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再建新厂
    春来江水绿如蓝,不只是河水两侧草木的映衬,还是河底的水草开始生长,青水河的河水也由黑黄色变得绿了起来。

     并不宽广的青水河发源于西部高大的山脉之中,一路向东流去,永兴村所在的地方正好是一个分界点。村子往东地势平缓,河面也显得较为宽广和平缓,而西边则是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河面较为狭窄,水流湍急。

     石灰石矿所在的地方距离永兴村并不远,只有约莫十里路的距离,正好处于地势交接的地方。虽说略大的货船不宜航行,但是用木筏运送矿石,沿着河水顺流而下,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几日之前发现石灰石矿的时候,刘远一直在琢磨怎么把这些宝贝运回来,现在自己手里又有高品质的煤矿,到时候慢慢摸索要是能把水泥搞出来,这就立马变成了战略物资,对规划中的永兴城的建设可以说会有莫大的影响。当晚刘远便召集了各个管事之人,共同商讨采石事宜。

     “大哥,你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黑牛对刘远的采石计划很是不解,疑惑道:“咱这四周环山,想要石头到哪不能开采?何必跑那么远道深山老林里去费这般事?”

     “按理说用这种石头做建筑材料,远远没有山上的青石好,”王翰也没想明白,便看向刘远问道:“既然大哥这么说了,肯定有大哥的用意,我们听听大哥怎么说。”

     刘远嘿嘿一笑,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水泥!”

     看到众人都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刘远又耐心的解释起来。这水泥可以作为砖石的黏合剂,不仅效果比当时流行的糯米汁要好,而且制取方便,成本低廉,可以说是建筑史上的一项创新革命。而石灰石,就是制取水泥的原材料,接着又把印象中不知在哪听来的煅烧水泥的方法说了一遍。

     就在众人似懂非懂的时候,原本沉默寡言的已经晋升为科研部长的赵红良突然眼睛一亮,不禁开口说道:“按照老板所说,有了这水泥以后,砌墙盖房修桥铺路将更加的结实稳固,而取得水泥的方法,就像我们炼铁一样,用这些石灰石高温烧制?”

     眼看终于有人想明白了,刘远甚是欣慰,连连点头道:“是、是,就是如此!”

     接着便也不管大家有没有弄明白,刘远就开始分工,在各个工厂中抽调一批人手,成立伐木队、采石队、运输队和研究小组,第二天便开始忙活起来。

     伐木队的工人将石灰石矿附近那取之不尽的树木砍倒,用草藤捆绑成简易的木筏,载着开采出的石灰石顺着青水河漂流而下。同时在王翰的提醒之下,这些木筏也都做一次性用,与石灰石一起运输到露天大仓库进行储存。这样既节省了把木筏运到河水上游的人力物力,同时也省的以后用木材的时候再去砍伐,真是一举两得的好法子。

     与此同时,在赵红良的研究所里,刘远更是寸步不离。先是建好了一个类似炼铁炉的煅烧窑,然后把粉碎的石灰石和黏土混合,进行高温煅烧,再把烧出的粉末加水搅拌,隔天在观看凝结效果。

     看着手里轻轻一碾就碎成粉末的“水泥”,刘远像着了魔一样,再次钻进研究所,调整石灰石和黏土的比例,并改造煅烧窑调整煅烧温度······

     十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双眼通红、面色发黑的刘远来到研究所屋外的院子里,看着木架子上摆放着的几块奇形怪状的“水泥块”,像往日一样拿起一块就掰了起来,竟然没有掰开,在稍微加大了力气,还是没有掰开,刘远一愣,像买彩票中了大奖一样大叫起来:“赵部长快来,你来试试!”

     一向平静的赵红良心里猛然跳动起来,接过水泥块就用力掰了起来,果然没有掰动,看着手里完好无损的水泥块,赵红良激动的涨红了脸,喃喃自语道:“成功了,真的成功了!”然后又哈哈大笑起来,像是把这十几天憋在心里的那股气都给发泄了出来。

     狂喜之后的刘远慢慢恢复了平静,没想到真的把后世的水泥给搞了出来。刘远一边吩咐将这水泥制作严加保密,一边加大了采石和煅烧的人手,然后正式成立了永兴水泥厂,开始进行批量生产水泥。

     事情都安排妥当以后,刘远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回到居所烧了一大锅的热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连续半个月泡在研究所里没有洗澡,再加上那里煅烧水泥到处都是粉尘,澡盆里的水都变成了水泥汤一样,反复换了五六次的水才洗干净。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刘远无事一身轻,又像以前那样,各个地方开始转悠起来。

     随着天气渐渐的变暖,蜂窝煤的需求量也由冬季时候的高峰慢慢降了下来,煤场可以空出不少人手出来。但是与此同时肥皂的销售却在稳步上升,再加上农业部的人手和新建的水泥厂等等,人力还是不太充足。

     就在刘远愁眉苦脸想着怎么增加工人的时候,南边的码头上来了几艘货船,不用说肯定是钱大宝的货船又来了。随着永兴集团人口的增加,粮食和一些生活必需品的消耗也是日益增大,现在的永兴集团早已供应不上,因此都是由钱大宝在县城采买运来,卸下粮食后再装上蜂窝煤、肥皂等商品运出去。

     货船刚刚靠岸,一个行动迟缓的巨大的肉球突然变得极为灵活,跳上岸边后便急匆匆的往刘远的简易办公室赶去。

     客厅之中,刚落座的钱大宝正在与刘远寒暄着。

     “恭喜刘老板!”还没等刘远开口,钱大宝便笑呵呵的祝贺起刘远来:“如今您这永兴集团可是越做越大了,各种产品在外面真是供不应求啊,再看看您,红光满面、仪表堂堂、如沐春风······”

     听着听着,刘远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便打断钱大宝问了起来:“钱掌柜数月未见,今日前来不会专程来夸我的吧?”

     钱大宝嘿嘿一笑,侧着身子努力的把肥大的脑袋往刘远那边凑过去,压低声音说道:“听说刘老板最近又搞出个什么新奇玩意,叫什么水泥的,这次可否还像往常一样,交由在下进行贩售?”

     正说着,钱大宝忽然发现刘远脸色不对,正疑惑不解的时候,刘远严肃的说道:“新的产品这么快就传到了钱掌柜的耳朵里,看来钱掌柜真是手眼通天啊!”

     钱大宝一愣,脸上的肥肉缠斗了几下,不好意思的干笑道:“刘老板你误会了,在下只是听说你这建了一个新的工厂,生产什么水泥的,但是这水泥是怎么弄的,弄出来干嘛的我还都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但凡是刘老板搞出来的玩意儿,绝对都是好东西,只要跟刘老板合作,那指定赚钱啊······”

     听了钱大宝一通说道,刘远才放下心来,看来并不是水泥生产流程泄露出去了,而是钱大宝急着想来参与贩售分一杯羹啊。

     “如此真是错怪了钱掌柜,”刘远恢复了从容,推脱道:“只是这水泥暂时并不出售,一来是产量实在太低,二来是我这到处都要用到,自己都还不够用怎么拿出来出售啊。但是钱掌柜请放心,将来产量扩大了,一定交由您进行出售。”

     钱大宝心急如焚,连忙问道:“那大约多久才能拿出来售卖?”

     “哎,”刘远叹了一口气说道:“钱掌柜你有所不知,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人手,别说水泥厂加大产量了,现在就连其他工厂的人手都不足,没人,没人啊!”

     “没人就去招啊!”此时钱大宝比刘远还要关心永兴集团的人力问题:“此处没人那就到别处去啊,虽说乡下有土地的人都不愿背井离乡,但是县城里面愿意做工的人多了,更别说外县的人了!到你这来工作有吃有住有工钱,这种正经的营生还怕招不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