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熊尾部落
    王翰站在永兴桥下,看着大批士兵渐渐远去,喃喃自语道:“大哥,太冲动了!”

     早在昨日刘远安排出兵事宜的时候,王翰就赶过去极力阻止,劝说刘远暂缓出兵,而且派人前去调查斡旋,再做打算。毕竟那里不是汉嘉县,也不是蜀郡,而且越嵩郡,刘远就这样带着部队过去,很可能会适得其反,遭到整个越嵩郡各方势力的打击。

     这些建议,刘远全部都拒绝了,他心里只想着要去报仇。就算不是为了这些货物,还有以后的商路,就只为这四十多位无辜的工人,刘远也必须得去,连自己的部下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发展,还谈什么大业!

     看着刘远不顾一切的走了,王翰只能无奈的叹息,叹完之后又开始忙碌起来,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回到内城之后,王翰便亲手写了一封信件,让人火速送往越嵩郡太守府,信中先是解释了一下出兵的缘由,又多次保证只找凶手,不会额外生事,最后又舌灿莲花一通讲,像是表达歉意又像是表达决心一样地写了整整一张纸。

     刘远一路快马加鞭,下午时分就赶到了出事的地方。此处是一条崎岖的山路,一侧是千丈高山,另一侧是高低不平的草地,路边有着大片大片的血迹,尸体已经在昨日就运回了永兴城,而这些血迹却还未清理,旁边的草地上还留有一道道车轮的轨迹,向着远处延伸而去。

     不知道是对方故意留下错误的线索来迷惑刘远,还是对方根本就不以为意,这些车轮辙印没有任何清理的痕迹。

     顺着这些印记,刘远又拐下山路继续搜寻起来,最后在数十里外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寨子,这个寨子叫做熊尾部落,因为他们一直以熊这种山林之王作为图腾。熊尾部落以前没有姓氏,在被大尚王朝收归治下后,便统一改成了熊姓。此时部落的族长熊石听说有近百匹军马到来,便带着数百勇士赶到寨子前,虎视眈眈地看着刘远等人。

     刘远仔细的观看着,寨子并不大,估摸只有一千多人,除了老弱妇孺以外,能战之士估计全来了,就是眼前这数百人。之前刚到达此处的时候,刘远就看到自己那二十辆马车正横七竖八的停在寨子的四周,心里已经认定了这熊尾部落就是凶手,但是谨慎起见,刘远还是问了起来。

     熊石看到眼前只有不到百人,若是打起来自己可以很轻松的把他们全都横扫,只是这些人都骑着马,若是想跑,自己肯定拦不住。

     听了刘远的问话以后,熊石咧嘴一笑,把手中的大刀重重的插在地上,双手抱怀不以为然的说道:“就是老子干的,这里是我们熊尾部落的地盘,没事抓几只小白羊尝尝,你能怎么办?就凭你这点人,还不够老子塞牙缝的,想要送死尽管来!”说完就大笑起来,身后的几百兵士也都鄙视的笑了起来。

     得到确认后,刘远的眉头不禁抖动起来,看到太阳已经快要落下,便咬紧牙关带着众人转身离去,一路返回找石柱子汇合。

     又过了一天的时间,刘远再次来到了熊尾部落,不同的是,此时刘远身后站着足足一千五百名士兵。而熊石带着所有的能战之士,谨慎的守在寨子前,已经不复昨日的洒脱。

     熊石倒也是条汉子,看到面前数倍于己的敌人,既不哭爹喊娘,也不跪地求饶,事情是自己做的,也就不会推脱。只是现在对方势大,此事怕是难以善了,熊石一边紧张地守着寨门,一边派人向太守和县令求救。

     刘远看到了有几个人从寨子后面偷偷溜出去,知晓他们是搬救兵去了,依旧坐在马上不动分毫,所有的一千五百人都是静静的站着,整个军队一片肃然。

     太阳从正上方慢慢向西斜去,刘远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时间,等到了前日商队被劫的时刻,刘远猛然拔出手中的剑,举过头顶,口中轻吐出一个“杀”字,所有的士兵便如同饿了许久的狼群一般,向着寨子冲杀而去。

     寨子的大门是木制的,阻挡各种猛兽是没问题的,但是在永兴城士兵的冲击之下,只是坚挺了盏茶的时间就轰然倒下,所有的士兵都杀红了眼,凡是遇到抵抗,都毫不留情的击杀。

     小半个时辰之后,寨子中的喊杀声慢慢停了下来,刘远这才发现寨子外面不远处,来了数百县兵,默默地站在那里。同时不知道是因为路途太远,还是太守不想管这事,刘远没有看到一个郡兵的身影。

     刘远心里想着,谁敢拦我我就杀谁,外面那些县兵要是插手,我便把他们一道都给解决了!只是那些县兵依旧等在外面,毫无动手的意思。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寨子里已经没有打斗的声音,就连妇孺的哭声,也都被生生的止住。此时这熊尾部落中的青壮男子几乎都全被杀光,只剩下些老人妇女和儿童,对于这些人,刘远不会主动去动手,况且他们没有参与劫杀自己的商队,所以刘远更不会对他们举起屠刀。

     打扫完战场之后,永兴城的士兵把伤亡的同袍都搬上马车,在这些老弱妇孺敬畏的眼光中,径直向外走去。走到县兵附近的时候,不知道这几百县兵是被永兴城的士兵吓住了,还是不愿掺和此事,纷纷向后退去,给刘远他们让出了道路。

     回程的途中,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只有月亮高高挂在空中。惨白的月色下,永兴城的士兵默默的走着,刘远此时完全没有停下安营扎寨的想法,也许是累了,他只想快点回到永兴城,洗清身上的血渍,再好好的睡上一觉。

     月落星沉,天边射出一道道霞光,映照着整片天空,五彩斑斓。路上,永兴集团的士兵还在走着,有些萧然,也有些坚定,一直向永兴城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