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辣椒酱
    夜色已深,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渐渐睡去,大地又恢复了平静。在永兴集团东边十里外的地方,却是篝火通明。

     这里是刘远划做军营的地方,此时正在进行这夜训。现在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为了保证训练士兵的正常进行,前几天黑牛、郑向龙、候飞三人商量之后,决定把下午的训练改到晚上,因此就有了夜训。

     对此,刘远举双手赞成,夜训不仅能够避开白天的酷暑,同时也能够训练士兵的夜间作战能力,并让黑牛他们在以后天气不热的时候也不定期进行一些夜训。

     校场之上,士兵们分成十几个小队,在进行各项训练,有的小队在训练夜间越野行军,有的在训练滚泥潭、过障碍,有的则是在训练格斗术,还有的在训练战阵之法……

     这些训练内容有很多都是刘远想出来的,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抱怨刘远的馊主意,好好的衣服弄的满身都是泥水,可是慢慢的大家发现这样的训练很有效果,不知不觉中对此越来越是认可。

     此时黑牛刚刚带队越野行军回来,正光着膀子大口的喝着凉茶,随意之间对着身边的亲兵问了句:“这个月的比试还有几天开始?”

     “还有十天,老板亲自定的时间。”黑牛身边的这个亲兵叫石柱子,在之前的训练中表现特别突出,故而被黑牛挑出来留在身边。

     石柱子对之所以对比赛的时间如此上心,是因为刘远定下的规矩,每月进行一次比赛,赢的队伍每人都有一碗红烧肉,石柱子对此可是惦记很久了。

     “说到大哥,我想起来了,有好些日子没过来了吧?”黑牛放下手中的大碗,复又问道。

     “是的,以前老板隔三差五都会过来一趟,这次有十多天没来了。”石柱子也很疑惑,不知道老板这次为何有些反常。

     “正好我还有事情要去找大哥,明天你随我过去一趟。”军营禁酒,黑牛这些天滴酒未沾,打算明天去找刘远蹭些酒肉,顺便看看刘远这段时间都忙些啥,这么久也不来军营。

     这些天刘远一直在鼓捣着怎么种辣椒,在失败了两次之后,第三次种植终于发出了嫩芽,凑巧的是,苗英杰这次也种出了辣椒秧苗,二人此时正在刘远的院子里交流种植辣椒的心得,连院门的开门声都没有听到。

     忽然一声惊雷声在耳边响起“干啥呢你俩?”吓得刘远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抬头一看,一只壮硕的黑金刚正瞪着铜铃般的眼睛看着自己,这才发现是黑牛来了。

     多日未见甚是思念,再加上现在培育出了辣椒秧苗,心情很好,刘远扑上去给黑牛一个熊抱,然后又神神秘秘的跑进屋子拿出一个小罐子。黑牛依旧扑扇着大眼,看着刘远跑里跑外的,也不知道在干嘛。

     “快尝尝味道怎么样!”刘远打开小罐子,用筷子蘸了一点红色的东西递到黑牛嘴边。

     “唔……”似乎有点辣嘴,紧接着黑牛又发出“嗯……”的声音,“这是什么东西?味道这么怪,不过吃起来太香了,要是这一罐子都给我,我能就着吃下十斤大饼。”

     “好不好吃?”刘远得意的问道。

     “好吃!”黑牛眼巴巴的看着刘远,问道:“还有么?”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说好吃,”刘远更加得意起来:“这叫辣椒酱!”

     不知道是担心辣椒酱还是担心大饼,刘远蹿进屋里把罐子藏好又走出来说道:“今晚上大家到你家去,让大娘多做点饭我们一起尝尝这个辣椒酱!”

     这些天刘远一直在栽种辣椒,在空闲的时候,便把剥出种子的辣椒皮都磨成面状,又按照记忆中的味道,加入豆瓣、盐巴、酒、糖等等,最后制成了辣椒酱,虽然味道与记忆中的“老干妈”不一样,但是已经很不错了。

     辣椒酱除了好吃以外,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人从没有吃过辣椒这种味道,新奇的事物总是能够激发人们的热情,食物也不例外。

     议事厅中,刘远和黑牛相对而坐,二人在谈事情的时候,黑牛是不是的瞅瞅刘远卧房的房门,好像还在惦记着那里藏着的辣椒酱。

     “大哥,我听说宿舍马上就要建完了,接下来是盖厂房还是建内城的城墙?”虽然一直想着刚刚的美味,但是说起正事的时候,黑牛还是很严肃的。

     “呦,”刘远对黑牛所问感到意外,便打趣道:“原本一心铺在士兵身上的黑牛大将军,怎么突然关心起建筑方面的事情了?”

     “这个……”黑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回答道:“这是郑向龙和候飞提起的,正好我过来问问。”

     “既然你们如此有心,那我就跟你说道说道,”刘远正色道:“建设城墙的工程量太大,怕是半年都完成不了,到了冬天水泥不易固话,到时候就得停工,所以我想先建新厂房,还有各个区域之间的辅路也铺起来,这些工程可以在冬天来临之前完成,待得明年暖和之后,在建设城墙。”

     “那万一今年又来蛮兵怎么办?”黑牛着急的问起来,这也正是郑向龙和候飞所担心的事情。

     “蛮兵的事情我也考虑过了,”刘远看着黑牛记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忍者没笑出来,继续说道:“我打算在青水河上建一座水泥桥,若是发现蛮兵来袭的迹象,我们立即收拾东西通过桥梁渡过青水河,紧急关头可以把桥毁掉,我们拒河而守,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也不可能什么都带走吧?”黑牛更急了:“我们的家怎么办?还有新盖的房子?”

     刘远本来想说这是最坏的打算,不过看到黑牛问得如此细致,似乎话里有话,便试着问起来:“那你说说,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就是先建哨所啊!”黑牛连忙说道:“郑向龙和候飞说,先在四周山上建立哨所,特别是北边上次蛮兵通过的那个山谷,建立一个关卡,他们都知道水泥路,这么结实的材料建起的关卡,又在山谷之间,那真是什么一个人当官,一万个人都打不开的。”

     “那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刘远无奈的笑了笑:“真得给你找个教书先生,好好教教你,不过你说的这个法子很好,建设哨所和关卡所需的材料,比起城墙,那还不到九牛一毛,这样吧,下次我带着刘新建一起去军营,找你们好好商量此事。”

     当天晚上,众人齐聚黑牛家,有了辣椒酱佐饭,个个胃口大增。这可忙坏了黑牛娘,做了一大锅的饭竟然没够吃,又把家里存的十几张大饼拿出来,直到辣椒酱的罐子被大饼擦的干干净净,众人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

     每次回家必定喝酒的黑牛,此番却是滴酒未沾,只顾吃着辣椒酱拌饭,接着又吃起来大饼蘸酱,就连黑牛娘特意做的红烧肉,黑牛都没吃几口。

     晚饭过后,众人挺着圆滚滚的肚子,满意的各回各家了,黑牛也带着石柱子,连夜赶回军营。在送黑牛出村的路上,刘远心情大好,既然大家都爱吃辣椒酱,等以后产量大起来,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大哥,下次再有辣椒酱,一定要给我多留点啊!”黑牛翻上马背,走的时候还对辣椒酱念念不忘。

     “放心吧,到时候要多少有多少,保证让你吃个够,”刘远笑呵呵的说着:“每次回来都喝个大醉,这次终于不用酒驾了,看样子以后你每次回来都得让你多吃点辣椒酱。”

     “酒驾?什么意思?”黑牛一愣,歪着脑袋问道。

     “额……”刘远只是随口一说,此时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便胡乱说道:“酒驾就是喝完酒后驾马……此事非常的危险,为了你和其他人的安全,严禁酒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