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第二次遇见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没有猿声,也没有万重山,不到两个时辰,钱大宝的货船就航行了几十里,顺水行舟,这速度不可谓不快,可是心急如焚的刘远,一路上不停的催促快点、再快点!

     之前钱大宝建议到县城招工的时候,刘远当下决定亲自前来试试,嘱咐黑牛和王翰守好家后,带上鹿三娃,又挑了十几个机灵些的士兵,坐上钱大宝的船,直奔县城而来。一路上只顾着催促加快行驶,和盘算着如何招人,倒是错过了这山水好风光。

     下船以后已是傍晚时分,一行人堪堪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寻了一处客栈暂且住了下来。酒足饭饱之后,刘远又召集众人开了一个小会,安排次日的各项招工事宜。

     在来县城之前,刘远就去找过王翰算了一笔账,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永兴集团的生意越做越大,光是蜂窝煤和煤炉这两样就赚了足足五千两银子。

     香皂和洗衣皂由于价格略高,市场还不是太大,但是有钱人根本就不在乎这点钱,皆以使用永兴集团产出的香皂为荣,出门身上不带点香皂的味道,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目前肥皂厂总共带来了两千两银子的收入,加上煤厂就足足有七千两银子,但是三千名工人的工资和吃喝住用等一些开销也是一笔巨款,仔细盘算之后发现,光是工人这一块的花销就有四千五百两银子!

     再加上炼铁厂的产出,作为战略物资不对外销售,农业部也有大笔投入,目前还没到收获的时节,这两项产业目前还是只入不出,如此算来,刘远带着三千人忙活了大半年,最终赚到口袋的银子只有区区五百两,这个结果让刘远欲哭无泪。不过好在总归是赚到钱了,要是一文钱没赚甚至倒贴钱,那还不如找个悬崖跳下去算了。

     摸清了自己的家底之后,刘远总算明白了,要想维持住持续发展,同时在短期获得巨大的收益那是不可能的了。本以为自身腰缠万贯,打算大批采购物资,提高工人收入,来吸引更多的工人,然后一年建起一座城,坐拥万千产业走向人生巅峰···最后却发现只有几百贯,认清现实的刘远不得不放弃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是只要不是猛然间招收大批的工人,资金能够周转过来,是可以维持持续发展的,所以刘远最终定下来,还是去县城一趟招收些工人。

     毕竟水泥厂产量慢慢扩大以后,在刘远的规划中要一步步的把道路和厂房、宿舍等都换成水泥制作的,然而目前的工人大都除了耕种之外没有一技之长,这次到县城招工,刘远想的是多招一些建筑工人,并成立一个建设部,专门负责各项土木基建事宜。

     次日一大早,刘远就带着众人出门了,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的用粗布写就的招工启事,走到街上吆喝起来。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纵使待遇很不错,围观的群众也很多,但是真正上前应聘的却寥寥无几。刘远也不知道为何招不到人,无奈之下带着众人换个地方继续吆喝。

     如此反复换了几个地方,效果还是不大理想,刘远正在路上走着,琢磨找个人多些的地方,忽然发现前面围住一大圈的人,不禁喜上眉梢,举着招工启事就跑了过去。

     刚跑到近处,就听到一声“你们这些泼皮浪猴,整日无所事事坑蒙拐骗,今日竟然连卖菜讨生活的老奶奶都要骗,真是畜生不如······”

     刘远听了一愣,就近找了一个围观群众问了一下来龙去脉,原来这几个街头混混拿着不知在哪挖来的野草,说是灵药,把这卖菜老奶奶一顿忽悠,要用几棵草半换半抢交换整框的青菜,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被那位路过的小姑娘识破了,小姑娘看不过去,就发生了这些事情。

     刘远拔进人群一瞧,一位红衣少女正指着对面几个小混混骂着,对面的混混被骂得脸色铁青,可能是因为看这女子衣着华丽,又有侍女跟随,怕是惹不起的富贵人家,所以一直在强忍着。

     片刻之后,人群忽然哗啦一下闪开了一条空档,走来十几个混混,看来是这骗子拿捏不准如何处理,找来了救兵。

     来人当头一个大哥模样的人边走边叫嚣着:“我看是谁,竟然欺负到老子的头上,在这汉嘉县城里头,是龙你得给我蜷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

     话音未落,这位大哥忽然换了副口气:“呦,这身段、这长相,滋滋,过来陪老子玩玩,老子就不追究了!”说完就往少女旁边走去,伸出手指就往少女的下巴勾去。

     刘远一看,这些混混真是无法无天,大白天就调戏良家女子,本来自己站的位置就不远,当下跳过去,抓住混子头领的手腕大喊一声:“你敢!”

     竟然有人敢阻挠自己?混子头领转向刘远,刚要招呼手下小弟准备开打,话还没说出口,忽然就呆住了,转而满脸堆笑道:“这位好汉,我刚刚是闹着玩的,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说完便带着一帮弟兄撒腿就跑。

     原来这领头之人正是李大阳,被刘远整过一次后就记下了刘远的面孔,当然记忆最深的是那位十羽真人。古人本就敬畏神仙,又亲身经历过那“五行搬运大法”,此时如何不畏惧?

     李大阳边跑还边四处看看,没看到那十羽真人,才松了一口气。

     刘远本想着看看自己带的十几个士兵的实战能力,没想到对方竟然跑了,那就继续招工吧。刚要离去,旁边的女子微福身子向刘远做了一个揖,刘远正要回礼的时候,恰巧女子福完礼后抬起头与刘远四目相对,这一看,刘远又呆住了。

     说来也巧,这女子正是刘远第一次进城时候,牵着毛驴差点冲撞了的那架马车上的少女。此时女子也认出了刘远,看着刘远的呆样,又想起上次的呆样,不禁噗嗤一笑:“小女子楚若涵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公子一声就吓走了那些贼人,真是威风!”

     二人又客套了几句,说了什么刘远记不清了,只记得楚若涵那笑盈盈的模样,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刘远只想到了一首诗:“春水初生,春林初盛,十里春风,不如你。”

     鹿三娃看刘远呆呆地望着前方,半晌也没动静,无奈的使劲咳嗽一声,问道:“老板,我们接下来?”

     刘远惊觉回头,差点吓了一大跳,只见一张黑脸离自己不过半尺,露出两排洁白的门牙嘿嘿笑着。

     刘远回过神来假装镇定的向前走去,没走两步身后又传来鹿三娃的声音:“老板,你这是去哪?”

     “招工啊,还能去哪?”刘远没好气的回答道。

     “可是刚刚与你说话的那位姑娘说了,城里劳力市场在城南坊市,你这往北走是?”

     “啊?哦!”

     一刻钟后,十几个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城南坊市,呵,此处果然不凡,卖菜的卖米的,卖自己家老母鸡下的土鸡蛋的……各种小摊小贩比比皆是。

     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坊市的最边上,此处一溜或站着或坐着几十个汉子,也有几个少年和老年人,身前放着“泥匠”“瓦工”“杂工”等小木牌,不用说,此地便是人力资源市场了。

     没等刘远开口,鹿三娃就冲了上去询问起来。此番他们是来招收建筑工,也就是瓦工,鹿三娃和这里的几个瓦工都聊了一遍后,摇了摇头走回刘远身边。

     “老板,这里有不少瓦工,可是都是小工,就是给专业的大工瓦工打下手的,真正的能独当一面的大工一个都没有。”

     刘远顿时有些失望起来,自己要架桥铺路盖房子搞大建设,只有些小工是不行的,必须要招收有专业能力的大工才行,看来这一趟是白跑了。

     就在无奈的刘远刚准备回去再想想办法的时候,人群中忽然窜出一个贼眉鼠眼的瘦小男子,挡住了刘远等人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