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返回
    永兴集团马匹所在的围栏,在整个养马场的最东南边,主要是为了明日更加方便的取马。而武威郡在陇西的西北边,此番抢马所发生的战斗也在养马场的西北角,郑向龙这里反倒很安全。

     到了围栏之后,本来有好几个人在这看守,如今却空无一人,只怕是都被喊到西北部参战去了。与此处围栏仅仅一道木墙相隔的方,是圈养小马驹的地方,白天的时候那里还有几十个马夫,现在同样只剩下了一个人。

     郑向龙担心武威郡的人马会打到这边,为了以防万一,决定不等明天,今夜就带着马匹赶路。便喊过看守马驹的那个马夫,让他去跟管事讲一下。

     独自留守的马夫本就不愿一个人留在这里,现在正在打仗,还是跟大家伙在一起比较安全。马夫听了郑向龙的话后,便有了借口,喜滋滋地赶去报信了。

     急于离开的郑向龙立即打开围栏上的门,利索地给马匹套上马鞍缰绳等等,这一百余人都是挑选出的会骑马的士兵,纷纷跳上马背,准备离去。

     此时,身后忽然传来马驹的声音,郑向龙转头一看,数百匹健壮的小马在围栏中,不安的走来走去。郑向龙看到了顿时眼热,看着四下无人,不禁犹豫起来。

     郑向龙想趁乱把那些马匹都给偷走,但是他又是一个极其讲信誉的人,良心上又过意不去,正在纠结的时候,旁边的赖狗似乎看出了什么,便往郑向龙身边凑过去。

     本来此次买马是没有赖狗的,不过刘远想到郑向龙虽然性格冷静,却并不善于言辞,所以把最是能说会道的赖狗也一并派来了。

     赖狗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一套察言观色的本领,看到郑向龙的样子后,知道他不想说出口,便自己做个坏人,说道:“军团长,我看那些小马驹无人看守,待会恐怕会遭了那些武威人马的贼手,现在老板正发愁缺少马匹,拿出所有家底才买这一点,要不我们把这些小马驹也带回去?让它们免受战争之苦,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郑向龙一听,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便命人打开围栏,所有人上马,把马驹围在中间,赶出围栏。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在马驹的围栏外面做上一些伪装,然后把驽马分成两拨,一拨由赖狗带领原路返回,另一拨则由郑向龙带领,夹杂着马驹往西去,故意在路上留下脚印。等到西边小河旁,再折返回来,故意制造出马驹被盗走并带往武威方向的假象。

     奔走了一夜,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郑向龙赶到了与赖狗约定汇合的地点。此处在金城东南方向一百多里外,已经到了松潘的地界。

     郑向龙怕后面有人追来,所以在此处先让马匹休息半个时辰,趁着这段时间匆匆吃了干粮,便又赶着马匹上路了。

     又正在走了一天的时间,在天黑之前来到了一个松潘的部落。郑向龙等人一天一夜没有睡觉,此时已经人马俱疲,便拿出最后仅剩的银子,买了些饭食,在此地歇息一夜。

     这些部落的蛮兵虽说在劫掠的时候尤为凶狠,但是他们一样很重视承诺,看到是商队返回,虽然这批人都已熟睡,旁边的几百匹马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此时就如囊中之物一般,放在眼前,蛮兵却并没有意动。

     这些部落相比起内陆来,生产力要落后不少,很多生活必需品都是与这些来来往往的商队进行交易,所以千百年来,没有任何一个部落光明正大的洗劫商队。不过个别人的心思那就说不准了,此时,部落里有个瘦小的蛮兵,趁着夜色偷偷离去,不一会,就消失在丛林之中。

     这个蛮兵有个亲戚在姜义林的手下做官,他听说姜义林经常感叹姜氏一族都是勇士,但是却缺少好马,今晚自己的部落来了一队商人,一百余人竟然带着几百匹马,如果自己把这个消息禀报上去,说不定就能得到不少好处。

     次日一大早,舒舒服服睡了一整夜的郑向龙就起来了,如今身在外地虽说这一路上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一日没有回到永兴城,郑向龙就一日不会安心。

     吃饱喝足以后,马匹也喂了上好的草料,众人归心似箭,便急忙的上路了。

     姜氏本部中,整个冬天都缺衣少食的姜义山心情很差,眼看着春天马上就要来了,饿了几个月的动物也将出来觅食,姜义山正带着蛮兵训练,准备进山多打些猎物。

     本来负责看管军粮的姜义林心情更差,先是弄丢了七小姐,后又弄丢了军粮,虽然族长姜义山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心里有股恶气却出不了。接到属下汇报的时候,便想着在族长面前立上一功,便匆匆赶去找寻姜义山。

     “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规矩么?若是劫了这他们,以后哪个商队还敢来?”听了姜义林的打算,欲要洗劫郑向龙的商队抢走马匹后,姜义山沉声道。

     “族长,我打听过了,他们有数百匹马,其中一多半都是马驹!陇西卖马向来只卖阉割后的马匹,如果我们得到这批还没阉割马驹,就可以自己养马了!”姜义山急急的说道。

     数百匹没有阉割的马驹?姜义山听了也有些意动,毕竟他们也很是缺少马匹,虽然可以在陇西购买,但是马匹价格昂贵,姜义山可买不了多少。本就不多的马匹,却在秋天的时候被刘远那小子抢去一批,让姜义山恨得牙根直痒痒。

     姜义林说完之后,看着姜义山已经心动,只是碍于规矩,所以还在犹豫,便又接着说道:“族长,这支商队是蜀郡的,去年高鹏一把火烧了我们的粮食,此仇不报,心中的恶气难出啊!现在天下大乱,抢了他们又如何,没有蜀郡的商队,我们还可以与肃州的商队进行交易啊!”

     良久的思虑之后,姜义山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交由你亲自去办。不过他们毕竟是商人,关乎我们的生活,所以尽量不要杀人,只抢马匹!”

     姜义林也知道商人对自己部落的重要性,郑重的回道:“是!”便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