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激战
    今日的天气一反常态,乌黑的阴云把太阳完全遮住,天地之间一片昏沉。虽说没有了烈日的暴晒,但却是更加的闷热。

     走到汉嘉城外的时候,刘远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还没来的及休息一会,就安排黑牛留守城外,自己则带着郑向龙、候飞以及二三两营的士兵进了城,分头去往各家,帮助搬运行李。

     刘远则在城门不远处的街边找了一家茶铺,正喝着凉茶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转头往外一看,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队官兵,来到城南旁边,接着就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城门也被关了起来。

     此时刘远仍未想到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还以为城里出了什么事,眼看就要到了集合的时间,安全部的人和工人家属正在陆陆续续往这边过来,只怕这南城门一时半会也开不了,连忙安排亲卫分头去东西北三个城门看看。

     不多时,去往其他几个城门的亲卫跑了回来,刘远听完汇报之后,暗道大事不好,原来其他三个城门也全都关闭,与此处不同的是,别的城门都没有官兵把守,只要门卫和衙役高居城楼之上,过往车马行人,一概不准进出。

     可能过一会,城门就放开了吧?刘远琢磨着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暂时却只能耐心等待。

     半个时辰过后,几百个人已经全部聚集在刘远旁边,眼看着城门丝毫没有要打开的样子,这下刘远坐不住了,走上前去询问出来什么事。

     “这位军爷?这城里可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大半天的就把城门关闭了?”刘远随手掏出一块碎银子,向着一个头目模样的人问道。

     这个头目正是县尉程伟,一把结过碎银子,又顺手颠了颠,咧嘴一笑:“今日城里混进了贼人,拐骗人口和财物,本官在此设卡捉拿贼人,你还是快快离去,莫要妨碍公务。”

     “混进了贼人?正好赶上了捉贼的时候?”刘远边往回走边想着,还没开始感叹自己运气不好,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忽然觉得怪怪的,拐骗人口财物?莫非这贼人就是我?

     想到这里,刘远惊得一声冷汗,走回去与郑向龙及候飞一说,三人都觉得很有可能,但又不敢肯定,好端端的为何要说我们是贼人?便决定再过去问个明白。

     “这位军爷,到底是什么样的贼人,值得如此大动干戈?”刘远又悄悄递上一块碎银子问道。

     本来有些不想搭理刘远的,看到又一块银子,程伟便又开口说道:“据说此次进了不少贼人,来拐骗几百个妇孺,就连家里的锅碗瓢盆也不放过,全部打包骗走,好了,尔等快快离去,刀枪无眼,待会莫要伤了你们。”

     刘远回头一看,茶铺外边的阴凉处站着一排排的人,差不多有几百个老幼妇孺,旁边还有数百个凶神恶煞的汉子,手里拎着大包小包,不知是谁手里的老母鸡扑腾了几下,旁边的人一闪躲,手里的锅不小心碰到墙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擦,听了这军爷一说,再看看自己这批人,还真像是打家劫舍的。刘远老脸一红,刚想溜之大吉,不曾想程伟正好也看到这一幕,接下来就与刘远四目相对:“我刚刚看到你是从那里过来的?”

     “是啊……”

     “你是刘远?”

     “额……?”

     还没等刘远回答,“久经沙场”的程大县尉猛地往后一跃,跳到人群中,被官兵层层保护起来,接着就大喊一声:“他就是贼首刘远,众将士听令,将他们全部拿下!”

     此时二营三营的人也全部围拢过来,护在刘远左右,与官兵相距不到一丈远,虎视眈眈的望着官兵,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意思。

     这五百官兵倒是愣住了,这情况不对啊,按理说对方不是应该束手就擒么,怎么还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当下一个都伯模样的人喊到:“你瞅啥?”

     候飞也不甘示弱地喊到:“瞅你咋地?”

     “还愣着干嘛,快给我上!这些贼人怕是连刀都没摸过,还不给我全部拿下!县太爷重重有赏!”程伟在后面大声喝到。

     五百官兵一想,也是这个理,当下挥舞着兵器冲了上去,刚冲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面前的人齐刷刷的从怀里掏出了刀,也向着自己冲来。

     本来就离得不远,又是双向冲刺,想停都停不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去砍杀起来。

     这些官兵也不全是白吃干饭的,纵然平日里有些懈怠,却也都算是老兵了,大仗虽然没有打过,但是小规模械斗都不知道参与多少次了,再加上对面都是些乡下的泥腿子,人还没有己方一半多,便也不退,冲着永兴集团的士兵杀去。

     且说刘远这里,自己的兵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平日里只是相互之间演武,这次是第一次的真正的战斗,再加上之前毫无准备,当下有不少人心里发怵。

     刘远一看大事不好,本来自己这两百人对五百人就处于劣势,现在这些新兵蛋子还有的在发愣,当下来不及多想,抽出怀里的刀刃一刀向前劈去。

     在刘远拔刀的时候,郑向龙与候飞早已带着各自亲卫,提刀冲了上去。

     永兴集团的兵并不缺少战斗的勇气,只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实战,难免有些心里没底,现在老板和营长都冲在前面,便也不在犹豫,冲杀过去,双方登时混作一团。

     此时正守在门外的黑牛和一营的士兵,忽然听到城内喊杀声四起,绕过小山丘一看,城门都已经关上,肯定是出事了!黑牛当即留下一连负责看守车马,拔出腰间的大板斧,带着九个连的士兵就冲了过去。

     程伟的五百官兵虽然都是老兵,但是各个心思各异,大部分人想的都是混口饭吃,没有几个真正卖命的,因此边打边退。反观永兴集团的兵士,没打之前确实有点害怕,但是打了起来却变得异常兴奋,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竟然能略占上风,慢慢的就占据了城门口中间的空地。

     刘远见状连忙招呼候飞带人去开城门,不然的话待会打得精疲力尽的时候,就都出不去了。

     城门的几个守卫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候飞带着几个亲兵片刻之间就打开一道门,刘远看到城门大开,便带领众人且战且退,先出城再说。

     城门之外,黑牛等人刚刚冲到城楼之下,正想怎么打开城门,忽然门开了,只见刘远和二营三营的人正在浴血奋战,暴脾气的黑牛也没想到掩护大家撤退什么的,扛着斧头就冲上去,一劈一砍间,就放到好几个人。

     本来就无心恋战的官兵,一看外面还有援兵,且不说因为门开的不大没看清楚有多少人,只当是还有大批的士兵,就说来人当头一员猛将,仿佛一只巨大的黑金刚,手里的大板斧少说也有几十斤,才冲进来没多久,就已经砍倒十来个人,当即一哄而散,只有一些夹杂在战阵之中的官兵,由于来不及逃跑全部被砍翻在地。

     眼看着黑牛带人追了过去,刘远赶紧鸣金收兵,把黑牛喊了回来。也顾不上打扫战场,带着惊魂未定的家属,抬着死伤的兄弟们,往城外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