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李大阳的反击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刘远不管饭前还是饭后,没事的时候总喜欢背着双手四处溜达,像一只骄傲的公鸡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日头已经没入山林,留下一片火红的霞光,劳累了一整天的工人们也已经收工,除了正在食堂吃饭的以外,大部分人都三五成群,坐在空地上乘凉,工厂里面却是空无一人。

     好久没来煤厂了,尽管这个好久最多不超过两天,刘远心里一想到此处,脚步一拐,走近了煤厂的大门。

     如今的煤厂经过二次扩建,已经有点工业厂区的样子了,等刘新建忙完了修路的事情,就让他来建真正的厂房,到时候必然又是另一番景象。

     一边四处看看一边想着未来厂房的模样,不知不觉中,刘远来到了存储蜂窝煤的库存区,忽然看到前面的角落里有两道人影,仔细一看,两个青年男女在说些什么。

     借助微弱的霞光,刘远看清楚了这男的是黑牛的部下,叫做武马,如今负责看守地瓜干的库房。这个名字刘远非常喜欢,还特意问过他的名字的含义,所以对他印象很深。当然老武给小武取的名字肯定不是刘远心中所想的意思,仅仅是因为当初老武家养了整个村子的唯一一匹马,老武爱马如命,才给小武取了这么个名字。

     至于这个女的,好像是煤厂的女工,长得挺好看的,只是刘远记得不太清楚叫什么了,毕竟整个永兴集团有几千个人,能记住几百个人的名字就不错了。

     话说这武马平时挺寡言少语的,没想到谈情说爱倒是有一手。刘远嘿嘿一笑,刚要走开回避一下,忽然听到他们说到了自己。

     自己真是英明神武,小青年谈恋爱的时候都聊自己,刘远便停下脚步,又悄悄的靠近一些,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说自己的?

     “武马哥哥,要是被发现了,老板肯定会责罚我们的,还是快还回去吧!”

     “小茹,你就放心吧,仓库里那么多的地瓜干,我只拿了一点点,没有人会发现的,你就放心的吃吧。”

     什么?竟然偷地瓜干用来泡妹子,这不是监守自盗么?这还了得?刘远刚想上去质问,却又忍住了,暂且在女友面前给他留些面子,回去在想想怎么处理,便重重的咳嗽一声,往住处走去。

     没有直接去自己的卧房,刘远去了王翰那里,正在忙碌的王翰停下手中的笔,仔细听着刘远的话语。

     “这件事你怎么看?”刘远说完之后,直接向王翰问起来。

     “此事必须得严肃处理,”王翰皱着眉头说道:“但是又得把握好度,毕竟我们现在正在快速发展时期,不能寒了大家的心……”

     “是啊,就说这地瓜干,都给外面那些达官贵人享受了,我们自己人却没几个吃的上啊!”

     一阵商议之后,夜色已深,刘远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住处,只见门口直挺挺站着一个人,走近一瞧,正是武马。

     “老板,煤厂库房那个咳嗽的人,我看到了背影,知道是老板,我做错了事情,还请老板责罚!”武马心虚而又坚决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做?”刘远边说边打开房门,让武马跟了进去。

     “小茹她……想吃地瓜干,但是我买不起,所以就……”武马低声的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东西是我偷的,还请老板不要责怪小茹。”

     “还挺有情有义的嘛,”刘远装出生气的样子:“知道错误还去监守自盗,不罚你不足以服众,既然做出这种事情,那么你已经不适合继续呆在安全部了……”

     “老板!”武马一听就急了,以为要把自己解聘掉,连忙恳求道:“无论怎么处罚我都接受,就是请老板不要让我离开永兴集团,我……”

     “既然你这么喜欢地瓜,那就给你换个岗位,去西边的农业部,专门负责种地瓜吧,”刘远依旧冷淡的说道:“明天一早吃过早饭就出发吧。”

     武马一听,原来只是调换了一个岗位,连忙谢道:“多谢老板!”

     次日一大早,武马收拾好行李来到食堂与小茹一起吃饭,可是当他拿到饭的时候,不禁惊呆了,饭碗里除了日常的早餐之外,还多了几根地瓜干,小茹的饭碗里同样如此,环视四周,发现所有人的碗里都有。这么多人都吃到地瓜干,怕是最起码也要几百两银子吧!

     议事厅中,刘远与王翰一边处理着手头的事物一边聊着。

     “大哥这招妙啊!”王翰一边写着东西一边说道:“这些工人对大哥都很是感激,只是这钱花的……太大手大脚了吧,几百两银子就这么吃了,现在我们缺少啊!”

     “东西吃了可以在做,钱花了可以再赚!”刘远不以为意:“关键是工人们开心,对我们永兴集团更有归属感,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二人正在说着话,忽然听到门口一阵骚动,紧接着就冲进来一个人,还没看清脸,就听到大喊声:“老板,大事不好了!”

     “你不是跟着鹿三娃在县城招工嘛?怎么回来了?什么大事不好了?快说清楚!”刘远疑惑的问起来。

     “我们被县衙的衙役打了一顿,赶出县城了……”

     时间回到早上,鹿三娃向往常一样,早早的来到了坊市开始招工,这一个月来,已经招到了几百个工人,让刘远很是赞赏,可是鹿三娃自己并不满意,自己深知永兴集团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几百个人远远不够,今天还得再加把劲,争取多招到几个人。

     忽然一群衙役冲了过来,把鹿三娃等人一顿胖揍,又把他们赶出城去,并警告鹿三娃永远不得回来,不然就抓进大牢。

     “现在情况怎么样?鹿三娃他们人呢?伤的严不严重?”刘远听完急切的问道。

     “大家都受了伤,鹿局长伤的最严重,现在大家正抬着鹿局长回来,不过好在都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

     “没有大碍就好,没有大碍就好……”刘远深吸一口气,转头对旁边的王翰说道:“你安排个机灵些的人,带些银钱,去县城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

     此时正在县城一座酒店喝酒的李大阳洋洋得意,老子在这汉嘉县向来是招风唤雨,永兴村那几个土包子竟然先摆了我一道,又坏我的好事,真是岂有此理!不过一想到鹿三娃那几个人被打的样子,李大阳顿时就转怒为喜。

     时间再回到前一天,李大阳到处收保护费的时候,在坊市看到了鹿三娃等人,李大阳知道这些都是刘远的人,有心要去报复,但又不敢露面,担心那十羽真人找到自己的头上来,便一溜烟跑到县衙,找县令胡清风去了。

     “姐夫啊,大事不好了!”李大阳一看到胡清风便嚎起来。

     “就你?能有什么事?”胡清风对这个小舅子平时的所作所为也有所耳闻,不耐烦的问道:“别鬼哭狼嚎的,好好说话!”

     李大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个姐夫,平时都是借助县令小舅子的身份,才能在这汉嘉城为所欲为,一听小舅子问起,连忙正色解释起来。

     “这刘远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挖公家的煤,鼓捣一番高价卖给我们,自己得利,压榨我们的血汗钱啊!”李大阳一边说一边看着胡清风,发现县令姐夫面色平静,又接着说道:“更可恶的是,这小子拐骗百姓啊!”又把鹿三娃招工的事情讲了一遍,再招走的人数上又夸大一番。

     胡清风听罢陷入了沉思,这位县令大人虽说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为官十数载,人口的重要性还是知道的,每年的上级考核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治下人口的增减,而且人口也关乎整个县的税收问题。再加上李大阳的夸大其词,招了几百人变成了几千人,好像要再坐视不理,整个汉嘉县的人都要跑光了。

     胡清风着急了,左思右想也没想出个主意,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姐夫,我有一计!”李大阳得意的说道:“召集衙役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关到大牢里!”

     “休要胡言乱语!”胡清风没好气道:“他们又没犯法,怎么抓起来?”

     “那就把他们打一顿,让他们不敢继续拐骗!”

     “不行不行,万一闹出没个分寸,事情闹大了,本官如何向上面交代?”胡清风可不像小舅子一样无法无天,不求无功但求无过是他的为官准则:“本官乃汉嘉之父母官,如何能让治下百姓受苦?”

     “那就把他们赶出城去?”李大阳试着问道。

     胡清风思来想去,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便答应下来,招呼衙役便安排了下去。

     次日一大早,李大阳跟着一班衙役一起,风风火火的冲向坊市,半路上与衙役头领偷偷说了几句。

     有了这么个好机会,李大阳才不会只赶他们走,让衙役先狠狠的把他们打一顿。这个衙役头领知道李大阳与县令大老爷的关系,对他是言听计从,于是便发生了之前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