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章 土地
    皇城外,六十万兵马已经与皇城的十万禁军僵持了一个多月,任凭城外怎么叫阵,禁军统帅就是不为所动,龟缩在城内不出。

     袁福早就按耐不住,多次号召大家一起攻城,但是各位刺史一个看一个,谁也不愿意打头阵,城内的十万禁军无论从兵员素质还是到装备,都是顶尖的,反观城外众兵士,有一半以上是这个冬天临时征招的,再加上皇城的城墙高大坚固,谁去了都讨不得好处。

     无奈之下,袁福便带领本部军马首先攻城,损耗不少兵马后却没有任何进展,连城墙都没能攻得上去。袁福知道,这几位刺史都各怀心思,都想等着别人与禁军两败俱伤的时候,坐收渔翁之利。

     袁福一气之下,带着本部军马退回了燕州。眼下领头之人都走了,剩下的五州刺史也一哄而散,各回各家了。

     花费了数年心思,组织起这一切的朱宁,被手下这帮人气的直跺脚,不过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自己身在皇城之内,看着外面四散的军队只能叹气。

     回程的路上,府州兵曹从事关锋勇心有不甘地说道:“大人,我们就这么走了?”

     段山也很无奈,但是在这些刺史之中,自己的势力最为薄弱,只有五万兵马,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便回道:“先回吧,等到了江州城在联系朱大人,从长计议。”

     永兴城中,刘远也一直在关注皇城外所发生的事情,不过目前看来,各州郡怕是要消停一段时间了。

     随着春天的慢慢到来,春耕便成为刘远这几天最为上心的事情。这天早上,刘远找到了苗英杰,一起商议起种地的事情。

     苗英杰拿着用新式纸张做的小本子,胸有成竹地介绍起来:“东北区的十万亩地随时可以耕种,各种作物的种子也已经准备好……”

     刘远一边听一边点头,这苗英杰还是很靠谱的,基本上所以的事情都考虑到了,让刘远很是省心。听完苗英杰的汇报后,刘远说道:“我还有一个想法,你听听看。”

     苗英杰连忙收起小本子,正襟危坐回道:“老板请说。”

     刘远便慢慢的把考虑许久的想法说了出来,如今严县已经往永兴城迁来了有一万人,除了少部分是从较远的地方过来以外,大部分都是在严县北部一带,也就是靠近永兴城那片地方的人。如今那里已经和去年完全不一样,四处都荒废了很多土地。

     对于这些土地,刘远很是眼热,打算找严县县令周大有商议一番,把这些地全都买过了,再雇佣当地剩下的人进行耕种,只收取一成的产量,剩下的全归他们自己所有。

     地瓜这种高产神器,亩产量能达到小麦水稻的三五倍之多,只要在各处买下小片的土地,中上一季,附近的人们就会眼馋,到时候根本不用宣传,大家也会争相种植。还有一些不愿意卖地的人们,恐怕也想把土地卖给永兴集团,好种植地瓜。

     地瓜虽然切块种植插秧就能成活,但是别人不知道啊!刘远打算刚把地瓜推广出去的时候,所有的秧苗都由自己提供,这样就能掌握所有的地瓜种植。等大家摸索出来地瓜生根发芽的规律,只怕已经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这几年的时间,足够自己买到大量的土地。

     听完刘远的想法以后,苗英杰连连点头,直道老板头脑灵活,自己怎么就想不出这种好主意!

     刘远又仔细叮嘱一番,地瓜的育苗工作不能放松,最起码这几年之内,要像之前那样,严格保守秘密。

     地瓜的生长需要有一定的温度,刘远想着要是有塑料大棚就好了,那就随时都可以种植,不像现在,气温还不够,只能在等待一段时间。不过塑料大棚这种东西,自己还是别想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像以前看的小说里那样,在生产力低下的古代,凭着几件简单的工具,就搞出了各种跨时代的东西。

     又忙完手头上的一些事情以后,刘远便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密封的信封。这是赖狗的情报部门成立以后,每天都会送到刘远面前的全国各地的消息,不管有没有用,刘远让赖狗一律搜集过来。如今一个月过去了,赖狗做起这些事情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裁开信封,里面有几张用毛笔写满字的纸张,刘远拿起来慢慢地看着。

     首先就是蜀郡和附近几个郡县的事情,这是永兴城的根基所在,同时也是永兴城所有货物的销售地,所以各种信息刘远都要知道。

     接下来就是皇城里的情报,由于皇城这个地方尤为重要,所以成为了第一个永兴集团货物没有到达,情报人员就已经到达的地方。与这类似的还有江州城,乃是一府之中心,特别是刺史府的情报,不管详略,每日都准时送到永兴城。

     最后则是其他的一些信息,刘远翻看到最后的时候,忽然乐起来,他看到纸上写着,数日之前,陇西郡出兵武威,两方打了起来,原因是陇西先占了武威的一片土地,武威便抢了陇西的马,本来此事也算平衡,按照以前的经验应该就比作罢,但是陇西太守马雷却说武威不仅抢了自己的马,还抢走了几乎所有的马驹,便派人前去索要,愿意花钱赎回。

     而武威这里很是委屈,这些马驹如今都在永兴城里,他们哪里见过?所以坚持说自己没有抢夺马驹。马雷一听顿时就火了,你抢了我的马就算了,还抢了马驹,不仅让自己的养马场元气大伤,竟然还死不承认?当即便点齐全郡兵马攻打武威郡。

     武威郡本来就是被冤枉的很是窝火,看到陇西郡打来,二话不说也带领本郡兵马,二者厮杀起来。这一战打的天昏地暗,双方各自损失过半兵马。

     此时呆在安定郡的肃州刺史董冰正在伤心,别的刺史都一统全州,自己的肃州偏偏就冒出两个势力不弱于自己的太守,与自己三分原本属于自己的地盘。

     现在好了,狗咬狗打起来了,董冰等到那两个郡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突然出兵,一天的时间就占据了陇西和武威近半的地盘,这下轮到这两郡傻眼了,便握手言和共同抵御董冰,如今肃州已然分成两部,一部是此时董冰的势力,一部则是陇西和武威联合势力,二者相互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