守还是略有耳闻,传闻高太守雄才大略,是个有德有能之辈,治下百姓对其多有夸赞,”王翰说完以后,顿了一下又说道:“依此看来,高太守定会秉公办事,不会偏袒谁。”

     “我们只是去接工人,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是吧?”刘远不放心的问道。

     “按理来说,我们并没有过错,只是杀官兵这可是重罪,一切只看太守如何评判了。”王翰也不知道太守会如何处理,只能实事求是的说道。

     “哎,这个使者也真是的,送礼却死活不要,这让我心里很没有底啊。”刘远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王翰看着角落里当的大煤炉和大袋香皂,很是无语。

     对付一个县令,刘远现在并不怕,毕竟县令也才只有五百官兵,可是郡守就不同了,其掌控治下数县,在刺史无权的时代,俨然就是一方土皇帝,更不用说郡里拥有五千兵马,踏平永兴集团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刘远心里想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太守真的治罪下来,那么只能跑路了,纵使舍不得这份家业,那也没有小命重要啊。刘远连后路都想好了,到时候往南方去,府南七郡都是归当地部族统领,有很大的自治权,到时候逃到那里去,天王老子都奈何不得。

     越是琢磨此事,心里就越不舒服,刘远当下不再想它,收拾收拾心情,出门逛逛去,看看新厂房和新办公室建的怎么样了。

     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正在井然有序的忙活着,刘远看着忙碌的施工场地,心情也好了起来,找到刘新建所在的方位,便慢慢走了过去。

     “刘部长,这些工程进度怎么样?”刘远看到更加黝黑的刘新建,关心的说道:“如今天气炎热,刘部长可要多注意身体。”

     “回老板,各项工程都按照预期的进度进行,再有几天,这些厂房和办公区域就能盖好。”刘新建笑着答道。看着这些拔地而起的建筑,刘新建心里可是有满满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此时让他停下来,他是不可能同意的。人的追求各有不同,有人追求享乐,有人追求的则是成就感。

     得到满意的答复后,刘远又四处转悠起来,看着日渐繁荣的永兴集团,刘远的成就感不比刘新建少。

     日暮时分,被刘远耽搁了半天的使者,这才在城门关闭之前,堪堪赶回新都城,又马不停蹄的直奔太守府。

     书房之中,高鹏刚吃过晚饭,就来到这里处理各项政务。还未提笔,白苍松又进来了,递给高鹏一封厚重的信件,看上去得有三斤重。

     高鹏耐着性子看完了信件,脸上顿时出现了古怪的神色,白苍松正不知所以,结果信件看完之后,脸上同样露出古怪的神色。

     “此事你怎么看?”高鹏忍住抽筋的冲动,意味深长的问起来。

     白苍松略一思索,便回道:“对比胡清风的回复,依下官所想,应该就是刘远转移县城的人口,惹怒了胡清风,便出动官兵,不曾想五百正式官兵,还打不过三百农家汉,死伤人数竟然是刘远的数倍。”

     “抛开这二人的胡言乱语,事实的情况差不多就是如此了。”高鹏又问道:“依你看,此事该如何解决?”

     “下官以为应该各打五十大板,纵然各有对错,但是刘远是民,胡清风是官,自古名不与官斗。”

     “正常情况下,确实如你所说,不过……”高鹏意味深长的一笑:“此番我偏不这么处理,如今天下暗流涌动,正是用人之际,胡清风行事懦弱,不堪大用,至于刘远,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有如此成就,此子……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