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养马
    永兴城西北部,有一块约么十万亩的平原,此处正是留着发展畜牧业的地方。在其中间的位置,有一片刚刚建成的马厩,是郑向龙刚走的时候,刘远找到刘新建刚刚造出来的。

     被姜义林追赶了一夜又一个白天,郑向龙等人一入关,也和关外的蛮兵一样,个个瘫倒在地无法动弹,守关的士兵紧盯这外面的蛮兵,又派出一人火速前往内城。

     没过多久,刘远就赶过来了,为了防止蛮兵冲关,刘远又把五百亲卫全部带来,一行人浩浩荡荡到来的时候,郑向龙等人还躺在地上没有起来。

     之前去给刘远报信的士兵,已经把此处的情况说了一遍,所以刘远来的时候又带了不少的水和干粮,交给郑向龙后,便带着亲卫登上了关卡之上。

     从城墙之上向外望去,在数百丈开外的地方,横七竖八的躺着几百个蛮兵,正好是在三弓床弩的射程之外。城墙上的士兵正紧张的站在床弩旁边,只要外面一有异动,便会毫不客气的扣下扳机。

     姜义林看到前面的关卡上又上去了几百人,也许是担心刘远开城攻来,也许是是蛮兵歇息好了,乘着天色还没有暗下来,便整顿队伍,慢慢的离去了。

     这北部关卡建立的时候,就留有足够千人吃住的地方,眼下蛮兵虽然走了,但是刘远还是有些担心,若是真的攻打过来,仅凭此处区区百人,怕是会守不住。刘远便琢磨着回去以后再安排几个营的兵士前来,共同守护关卡。

     又过了半个时辰,郑向龙等人终于缓过劲来,刘远便让他们今晚暂且住在此处,等明日新派来的几个营的士兵到位以后,再返回内城。如此安排,一来可以让他们继续修整一下,毕竟此处距离内城还有将近二十里路,二来则是人多这关卡也更安全。

     事情安排妥当以后,刘远带着所有的马匹去了养马场,由于马匹一路劳累,所以行走的并不快,最后堪堪赶在夜幕降临之前,到达了马厩之内。

     此时已经有数十人已经在此等候,连农业部长苗英杰也赶来了。虽说他不懂养马,但是这畜牧场是自己部门的下属机构,所以还是要来的,至于专业的养马工人,还得继续寻找,目前只是把所有喂过马的人都喊来了,暂时先在此处照料马匹。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这几百匹马都已经恢复如初,在围栏里晃晃悠悠,似乎全然忘记了昨日的奔波劳累。

     刘远来到围栏,看到这几百匹马,真是意外之喜,他昨天就已经知道是赖狗和郑向龙偷了这些马驹回来,立了这么大的一个功劳,刘远昨晚就在想怎么奖励他们。

     给所以马匹喂完草料后,便把成年马匹赶了出来,只留下小马在此继续喂养。接着又把马匹带回了内城区,全部编入了商队之中。然后就是扩大货物运输规模,让钱大宝着手安排进军越嵩、朱提和牂柯三郡市场的事情。

     忙完这些以后,又已经到了傍晚,正好钱大宝就在旁边,刘远便喊他一起吃晚饭,又让人把赖狗一并喊来。

     “赖狗啊,我想交给你一个更重要的职务,你有什么看法?”正吃到一半的时候,刘远停下手中的筷子,说了起来。

     赖狗一听,还没问到底是什么职务,就连忙点头答应,他以前只是想混口饭吃,认识了刘远以后,发现自己能做更多的事情,特别是完成任务后那种自豪感,还有大家尊重的眼神,让赖狗感到特别的痛快。

     刘远看着赖狗那无比积极的模样,笑道:“我想成立一个情报局,专门负责搜集各处情报,由你任局长。”

     局长?赖狗一听,哎呀妈呀,这可是仅次于部长的大官,能够坐上这个位子,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赖狗一边想着,一边拍着胸脯,不停地说着一定会做好。

     其实刘远早就想过要成立情报局,只是以前没有合适的人手,而且对于情报的需求也没有那么迫切。

     现在的情况则不同了,天下纷争四起,没有自己的情报来源的话,就如同一个瞎子一样,再加上现在又开辟了几个新的市场,每一处都距离永兴城数百里远,所以必须要走及时并且足够的情报,才能更好的运营商队。最后一点则是赖狗这个人,聪明圆滑,敢做事,还有着一流的沟通技巧,太适合这个职务了。

     看着赖狗乐的像个花一样,刘远又说道:“不过对外你的身份要保密,不能被别人知道你是专门收集情报的,所以我打算把你编入商业部,等给你配齐人手之后,就任命你为商业部下属的市场局局长,表面的身份是出去做生意,实则是搜集各种情报。只要是我们的货物能够到达的地方,就是你必须摸清所有消息的地方。”

     接下来几日,扩大了一倍的商队,带着大批的货物走出永兴城,向着各个方向的商铺四散而去。当然,赖狗的情报队伍也都扮作商队伙计的模样,分散在各支队伍中,前往各个郡县。

     忙完了这些事情,刘远便整日待在养马场中,看着这数百匹的小马驹就像看到数百堆金山银山一样,根本就挪不动脚步。等再过一两年,这些马驹就可以生产出更多的马崽,只要中间不出差错,那么十多年后,自己将会拥有数千匹骏马!

     看着马匹的时候,刘远又感叹起来以前有种说法,就是这片土地上不产好马,只能养出拉车你驽马。不过刘远知道那是因为好马性子烈,都被有权有势的人给阉割了好占为己有,反而驽马得以健全,生下马子马孙,如此一代代下来,好的基因都消失了。

     想到此处,刘远又在马场定下一个新的规矩,把所有马匹分成三等,第一等的好马不得阉割,留作种马,第二等马匹可以阉割,作为军马,第三等的马匹也可以阉割,作为民用马匹。如此把马匹最好的基因保存下来,一代一代下来,必定会生出优质的马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