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收税
    河边的小路并不平坦,由于水泥每日产量有限,刚好够城里的建设使用,因此这条永兴集团唯一通向外界的陆路还没有修建,依旧是凹凸不平的泥路。

     小路难走,马车颠簸不停,再加上永兴集团离汉嘉县城有几十里路,这可苦坏了平日里养尊处优的赵文远和一帮衙役。

     在胡清风采纳了李大阳的计策之后,便派出了县丞赵文远,亲自带队前往永兴集团收税。作为县衙唯一的“智囊”,赵文远当仁不让,一大清早就意气风发的出了县城。

     一路上,坐在马车之中的赵文远,被颠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就连早上吃的米粥鸡蛋饼都差点吐出来,身上那股意气风发的气势,早就变成了不可言喻的痛苦。

     就在赵文远屁股都麻木得失去知觉的时候,一行人马终于来到了永兴集团。

     工业区的办公区外,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赵文远也不待永兴集团的人迎接,迫不及待的下了马车,仿佛一只公鸭一般,扭着酸麻的屁股就走了进去。

     进了屋以后,赵文远也不入座,就这么直挺挺的站着,向着前来接待的王翰说起来:“本官来此是有要事宣布。永兴村在县太爷的治下繁荣发展,这与县太爷对你等的帮助和支持是密不可分的,县太爷雄才大略、富有远见……另外县太爷对你也是多有夸赞,今日派本官前来,就是统计一下永兴村的人口和各个产业收入,待得秋后上报朝廷。”

     王翰一愣,自动忽略了赵文远前半部分的睁眼瞎话,不明所以的问道:“上报朝廷?”

     “你不知道也不足为奇,”赵文远在内心中鄙视了一下眼前的“刘远”见识短,继续说道“县太爷政务繁忙,每年都要把治下人口税收等上报朝廷,为朝廷分忧,为百姓解难。”

     “税收?”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都是我大尚王朝的子民,当然得缴税了。”

     王翰听完,便推脱道:“可此事我做不了主啊!”

     赵文远早就知道此行不会太过顺利,当下威胁道:“刘远啊刘远,谁还不知道这整个永兴村都是你的,还有什么做不了主的,还在推三阻四的,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可是我不是刘远啊!”

     “嘎?”赵文远一愣:“那你是谁?刘远呢?”

     “我是王翰,平时是给老板打下手的,说来不巧,老板今日一大早就出去了。”

     赵文远一听刘远不在,顿时急了,一连串的问道:“出去了?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满嘴胡话可不是赵文远的专利,对于王翰来说也是信手拈来:“哦,是这样的,严县的周县令与我家老板私交甚好,可能是几日未见有些想念,老板便去严县找周县令拉家常去了。”

     赵文远一听,暗道大事不好,万一刘远被严县拉拢过去,那胡县令的计划可全部都泡汤了,当下也顾不得歇息,也不怕一路颠簸了,快马加鞭就往回赶。

     时至中午,一艘小船停靠在严县城外,刘远一行人终于到了。考虑到与周大有素未谋面,反而与县丞徐大志谈过生意,便一路打听县丞的住处,径直走了过去。

     严县乃是半官半土的地方,所以县衙少有公务,徐大志平时没有什么要事一般都在家里。刘远来到徐大志的住处的时候,恰好徐大志正在喝茶消食。

     看着眼前比上次更胖的徐大志,刘远连忙上前拜见:“徐大人别来无恙啊!”

     徐大志看到刘远很是意外,问道:“是刘老板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没风就不能来看看徐大人了啊?”刘远一边说着一边使出颜色,等徐大志让人都下去后,刘从怀里掏出托钱大宝兑换的十两金子,塞给了徐大志。

     看到金光闪闪的金子,徐大志顿时热情起来:“刘老板真是阔气,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刘远当下也不客气,便把来意说了一遍,徐大志当下答应下来,带着刘远去见周大有。

     严县县衙之中,刘远和周大有、徐大志三人依次落座,这周大有长的没有任何特点,就像是邻家老头一样,很是随和,再加上徐大志的帮衬,让刘远心里有了不少底气。

     当刘远又把来意说了一遍后,又大肆鼓吹这样做对双方的好处,然而周大有还是一副随和的样子,笑呵呵的没有言语。

     徐大志见状连忙说道:“老爷,下官觉得这提议不错,我们严县地广人多,除了城里汉人居多,城外都是些半开化的少民,由于山多耕地少,他们都是主要靠打猎为生,时常要饿肚子。他们饿肚子不要紧,但是这些人不受朝廷教化,饿肚子就会闹事,让人很是头疼。”

     眼看这番说辞有些奏效,徐大志又接着说道:“让这些少民去永兴集团做工,不仅能减少我们的麻烦,还能让他们吃饱穿暖,此乃一大善事,老爷一向宅心仁厚,想必也会支持。”

     这句“减少麻烦”可是说道周大有的心里去了,他在此地为官数十年,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唯一心烦的事情就是那些少民各个凶悍,不服管教,如今能把这些包袱都丢出去,那不是极好的事情?

     周大有略一思索,当下便同意下来,不仅对永兴集团招工不加阻拦,并且让徐大志起草文书,到城外所有的村子张贴启示,对于愿意搬到永兴集团的人,县衙出资收购他们破旧的茅草屋和贫瘠的土地,同时对于住的较远的人家,县衙派官兵一路护送,帮助人们搬迁。

     对于这个结果,刘远高兴不已,恨不得趴在周大有的脸上狠狠的亲两口。

     “大人!大事不好了!”汉嘉县衙之中,赵文远跳下马车直奔县令的书房,急急的喊起来。

     还没等胡清风说话,赵文远就叫起来:“刘远这小子投靠严县周大有了!”然后又把刘远不在村中,去往严县的事情说了一遍。

     胡清风一听,也觉得大事不妙,如果刘远真的被周大有收归治下,那自己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当下问道:“你可知道刘远何时回来?”

     “下官问过,说是今晚就回来。”

     “既然如此,明日一早你在去一趟,我们可以给他减轻赋税,什么都好商量,千万不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

     一听说明日一早还要再去,赵文远想到一路上受得苦痛,不禁两眼翻白,还没等找借口拒绝,又听胡清风说道:“这次一定要把刘远拿下,明日一早,本官亲自再和你去一趟永兴村!”