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人间美味
    烈日当空,蝉鸣阵阵,转眼间已是盛夏。

     平时一直呆在北部农田的苗英杰,平时难得回来几次,这次不仅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小麦成熟了!

     这可把刘远乐坏了,前几天“秘密农田”里的地瓜成熟了,动员了所有士兵去采摘,总共收获八万斤地瓜,除了留出的一万斤准备开发市场外,其余七万斤地瓜又全部种了下去,只等待秋天的大丰收了。

     还没有从地瓜丰收的喜悦中缓过劲,又得到了这个好消息,刘远激动了一夜没睡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召开会议,商讨收割小麦事宜,毕竟小麦的种植面积可比地瓜大多了,就凭这点士兵去收割是远远不够的。

     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收割会议圆梦结束,最终的决定是,除了建筑部的人手,其他所有工厂全部停工,所有人支援收割小麦!

     小麦收割完毕后,又安排所有人手把七万斤地瓜全部种了下去,剩下的土地则是种植水稻。人多力量大,不过十天的时间,收割种植全部完成。

     只不过在种植地瓜的时候有一个小插曲,就是所有接触地瓜的人进出都要搜身,防止地瓜外流,毕竟现在还不是流传出去的好时机。

     几十万斤小麦堆满了整个粮仓,散发着粮食独有的芳香,刘远望着这满满的粮食,两眼放光,几十万斤啊,这才是真正的地主啊!这么多粮食,足够现在所有人吃一年了吧!

     现在刘远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粮仓和马路工地上来回巡视,看着满仓的粮食,和日益渐长的马路,刘远感到无比的舒心。

     这一次刘远又转悠到修路工地上,远远的就看见刘新建戴着个草帽,站在路边指挥工人干活。只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刘新建的肤色比刚来的时候更黑了。

     “刘部长辛苦了!”刘远大声的打着招呼,“现在进展怎么样?”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刘新建拿下草帽扇起风来,“这一个多月下来,从码头到工厂区的路全部修好了,已经投入使用,现在这条穿越内城区,从码头到北部农牧业区的永兴大道也马上铺完。”

     说完刘新建又拿起石头使劲砸向路面,说道:“这水泥真是神奇,按照老板说的,底下用石头打上地基,把碎石和水泥搅拌后灌入缝隙,上面在用水泥抹平,这种修路方法真是闻所未闻!”

     直勾勾的看着路面的刘新建又接着说道:“不过这样铺出来的路真是坚实无比,而且又非常平滑,远非巡场路面可比,真是神奇!”

     刘远故作高深地微微一笑,在心里说道,是啊,这种跨时代的东西,不神奇才怪。

     按照之前商定的,修好路后,就开始兴建民房居所,眼看这路马上就能全程贯通,新式的水泥民房也指日可待,必须让工人们在冬天来临之前,都住进温暖结实的砖石水泥房子,毕竟安居才能乐业嘛。

     不过话说回来,在一个多月以前,谁也不能想到如今这条路的模样,还记得当时向王翰要人,安排进建设部的时候,王翰死活不放人,哭着喊着说各个工厂都缺人,实在没有多余的人手。

     最终还是刘远强制性的从各个部门抽出了几百人,再配合刘新建从县城里带来一百多工匠,才组建成如今的建设部,才有了现在的马路。

     看到现在的马路,王翰再也没有抱怨过了,反而很是积极的往建设部安排人手,如今常驻县城的鹿三娃招来的人手,王翰都优先安排进了建设部。

     不过这样虽然大大提高了工程进度,但是每个工厂的产量只是维持在之前的水平,如今随着人口的增多,各项开销也在慢慢的增大,现在已经快要入不敷出了。这不,王翰火急火燎的找到刘远,开始诉苦账上已经没钱了,再这样下去就得借钱度日了。

     “别急啊王部长,”刘远慢慢悠悠的问道:“现在还有多少钱?”

     “现在账上一文钱都没有了!”王翰急吼吼的说道:“等下个月工人们发工钱都没钱发了!”

     “噗”正在喝水的刘远被茶叶呛了一下,一口茶水差点喷到王翰脸上,“真的一文钱都没有了?”

     “真没有了!”

     幸幸苦苦一年多,一朝回到解放前啊,刘远暗叹,不过也没有多在意,信心满满的说道:“接下来就看我的,一个月时间,赚个上千两银子不成问题。”

     看着王翰一脸茫然的样子,刘远笑呵呵的解释起来:“上次收获的地瓜,不是还留下一万斤吗?这可都是钱呐!”

     “地瓜?这个我也吃过,不就是粮食么?虽说物以稀为贵,大米也才五文钱一斤,这地瓜就算卖到十文钱一斤,那也就一百两银子啊,难不成还要把小麦也卖了?那我们吃什么啊!”

     “王部长别急啊,”刘远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神神秘秘的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王翰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刘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看刘远找来几十个工人,把这一万斤地瓜全部洗干净,然后放进大锅里煮。

     这煮熟的粮食还怎么卖?王翰想问个明白,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且先看看再说吧。

     待得第二天,王翰在去的时候,发现煮熟的地瓜都摆在地上晾晒,晒得半干的时候,刘远又让人把地瓜都切成条状,然后再接着暴晒,并安排专人值守,负责看管。

     又过了一段时间,刘远喊来王翰,拿着一个金黄色的条状物递给王翰,自己也拿了一个吃在嘴里。

     王翰正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也试着把手里的东西吃下去,这一吃不要紧,差点哭出来!

     “天呐!”王翰一边吃着地瓜干一边颤抖的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好吃!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吃完之后又舔了舔手指,眼巴巴的望着刘远,还想再吃一个。

     “好吃吧?”看着王翰的头点得像拨浪鼓一样,刘远笑道:“这个叫做地瓜干,我打算全部卖出去,一斤地瓜干……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王翰呆呆的问道:“虽说这味道也值这个钱,但是谁会花一两银子买这点东西吃啊?”

     “自然会有人买,”刘远笃定的说道:“一万斤的地瓜,总共制作出三千斤地瓜干,可以卖出三千两银子,我打算让钱大宝去售卖,给他抽成二成,这次真是便宜这家伙了。”然后便让人通知钱大宝来一趟。

     钱大宝来了之后,也和王翰一样,先是被这美味所震撼,接着又被这价格所震惊。

     等钱大宝从这震撼和震惊中缓过劲来以后,刘远把钱大宝拉倒一边说道:“钱掌柜的生意遍布整个蜀郡,先不说郡府那些的达官贵人,就是每个县里都有些财主吧?这些人不怕东西贵,只怕买不到,”接着就趴在钱大宝耳边说了些什么。

     钱大宝一听,此计可行,便带着数百斤地瓜干,往郡城和各个县城去了。

     按照刘远的说法,钱大宝先是给各个达官贵人免费送了一些品尝,接下来要想再吃到,就得花银子买了。

     不到几天的时间,整个蜀郡的上流社会开始流传一种叫做地瓜干的东西,不仅好吃的要命,重要的是有的人想吃确是花钱都买不到,能地瓜干,在不知不觉中竟然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

     一时间,街头巷尾无不在谈论地瓜干,不知是哪个县令的管家,偶然间吃了一根县令赏的地瓜干,瞬间变得高大起来,成为众人心中崇拜的对象,受到左邻右舍的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